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条件●

  “我们一族掌管着大陆上所有事物的生命和灵魂,最初的一代和现在的我们不同,他仅靠单体的力量就得到了初代上帝的认可,得到了惩戒他人吞噬灵魂的能力。”伊修把自己头上戴着的冰晶头饰摘下来当作梳子梳了梳自己的头发,低头瞥了一眼坐在自己面前“恶补常识”的噬冰漪,露出一抹笑容,“但是很可悲的是因为上帝易位,我们一族没有获得现任上帝的承认,遭到了天堂神使的追杀,为了不引人耳目也为了自身的安全,那几个命大的国家的‘神’不怕死地分散了自己的力量。”

“然后呢?”噬冰漪对于伊修的突然停顿感到有些不解,急忙询问道。

“然后?”伊修把头饰戴回自己头上,抬手嫌恶般推了下噬冰漪凑过来的头,接着像是恶作剧一般故意做了个鬼脸,“挂了。”

“死了吗?那你们又是怎么回事?”噬冰漪正了正身子防止自己因为倒在地上而又一次遭到眼前这两个少年的鄙视,“是因为那个神死后力量重新凝聚了?”“这我怎么知道,我有灵智的时候那货就已经不在了。”伊修捡起地上的一条由莱特刚才带回来的还在扑腾扑腾乱跳的鱼,空下来的左手像是在握什么东西一样动了动,那条鱼就停止了跳动,一个白色的雾状体浮现在伊修手中。

“这是什么?”

“鱼的灵魂。”站在一边许久没有发言的莱特简单地解释了一下,然后瞪了一眼抓着那个白色灵魂不放的伊修,从伊修手中一把夺过那个灵魂塞回了那条鱼体内。“冷静点啦,反正待会还不是要被煮熟了吃掉的。”伊修半开玩笑似的甩了甩手,然后转过头收回笑容。

“就连这样可怜的一个小生物都有着白色的灵魂,作为人类的他们不免也太不应该了。”

“你们可以看见吗?灵魂的颜色?在还没有离开躯壳之前就可以看到?”这才是令人惊讶的地方吧?灵魂的颜色正常人只会在拥有灵智的那时候改变一次,这一次就基本上决定了那个人一生是好是坏,坏的话还有没有救,好的话是不是傻得可怜……但是只有人死了之后哪一些有特殊能力的人才能看见那个人灵魂究竟是什么颜色的……这就是上帝赐予的特殊能力吗?

那自己的灵魂是什么颜色的呢?

“灰色。那种看了就没有什么食欲的颜色。”伊修把那条可怜的鱼扔进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一口大锅里,大锅里面还有已经烧开了的烫水,“你应该感到庆幸,你的灵魂救了你一命,好让你不会成为我今天的晚餐。”伊修身后的恶魔羽翼诡异地扇动了两下。可不是么?地狱里的恶鬼都是靠吞噬活人和将死之人的灵魂为生的。

“把手伸进去。”

“锅里?”噬冰漪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突然指着那口锅对他说这句话的莱特,这里面可是滚烫的水啊!伸进去自己的手恐怕是得要煮熟的吧?他怎么可能……要是少掉一只手回到大陆上还有什么意义,赫尔卡矿场也不会再接受他了……可是,他们也有能力杀死自己吧?噬冰漪微微扭过头瞅了一眼看似一点都不在意这边发生的事的伊修,咽了一口口水。

他们不会是想把自己和那条鱼一起煮了吃吧?

“手而已,有必要这样?”伊修的紫瞳转了转,不知道又在想些什么,“这样吧,只要你有这个胆量那么做,我们就答应你三个条件。”

额?这个场景怎么在哪儿见过?噬冰漪想起小时候自己父母用来鼓励他的那些说法,无一不是“你只要去做啥啥啥,我们就答应你干啥啥啥”之类的,不过满足自己三个条件这一点好像的确是挺诱人的……

豁出去了!噬冰漪咬了咬牙,猛的把自己的手伸向那锅滚烫的水,离稍微近一点他就可以感受到开水的温度了,还可以看见那条不知道是被开水烫死还是被开水淹死的鱼。但奇迹的是,进入开水的那一瞬间居然没有感受到被煮熟之前的那种刺痛,而是一种冰冷的感觉,就仿佛这锅开水已经被放进冰箱冷冻层冻了不止一两小时了一样。怎么会这样?

“很好很好勇气可嘉。”伊修飘了过来从锅里掏出一片雪花,然后把那片雪花别到了自己的头发上。

“作为冰属精灵,瞬间降温这点小事我还是做的到的。”

“恭喜你你过关了,说吧,你第一个想要让我们帮你完成的事。”

第一个吗……回想起在赫尔卡矿场论战大会上瞬间被对手打飞的那件事,还有先前热身赛上被赫尔卡矿场的一级军官打了一顿的那件事……

○条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