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水银之海水银湖○

  “水银湖是什么?”真是一个新奇的名词,普鲁托有些困惑,他来炫彩紫星这快两三个月了也没听说过还有这地方,看那女的那幅样子,觉得水银湖应该是一个挺有名气挺受欢迎的地方,但又看看周围那些围观群众和自己一样疑惑重重的……

“是赫尔卡矿场和克洛斯平原交界的那一片内陆海吗?”一个人拿出了一份地图试探性地猜测道,随后身边的人都涌了过去,对着那张不怎么清楚的地图开始指指点点起来,“不对啊,那片内陆海不叫水银湖啊,是水银之海,听说是克洛斯平原的禁地,可不允许外人进去!”

“连地图上都不会画出来的小地方……就算是一个组织也是不起眼的三流组织!”旁边一个人抢过那张地图,瞥了一眼手上还握着机关枪的那个叫本地商的女人,“居然那么的猖狂!”

“不不不。”本地商放下手中的枪支,微微一笑,“你们不知道只能怪自己没常识。”她摘下头上的草帽,一甩满头的金发,从帽子里拿出一张请柬来,“我们水银湖可不是什么下等的三流组织,不信,你们自己看?”

请柬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二流组织”这几个大字,周围那些起哄的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不过这可不是他们服了,而是懵了,想不明白怎么回事──虽然二流组织不如一流的,但好歹也可以证明他们的实力不错,财力也看得过去,比那些三流或是不入流的要好得多──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名字,这张请柬会不会是捡的啊?

“我们水银湖就在水银之海下边,要进去也是得看实力的哦。”本地商眯了眯眼,看样子对底下的那群人现在的面部表情非常满意,“现在你们该信了吧?”说罢,她抬手抓了抓自己的脖子,转过身吹了一声口哨。这个时候,之前走掉了的那“马车”又一次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里。

“她的脖子……”是错觉还是……刚才本地商抬头的那一瞬间,普鲁托好像隐约看到了她脖子上的一个关节?哦不,肯定是看错了,也许人家只是拿了两条黑布缠在自己脖子上了吧?

“哎呀,她好像是一个机器人呢。”背后响起了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用这种欠扁的语调说话的人,普鲁托不用转过头去看也能猜到他是谁了:“祁洛?你怎么……”犹豫了下,他觉得问别人“你怎么会在这”这种听起来像是不希望那人在这的问句,怎么说都有些不太礼貌,于是便换了一句,“姓祁的,你也拿到邀请函了?”

“也?”祁洛歪了歪头,他原本以为普鲁托只是来凑凑热闹的……原来普鲁托手上也有请柬。

不对啊,雷蒙校长明明说过整个学校只有洛伊川拿到了请柬,普鲁托为什么会有?“不会又是那个叫骄傲送的吧?”祁洛皱了皱眉,“傻子,你的请柬给我看看。”并没有经过普鲁托同意,他伸手就把普鲁托手中的那一份请柬给抽了出来。

“喂!”普鲁托有些恼火。

无视了普鲁托在自己身后张牙舞爪地骂自己和抱怨后,祁洛打开了那个信封,这份请柬上并没有些邀请人的名字,但却写出了邀请的组织。“赫尔卡矿场……”果然啊,那个“炸弹狂魔”这回又想做什么?拿炸弹炸了亚特兰蒂斯么?亚特兰蒂斯可是在海里,赫尔卡矿场就算科技水平在怎么高也不可能炸到水里去吧?

不过骄傲肯定没有想到他给的请柬最后没有被零之人偶师拿到吧?

等下……可就算骄傲给的请柬他们没拿,但他们还是得去亚特兰蒂斯送上门挨宰啊!

“别发火,我有事先走了。”

“姓祁的,给我站住,可恶啊!”

“哇噻,那个就是水银湖的主人么?”周围突然一阵骚动,祁洛快速地混进了人群之中,眨眼间就消失在了普鲁托面前。普鲁托无奈,只得重新把注意力挪回“水银湖”身上。

水银湖的主人?只看见外地商一脸恭恭敬敬地守候在车旁,但车里却是没什么动静,通过车窗,是可以看出车里的确是有一个人的,不过那人就是不下来──”雷神大人……”自知被自家主子嫌弃了的外地商“悲痛欲绝”地离开车子,垂头丧气的走到了本地商旁边。而车里的人看见外地商退到人群中后,才从车里走了出来。

不得不说水银湖真心是一个奇葩的组织,先别提水银湖主人的两个手下的名字了,就连水银湖的主人……他并不是像普鲁托所猜的那样,是一个老小孩,甚至这个人连成年人都算不上……

“水银湖主人,是个小孩?”

从车上下来的小孩有一头金发,其中还混杂着几根紫毛,他的发型不怎么奇怪,也不是怎么的不顺眼,倒是这小孩脸上却要一道伤疤贯穿左眼,不过看似伤口不深并没有把他的左眼给废了。整张脸除了那道疤以外都格外的完美,那道伤疤也没有太多影响到那张脸的完美。

“雷神大人!”外地商叫了一声,怕是让别人认不出那是水银湖的主人一样,不过这之后就被他身后的本地商恨铁不成钢一般打了一拳。

被叫做“大人”的小孩手上握着一根权杖,权杖上方有一个紫色的水晶球,看样子这只是一个装饰品,但人群中略有一些识货的人看到了那枚权杖,脸色就不怎么的好看了。他用一种轻蔑的眼神扫了一眼底下的人,嘴角微微上扬。

“亚特兰蒂斯?”

“真是一个很好的宝库呢。”

●水银之海水银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