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学生会●

  普鲁托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不在主题公园了,他躺在一张床上,当然这也可能只是一个宽了点软了一点的沙发,而且他的身上还压着两个人,把他当成了枕头睡得真心死,其中一个还在打呼噜……狄安娜?还有克罗蒂娅吗?普鲁托伸手推了推这两个压在他身上的家伙,见没推醒,他叹了一口气,直接一挺身坐了起来,倒在他身上的两个人也因此被“掀”了下去。

“普鲁托?”克罗蒂娅从地上爬了起来,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你醒了啊?”

“这是哪?我们已经回到花花学院了吗?还有之前……”之前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自己一阵头晕,接着就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狄安娜倒了下去,最后看到的,是一个黑头发的人脸上奇怪的表情——先是一脸错愕和惊讶,然后露出了不明所以的笑容,看样子就像是在说“果然”——而且那个黑头发的人好像是……“姓祁的呢?”那个黑发人就是祁洛吧?普鲁托觉得自己的精神有些恍惚。

“我在这。”淡然的声音从不远的地方响起,普鲁托愣了一下,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他现在所处的地方是他们原本的宿舍。这么说,自己果然被送回花花学院喽?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了,克罗蒂娅是怎么认出祁洛现在的样子的?“普鲁托。”循声望去,普鲁托看到祁洛搬了张椅子坐在门口一脸凝重地看着他,“你在失去意识之后有没有看到什么事情?”

啊?失去意识了还能看到东西?普鲁托听到这话后立刻傻眼,“好像是有……我看见了一个人,一个人的背影越走越远的样子。”潜意识中普鲁托认为他是有看到那个人的脸的,但是仔细一回想却是什么都没有想起来,那个人是谁呢?好像是一个对于他来说十分熟悉且又重要的人,那个人离他越走越远、越走越远……最后回过头……对他笑了?

“只是这样就没什么事了。”祁洛摇了摇头,果然自己身边都是群不靠谱的家伙,想要确认一件事儿都有那么困难。零擅自闯入了有关“零之人偶师”这一悬赏任务参与者们的记忆空间,运用空间之力改变了他们对于零之人偶师的印象,消除了那些知道零之人偶师真实身份的人关于这一点的记忆。原来祁洛以外零对那些人记忆做出的改变是往好的方面改的,也就是让他们把零之人偶师当成“好人”,但后来去试探了一下比普鲁托先一步醒过来的狄安娜,发现所谓“改变”,全然是往坏的地方改的……

零简直把自己描述成一个十恶不赦的魔鬼了……

更可恨的是,为什么在赫尔卡矿场军队眼里,自己还是嫌疑人!为什么自己还是被列入了嫌疑对象里面?零为什么没有去改掉这一段记忆啊……

“祁洛,是你送我们回来的?”普鲁托默默地看着坐在门口一脸淡定实际上脸上已经变了十几种颜色的某位人士,心里一阵冷汗。祁洛还算是属于会把自己心里想的写在脸上的那种人,脸上一会儿白一会儿青一会儿绿的,还时不时有崩溃的迹象。

“这你要感谢你的熟人了。”祁洛撇了撇嘴,“喏,就是那边那个。”

啊?感到深深的不详之兆的普鲁托将信将疑地转过头去,看到了窗台上还坐着一个人,就算现在房间里光线太暗也可以看清那个人是谁,看清楚后普鲁托就有了一种冲上去把对方一拳打翻在地的冲动。“我还说为什么宿舍里没有开灯还那么亮。”普鲁托仰头倒在床上,一只手无力地盖在自己脸上,“我还以为你是想杀了我们……苍蓝。”

“安啦,我只不过是在树上睡了一觉,然后忘了你们的存在罢了。”苍蓝转了转手上的一颗水晶石,“真是出乎意料,没想到你还能记住我。”

“在没有报仇成功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忘记你的。”普鲁托在床上翻了个身,随后发觉床上还有其他人在,而现在那个“其他人”就被自己给碾了过去。普鲁托一咕噜从床上站了起来,然后因为宿舍的天花板太低而不幸撞到头摔下了床。

“为什么赫尔卡矿场的人都会在我们宿舍!”

好端端地躺在床上睡个觉被人从身上滚了过去不说末了还一脚踩了上来、被自己滑倒又踩了一脚还压在自己身上,受伤“惨重”的弗洛拉稍稍平息了下自己心中的怒火,面带“不怀好意”的微笑“温柔”地“看”了普鲁托一脸,再怎么淡定的假象也无法掩藏她额头上的青筋暴起:“怎么的?你有意见?”踩了本郡主那么多脚还没有找你算账,难道你还想赶我们走不成?

“原来我们的宿舍被雷蒙那个死老头丢给新生了,赫尔卡矿场在整顿中暂时没法回去,只能先借用你们的宿舍。”辛德瑞拉推门进来,一脸不情愿,身后跟着手上拎着大包小包同样一脸不快的月光·露娜。两个人的脸上都淋了水,但很明显脸上都有油性记号笔的痕迹没有清洗干净。

“恩人……不对,路西菲尔呢?”

“去学生会了。”祁洛皱了皱眉,“学生会有一个比较大的藏书库,也可以说是资料库,是雷蒙校长前半辈子的‘收藏’,他好像要过去查什么东西。”到底是多么重要的事啊……祁洛靠在门上,心里有些挫败感……要查什么?居然连自己都不告诉?或者说……找到什么比现在的方式更好一点的复活术了?

○学生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