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疯狂的人群○

  “心咒·愤怒”

随着这一道咒语的下达,原来在商业街上悠悠闲闲执行着NPC任务的人群忽地混乱起来,虽不知道这个咒语是怎么做到连游戏NPC都会受影响,但那些人的确变得格外激动了。有些人眉头紧皱眼球突出、面色通红青筋暴起,看似与甲亢患者都差不了多少,可见那人的激动程度。

地面上平时被人踩着的黑影也收到了本体的影响,与主题公园的那时一样,从地里爬了出来,由二维平面变作了三维立体。因为影子都是一团黑,所以也看不出他们有什么愤怒的表情,不过从他们砸了商业街橱窗的玻璃的举动来看,估计被影响到了吧……

一个黑色的影子踩在它原先的本体身上,从旁边的地板上抄起一个板凳,发出一声无法形容也没法让人忍受的怒吼,便朝着月影湖冲去了。旁边的人看到这一幕,也仿佛忽然醒悟过来似的,纷纷捡起地上可以当作武器的家具器皿跟着那个影子朝月影湖冲去,有些甚至还从那几扇破碎的橱窗里掏出几枚玻璃碎片,都不惜被碎片划破手。

“他们的情绪放大了多少倍?”看到这疯狂的一切后,缩在圣殿门后的格兰弱弱地问了一句。

“大概,也许,可能是……”艾塔尔歪了歪头,脸上多出了一种玩昧的笑容,“MAX吧?”不确定的疑问句却加上了半开玩笑的语气和笑意,“我也没有想到他们会对创世主的怨恨那么深呢……”他撇过头瞅了格兰一眼,若有所思。

“啊哈,我也没想到基本上所有的星球上面的人都对创造这颗星球的人有怨言。”格兰又往门后缩了点,他在过去所见到的那些被自己毁掉的星球差不多都是人们与创世主起冲突,再或者就是创世主被自己给气死,也有可能是对自己创造的星球绝望后抛下成果任由它自生自灭。

“他们是打算毁掉那片湖么?”没有继续搭格兰的话,艾塔尔走出了圣殿,看了看已经变得空无一人的商业街,“那湖的湖水可是他们的生命之源呢……”

真是愚昧。

早就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人们拿着器械冲到了湖边,月影湖依然平静的像一面镜子,不过这面镜子很快就被一个从上而下丢进去的板凳给打破了。板凳被最先到达的那个影子丢进了湖里,后面来的人看到有人带头领先了,急忙争先恐后的把自己手中的东西丢了下去。湖面上顿时激起一阵阵水花。

被丢进去的污染湖水的东西眨眼间就被这圣湖给净化掉了,但那些人却一副不放弃的模样,还在招呼后边赶来的人把手中的东西丢进去,这幅样子就像是早就向天发誓过要将这湖给填平一般。而那些原本照例在月影湖岸“永不停歇”地观光的那伙人闻声跑了过来,却不知为何也莫名奇妙地加入了填湖的大队。

湖底的黑影被这接连不断响起的水声给惊醒了。

“看吧看吧,这群人根本不值得我们来守护。”黑雾中的人影站了起来,走到黑雾的最前边,那团雾仍然阻挡着他,就和那些游戏的“神”不得参与游戏一样。

“所以,代替我,代替你自己,杀了他们吧。”

“血晶使者不在月影湖里!”一个人在岸上大叫起来,“估计在圣殿那里!”因为心咒而挣脱了游戏的程序控制的NPC也自然而然地想起了那个早就被人所遗忘的圣殿,“让那儿成为那个混蛋的墓地吧!”

周围的影子们又发出了那种难听的叫声,还举起了手似乎在给刚才喊话的那个人打气。影子和他们的本体是绝对的相反两面,而他们唯一的一次意见合一,大概就是为了早些杀死那个传说可以解除诅咒的血晶使者好让他们恢复自由吧。

【魔法·失重】

“怎么回事!”一个人挣扎着动了动四肢,发现这举动对于自己的慢慢上升根本无济于事,他艰难的迎着风扭过头去看身边的人,又发觉那些人也都浮在半空中正笨拙地挥动着双手。接着,他觉得自己的四肢被什么东西给束缚住了。

“风筝线?”站在下面的格兰抬头看着天上那一堆乱飘的人以及底下拉着那堆人的几根细得不仔细看压根儿就看不出来的细线,抽了抽嘴角,“那个‘主角’还真是恶趣味,把这些无药可救的人当成风筝来放?”

“好像不是风筝。”

“哎?”

几颗五颜六色的水晶石从空中掉了下来,随后天空上下起了水晶雨。被心咒所影响到的灵魂因为绝对的愤怒都被染上了鲜艳的红色,一颗颗红色的石头从天上砸下来,这场景可真心不怎么美观,虽说红色的灵魂也可以算的上是极致灵魂。

零站在圣殿顶上,张开手,那些鲜红的石头便自动朝他飞来。他握住其中的一块灵魂结晶,那块石头就随风化为了一堆数据消失不见。低头望下去,那些高层大楼或是商业街上一片狼藉的商店也逐渐数据化,随着风化为了尘埃。

【游戏结束了吗?】

这里的人都死了啊……

“你果然还是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呢,不过很可惜。”湖底的黑雾里窜出几条黑色的锁链,伸到空中,“游戏结束了呐,你没有了解到所有的事情,所以你最后还是输了。”

“Game·Over”

天上出现了一排狰狞的红字,然后也化为了数据随风飘散。

作为失败者,当然要接受惩罚。

黑色的锁链将虚假的天空撕裂了,黑暗涌了上来,把这个游戏的世界吞噬掉了。

●疯狂的人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