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世界乃游戏●

  从创世主的家中离开后,按照索伦尔那的指示将普鲁托送过冰桥的索伦森一路无言,脸色还是和之前一样的差,黑得简直就像是刚从煤坑里出来了一般──虽然这么说是有些夸张,可他的脸色的确已经配得上“黑暗之主”这个称号。走在索伦森身后的普鲁托也没注意到索伦森的脸色,不过也是在想着心事,就算索伦森有事要说也没空搭理他。

  回想起在创世主的小屋里索伦尔那所说的话,普鲁托有些怀疑,他真的不是通过那颗幻紫色的水晶石穿到了一个游戏世界了么?索伦森和那个村子里的人就像是提到任务并让他接取任务的NPC,而索伦尔那就是任务的主线,或是游戏开场的指导,告诉他该怎么玩这个游戏。

  “你原来的那个世界可能是在几百万年后,我没法看到你为什么会穿越时间来到过去的‘现在’的原因,可是你来到这里一定是有它的理由,至于那‘理由’……你需要时间,而且,你没有回到原本世界的方法。”

  索伦尔那其实并没有那么说,不过从他的字里行间内普鲁托推出来的就是这样一番话,他看似知道的很多,远比索伦森知道的要多,而且瞒着索伦森的事情也很多──至少,索伦尔那知道眼前这位蓝发异乡人并不像表面上的那般简单,还像一个先知一样向面前人交代了很多事情,把零零碎碎的事情梳理的头头是道。

  “索伦森不知道,外面来的那些人也不知道,这颗星球虽来之不易,但实质上就是一颗‘冰星’,常规的方法没法融化寒冰,想要让大地回春,必须要用其他的办法,甚至是极端的……”

  “哎呀!”

  前面走着的索伦森突然停了下来,后面跟着而且还没注意看的普鲁托自然就这么一头撞了上去。他歪过头去,发现不知不觉地他们已经走到了原来的那个村子门口,不过很反常的是,明明天还亮着村子里却安静的很,就像是没有人一样。

  “我就送到这了,接下来就不会有危险了。”

  索伦森拉了拉身上的黑袍,呼出两口气来,也没多看村子几眼,转身离开了。

  “索伦森!”

  低下头,脚下踩着的是创世主小屋的木质地板,索伦尔那空灵且清冷的声音在头顶上响起。普鲁托抬起头,看见面前那个银发创世主依旧坐在窗边,身旁放着一块木板。他看见自己站在索伦尔那面前,面色凝重。

  “你是一个特殊的人,普鲁托,不然你就不会来到这里。”

  “几百万年后的世界对我来说是奢望,我能看见但无法想象几百万年后,这颗星球会变成什么样子。”

  索伦尔那拿起放在身边的那块木板递给那个普鲁托,木板上或浅或深刻了道道纹路,渐渐形成几个字的模样。那个普鲁托伸手接过那块木板,但在这一刹拿着木板的又变成了普鲁托本身,他“又一次”惊愕地发现这上边刻地竟是炫彩紫星的文字──虽然有些字样不同,木板上刻的也不是怎么的清楚,但大体还是认得出来的。

  “他说的没错,这儿是……几百万年前的炫彩紫星。”

  眼前的场景又模糊了。

  “普鲁托?”

  忽地有一个叫声把普鲁托从回想中拉了回来,他抬起头来,眼前创世主的小屋不再,取而代之的则是那个村子简朴的大门口,用两个雪堆拦着。方才那声音的主人是瑟密拉,看来村子里的人还没有搬走。

  “怎么了,那么安静?”

  瑟密拉的眼神黯淡了下来,她摇了摇头,转头看向了村长的那座小屋的方向。原来在那块地上的屋子已经不知去向,几个同样双手双脚缠着绷带的人正围在那儿。

  “村长他死了,刚才有一阵狂风把村长的屋子刮走了。”

  卡特从人群之中挤了出来,他身后还跟着那会儿找德弗朗特时的被卡特称为“脑子有问题”的那个人,看见普鲁托仍旧是一脸的怒气,甚至是想要朝普鲁托冲过来,不过被卡特挡住了。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一年里已经连续死了七个‘村长’了。”

  “看来呆在这里的确不利啊,是时候该离开了。”

  “是啊是啊。”

  “这次的风有些不对劲。”卡特走到普鲁托身边,向普鲁托解释道,“原本应该是晴天的,看来预测也有出错的时候。”他的脸上的表情不同于瑟密拉,没有过多的悲伤和又死了一个人的惊恐,反倒是一幅习以为常的模样。

  “你小子,刚才为什么突然跑了!”但卡特身边的那个人就不一样了,他突然吼了一句,把围在空地上的那些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要不是你什么都不说突然就跑了,村长他也不会差遣我们四处找你,他也不会……”

  “我……”

  普鲁托往后退了一步,扭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瑟密拉,看到瑟密拉脸上只有悲伤,倒没有什么对自己的愤怒之色,不由悄然吁了一口气,回过头去继续看向站在卡特身旁的那个怒气冲天的人。

  “村长是被他气死的吗?”

  “可能吧,没看到阿锡说的这样信誓旦旦了?”

  “村长不是被砸死的么?”

  “是啊是啊。”

  那群村子里的人就像是促进主线剧情发展的NPC一样叽叽喳喳的议论开来,让人不由感到心烦意乱。普鲁托不禁暗自攥紧了藏在背后的那块索伦尔那交给他的木板想要将它挤碎一角,但因为天气太过寒冷的关系这木板被冻得像是铁板那么硬。他来到这儿并且认识这里的人毕竟也不过只是一天的光景,要说真的他没有必要要帮助他们,像是这个并不熟悉的世界,他甚至是一秒也不愿意呆。

  创世主交给他的木板上刻着初始火咒的咒语,若是他愿意,他大可把这块板毁了或是划掉几个字让这个咒语作废──只要他想,像他这样魔法等级如此垃圾的人,也可以空手对付这些连魔法都无法运用自如甚至连魔法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人们。

  再说了,倘若这真的是一个游戏……

  “锡姆!”卡特的声音阻止了身边那个人接下来的举动和周围大人的窃窃私语,也让普鲁托放过了他手上的那块木板不再死命抠它。那个叫做“锡姆”的人悻悻地缩回了人群之中,围在旁边的那些人也都回过头去继续整理村长屋子留下的那一片狼藉废墟,不再理睬这里发生的事情。

  普鲁托抬起头来对上卡特那双和瑟密拉一样有着特殊颜色的眼睛,因为他们都是来自宇宙各处的人所以眼睛的颜色也是五花八门且五颜六色,也不存在什么因为眼睛的颜色泛白而被亮得睁不开眼的问题。

  那对蓝紫色的眸子底下隐藏着愤怒,他可以看出来,卡特的灵魂很生气。

  “都别再说了,瑟密拉,收拾一下,村长死了,但是还是要准备搬迁的。”

  “啊,是!”身后的瑟密拉匆匆应答,也不敢抬头看卡特的表情,连忙低下头窜进了人群之中。

  看来卡特在这个村子里还算是比较有权威的人,村里的那些大人们并没有多说些什么,顶多只是有几个回头看了普鲁托一眼悄声说了几句话,不一会儿的时间里他们便将那块儿废墟清理干净,又在普鲁托意想不到的时间里选出了新的村长。

  他越发越觉得这是一个游戏了。

  “喂。”身后有人拍了他一下,“新来的,你要和我们一起走的吧?”

○世界乃游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