下拉阅读上一章

○苍蓝●

  “现在变得有意思了呢……”月圆夜小鬼捂住嘴笑了笑,“不过你以为就凭你,可以保住他的魂魄吗?”他跳到一块破损的石头上,伸手指向那个如同水晶铸成一般的人,“你现在可是连完整的灵魂都算不上呢,造物主阁下。”

“造物主?”普鲁托有些疑惑地抬起头,“对了!”他一把将因为被吓到了所以不慎摔在地上的背包,从里头拿出一个布袋子来。这个布袋也是在他来炫彩紫星之前他的父皇托付给他的,里面装的传闻是璀璨金星创世主的遗物,但却没有人有能力打开这个布袋子——虽然它看起来破破烂烂的。

“别乱动。”那人挥了下手,那个布袋就自动从普鲁托手里飞离了,飞到了那人手中,“想把我害死么?”

“哈!你不觉得可笑吗?造物主阁下?”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这句话,月圆夜小鬼就突然干巴巴地笑了几声,“你已经死了,没必要说出这种话。”

“死了很久?”普鲁托捡起自己的背包,虽然他觉得璀璨金星的创世主死了很久这肯定是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毕竟璀璨金星在绚彩星系里存在的年份也很长了——但他还是情不自禁地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一半是因为突然见到了“大人物”,还有就是担心。担心什么?担心所有。

“那个‘我’的确已经死了好久了,但是现在可不同于当初……”“你是想说你借着那颗星球君主之子的鲜血又复活了吗?那你怎么也只剩一道残魂了呢?”月圆夜小鬼耸了耸肩,看似毫不在意地随意说出的话语却咄咄逼人,甚至还有着石破天惊的效果……于是那个人不再言语,只是任着自己浮在半空中……

普鲁托重新将背包背回背上,张了张嘴却欲言又止。他对自己的母星创世主并不是怎么的了解,因为他不是生活在那个刚刚被创造出来的时代的人。璀璨金星没有所谓的“史书”,而且在已知的历史中还有一段空白史,没有人知道在那段空白中发生了什么,也自然而然地没有人记得空白史之前发生的事情。

璀璨金星上传说,在那段时间里天象异变,几乎所有人都死在了那个时代,只有一少部分人活了下来,但却只是些那时的新生儿……并且自那起,璀璨金星的气候就越变越热,最终发展成了现在的状况……

“罢了罢了,造物主阁下就算是一道残魂,能量肯定也挺充足的吧?反正你早已死亡,就没有必要继续害怕这东西了。”月圆夜小鬼冲着普鲁托的方向张开手掌,开始蓄力,白光出现,周围的气温也在这浓烈的杀气中开始急坠。“结束了!”月圆夜小鬼将聚在手中的能量团散了出去。

“糟糕!”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打断了思绪的普鲁托懊恼地咬了咬牙,打了个滚十分“狼狈”地跑到了那个疑似“创世主”的灵魂前面,“别站在那发呆了,在发呆就是你自己害死自己而不是我了!你想死么!”

不过,看起来“死”这个字眼对创世主还真是个刺激……

“抱歉,要让你失望了。”白光被劈散,普鲁托也被突然清醒过来的“创世主”无情地推到了一边去,“不仅仅是怕死呢……现在我最畏惧的就是灵魂的死亡了……”

因为,灵魂的死亡,代表着灵魂的消散,还表示永远无法再次转世……

我才不想呢……

一把同样镶嵌着水晶的水晶剑毫不留情地架在了月圆夜小鬼的脖子上。

“今天不是圆月之夜,所以让你们占了点便宜。”月圆夜小鬼微微侧了侧身,随着确信了对方确实是要置自己于死地之后再一次露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笑容,“但是别以为我会输。”他恢复了脸上的平静,笑容不再。

银发开始转变,在普鲁托吃惊的目光下变成了他所熟悉的金发……月圆夜小鬼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对于普鲁托来说非常熟悉的人,而且还是一提及便会咬牙切齿的“敌人”——虽然普鲁托是今天才把那个人打上“敌人”的标签的……

月圆夜小鬼变成了伊。

“赫尔卡矿场的最高通缉犯居然是他们那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一级军官!”这个转变实则也蛮大的,普鲁托这下可是打心底里佩服赫尔卡矿场了:人家自己造出的人造精灵居然会有另一个人格,而且还会在每年的每一个月圆之夜失控,杀得还差不多都是赫尔卡矿场人!

赫尔卡矿场这回是坑人坑到自己头上了……

这个“事实”打死他们估计他们也不会信的吧……

“我们赶快走吧。”那个“创世主”把先前从普鲁托手上“抢走”的布袋丢还给了他,然后用了一种不知道什么魔法使晕倒在一边的祁洛被一个气泡包裹了起来,“等到这家伙醒了之后就不妙了,我可没有在灵魂能量即将耗尽的情况下战胜对手的实力。”

“那……创世主……”普鲁托有些郁闷,祁洛已经晕了,你那么做会不会闷死他?

“不要叫我创世主。”

“我叫苍蓝。”

“哎?”普鲁托愣了一下。

也说不出是为什么,他觉得苍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底里流露出来的神情,是悲伤和决绝。

○苍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