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上帝的目的○

  那株巨大的滕蔓虽说看起样子来很是吓人,但是准度却是出奇的低。大天使一号略微侧过身,那藤蔓便直直地刺进地里,动了动,似乎在暗处操控藤蔓的那个人想要把它从地里拔出来,不过不想这草藤太过结实,或是用力过大,暗处那人使劲拉了两下都无济于事,只能任由这根藤蔓倒在了地里。

“低阶草系魔法·草藤吗?”大天使一号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虽然这招弱得让他这个弱渣都无语了,但足以证明附近有敌人的存在,“谁?出来,不然我就要使用圣洁之力了!”他握紧手中的天使圣杖,在心里暗中许愿希望敌人不知道他没法使用这根破杆子,然后抬起头装作知道敌人在哪的模样,大声喊到。

“低阶藤蔓术伤不了你,那还有高阶的!”话音刚落,便有一个女声从背后响起。大天使一号一时没听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愣了半响,急忙回过头去,反手一杖接住了自己身后从地里窜出的藤蔓。

藤蔓、藤蔓、又是藤蔓?再加上刚才听到的那个女声,大天使一号隐约觉得自己已经猜出了那个“敌人”是谁。

“灵记招数·美杜莎的凝望!”

灵记,即炫彩紫星上所有生物都拥有的灵魂印记。

每个人的灵记都不一样,一个人灵记的好坏同时也象征着那个人本身的实力强弱,同每个人的超杀技一样,这都是炫彩紫星生物天生带有的一种不公平的东西。

之前举例过,有些人的灵记很好,比如珍珠钻石啊这些物品类的玩意儿,有了这种灵记你一辈子就不用缺啥钱了,还有更好的,比如某些极品灵记——像太阳圣剑、电光圣石那样的杀伤力巨大的武器——而像“美杜莎”这类有生命的灵魂印记则是另外一种极品灵记的代表。

灵记招数·美杜莎的凝望与一级军官的电光圣石不同,“她”所带来的并不是像电光圣石那样置人于死地的杀伤力,而是麻痹人神经的剧毒——是的,蛇毒。

灵记招数的强弱和使用者自身的魔法等级和灵力值有关,一个像大天使一号那样的弱渣使用“美杜莎”这种极品灵记,灵记招数带来的仅是让敌人有3秒时间不能动弹罢了,而实力强的呢?对于强者,这种剧毒可以让一个人类的时间完全“停止”,让他没法思考不能动弹,顺便把那人的生命值降到最低,再一直威胁到那个人的灵魂寿命,让那个人失去转世的资格——但这种强度,这人恐怕得活个几百万年才能练到。

大天使一号觉得自己没法动了,不过没有眼前发黑将死的征兆,他伸了伸手指想要把天使圣杖抓得再紧一些,不料一道人影迅速从面前的灌木丛里蹿出来,一脚把他手上的破杆子踢到了一边去。

“蛇族人?难怪……”是蛇族魔女啊,怪不得可以拥有那样的灵记,还把灵记招数锻炼到了不算太强但也有一定伤害的程度。大天使一号眨了眨眼,苦笑了一声,挣扎了下强迫自己单膝跪地,对着面前那位尊贵的“魔女大人”做出了一个最尊贵的礼仪姿势,代表了他对蛇族的敬意的同时也表现出了他深深的歉意。

大天使竟然如此的没骨气,大天使一号有些悲哀地想到。

“既然,魔女大人在这的话,就证明植物王国的那位大人也在吧?”按理说天堂的大天使是不用对其他领域的君主或是当权者使用敬称的,可是不知怎的大天使一号觉得现在的他比之前“逃跑”的那两个人还要对不起“大天使”这份职位,无意间就使用了敬称。

“省掉那些繁琐的礼仪吧,说说他们赫尔卡矿场想知道的,就比如上帝到底想做什么。”辛德瑞拉收回了自己的灵记,冲着身后招了招手,弗洛拉猛地从灌木丛中站起身来,再拽着缩在后面的狄安娜跑出了灌木丛,后边藏着的月光·露娜也跟着跑了出来。

“早就听闻魔女大人和草叶郡主加入了赫尔卡矿场,看来果然不是外面随意流传的流言蜚语。”由于灵记的威慑力消失,大天使一号的行动倒是轻松了不少。他没指望拿回那根破杆子,反正那破玩意对于他这种没被圣洁之力认可的人来说没啥可帮忙的,“就如你们所想,也如同我之前与草叶郡主所说的一样,上帝大人想要让这个学校和赫尔卡矿场消失。”

“你上次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弗洛拉有些吃惊,毕竟她是听到大天使一号在校门口时看似无意的一句话,还有当时站在一号旁边的大天使二号的表情,才巩固了她原本对于上帝此次下凡的目的的猜测,才让她有胆量与赫尔卡矿场的“同伴”汇合,再大费周折找到在学校里乱晃的组长,然后一同躲在这里直至校门口只留下大天使一号一个人。

原来他们打算在大天使二号走时就动手的,不过那时辛德瑞拉去打探天使圣坛那里的情况了,没办法按照计划行动,只好窝在原地等到了现在。正好这期间又有两个大天使来了,若是他们之前行动不免会遇上那两位大天使,一场苦战没法避免。

“我始终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人呢。”大天使一号叹了一口气,“这个学校为什么会被针对我不知道,但是赫尔卡矿场是很久以前就被盯上的。”

赫尔卡矿场这个全星球科技最发达的大陆第一的存在,自然威胁到了天堂的地位,也威胁到了上帝,让上帝这个全星球的“帝王”的位置摇摇欲坠。

“更何况上帝大人认为之前零之人偶师与赫尔卡矿场百般交战,赫尔卡矿场却没有任何的收获,甚至连线索都没有拿到这件事太过可疑,我们认为赫尔卡矿场与零之人偶师实际是一丘之貉,而且是合作关系。”

“所以就有了更好的理由?”月光·露娜有些不屑地哼了一声,“说不准这只是上帝的片面之词,搞不好零之人偶师还和上帝是一伙的呢!”她原来还是和普通人一样崇拜着上帝的,但是上帝现在的做法让她对上帝彻底失望了。

“搞不好零之人偶师还是和上帝一伙的……”

站在树后没有同那四个女孩一起出去的穷小伍看到了同样没有出去的骄傲在听到月光·露娜这番话后的神情突变,骄傲的神情有些不自然,整张脸崩的紧紧的,额头上青筋暴起,他手里攥着赫尔卡矿场的信封炸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拿出来的。

“组长……”

穷小伍皱了皱眉,他听到旁边这位二级军官咬牙切齿的挤出了这两个字。他听狄安娜说过这位二级军官在当上他们辅佐官之前经历过的事情,又想起这个人之前对于零之人偶师莫名的执着——现在对上帝产生了疑惑,这个人估计要疯了吧?

“很抱歉,这我没办法回答你们。”大天使一号摇了摇头,“作为大天使的职责,我不能在上帝大人背后说不利于上帝大人的话。”

“随便你吧,我们只用知道上帝的确要对赫尔卡矿场下手就行了。”刚才还十分不对劲的骄傲立刻重新恢复了冷静,探出头来对大天使一号说了声,接着打开自己的通讯器,“我们需要和卡萨丁长老通报一声,好做准备……什么?”

“伊大人失踪了?”

●上帝的目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