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两人的一个人●

  花花学院,校医室

  今天的校医室还是安静的不像话,躺在床上的那堆人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醒来的,而校医却又不知去了哪里,只留下依然被当作学校新请来的护士的月光·露娜和狄安娜苦逼地呆在里边与这堆“死人”作伴。

  因为花花学院里认识她们两个的学生还是有的,为了不让自己的身份被发现,出去绕了一圈没找到穷小伍的两个人最后还是回到了校医室──毕竟由于花花学院不准使用魔法和不准无故伤人的校规,平常的校医室压根就不会有人来。

  哪知道一进门就看见百般无聊的校医撑着头坐在窗旁的书桌边,脸上的黑眼圈还有眼睛中的红血丝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校医一看见她们这两个“护士”进来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迅速把校医室托付给了她们俩后溜出了自己的工作岗位,然后再也没有回来过,留下的两人两脸懵逼地站在校医室里,无奈只好再次担上了校医的责任。

  “也真亏那个校医想得出来,在摆满尸体的地方居然让两个女生来看!实习的吧!”

  “小月……”

  哦,还有一个人。

  “全大陆第一学校那么优秀的地方不会有什么伤者的啦,所以这个校医室建了只是给刚入学的小萌新们装装样子的,不会有什么人来校医先生当然不会把这当一回事。”

  伯恩坐在校医室门口,他这回真的是来打扫卫生的,不想校医又不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又见到面前的这两位护士那么的眼熟,便饶有兴致地留了下来,地也不扫了,坐在门前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和两人聊起天来。

  “而且人家还有自己要忙的事,怎么能把时间耗费在发呆上呢?”

  “我们也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这啊,校工先生!虽然说还想知道傻子到底怎样了……”

  “啊,我叫伯恩,你叫我伯恩大叔就行了。”

  “大叔?”月光·露娜愣了下,面前这位面生的校工看样子就比自己大个七八岁,十几岁的模样,叫哥哥还行,可是大叔这个称呼……算了,她摇了摇头,反正对方又不是女的,不会对年龄咬得那么死。

  “伯恩大叔,你头上的是真的耳朵么?”

  “哈哈,你说呢?”

  知道这位跑来搭话的校工并不是魔法国度的人,就算知道他们是矿场的也不会格外地憎恨,狄安娜也没有隐瞒两人的身份,谈得特欢。

  两个人都是自来熟,倒是挤在两人之间的月光·露娜稍有些尴尬,插不上话来又不能突然走掉打断好友的谈话。窗外忽地又响起一阵骚动,月光·露娜别过头看过去,看见一大群穿着学生会制服的人风风火火地跑过,又因为窗外种着的一些树挡住了视线,那群人跑去了哪里没法看到。

  “怎么回事?”她推了推身边的狄安娜,见好友没有理睬自己,不得不站了起来走到窗边,好让自己看的更清楚一些,“学生会在找什么人么?难道说,组长被发现了?”

  “怎么可能,组长他知道自己那顶高筒帽那么明显根本不会跑到人群中去……啊?”狄安娜挥了挥手刚想反驳好友,却突然看见月光·露娜身后的那扇窗被人从外面推开,接着一个熟人从外面跳了进来,那人脸上戴着一个口罩,看样子狂奔过。

  那人进来后迅速反手关上了窗,然后抱歉地朝站在窗前所以被窗户打到的月光·露娜笑了下,随便找了一张床坐了下来,当然校医室里是不会有空着的床了,这床上还躺着一具“尸体”,但那人却毫不在乎。

  “好吧好吧!”狄安娜拍了下自己的头,吐了下舌头猛地站了起来,“组长他不会但还是有人会的。”她走到那人面前,刚想责怪歪了歪头又想起了什么,“不过你这个新组员他们应该不知道啊?”

  “抱歉。”那人耸了耸肩,“我只是想知道,你们说的那个和我一样的人是怎样的罢了。”他摘下脸上的口罩,环顾四周,“不过他们我都不认识。”

  “拜托,就算是我和小月都没法说认识整个花花学院里的人好么?你知道花花学院有多大么?”狄安娜哀叹了一声,“而且你们是一个人好么?自己需要去了解自己么!”

  眼前这个银发的小子是她们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在赫尔卡矿场门口“捡到”拉进小组之中的,他不是赫尔卡矿场的人,而且和她们的组长一样也是一个路痴,在赫尔卡矿场门口晃悠了好久也没有找到通往魔法国的路,所以就被她们给骗进来了。

  但不只是这一个原因。

  按照穷小伍的说法,这个人不是“路痴”,和他一样仅仅只是对大陆不熟悉而已。

  “他很有可能是其他领域的人,但是其他领域不可能没有听说过赫尔卡矿场。”

  他不仅对于这片大陆不熟悉,甚至是整个炫彩紫星,就像是一个刚刚出生还不到两岁未开启灵智的婴儿,可除了对于普通人都应该知道的常识之外的东西他全知道,而且智商也在正常人的范围,甚至更上。就算是刚刚学的东西很快也能得心应手。

  “他连魔法都不会,连四大奥义是什么都不清楚。”

  “就像是来自TE的人。”

  “我们不是一个人,只是很像。”眼前的银发少年抬起头,盯着狄安娜看了几秒后,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存储器,“我去了一次学生会,调出了你们所说的那个人所有的资料,隐藏在背后的那个人没有及时抹去那些失踪的人的信息,所以还能找到。”

  “他和他长得太像了。”

  “就像是,失忆了一样。”

  狄安娜抬手抽走了银发少年手中的存储器塞进口袋,扭过头去看向好友,“有人黑进了学校的资料库,是雷蒙校长禁止的,现在学生会封锁了学校在找那个人。”同时月光·露娜回过头来,她张了张嘴指向外面,解释道。

  “失忆了一样?”

  “嗯,可能是受到了圣洁之力的影响。”

  “喂!看你干的好事!现在我们惹上麻烦了!”狄安娜气急败坏地朝着一脸平静的罪魁祸首吼了一声,“全校被封锁的话我们要是被发现就出不去了!”“啊,那样的话我可以帮忙。”听到狄安娜的咆哮声后,原来坐在门口静静听着事不关己的伯恩站了起来,“放心好了,你们可以翻墙出去。”

  狄安娜摇了摇头,重新坐了下来,耳边又回想起那天穷小伍和突然变得很奇怪的月光·露娜对于新加入的这个既熟悉又不熟悉的组员的分析。那一天有两个人加入了他们的小组,一个是以水银湖主人的“亲”弟弟的名义加进来的一级军官,还有一个便是和他们打过好几次交道却什么也不记得的他了。

  “他们是一个人吧?”

  “可是从灵魂上看……不可能是一个人啊?”

  隐约记起在主题公园里的一段对话,但是想要仔细回想时却什么也记不得了。

  “你叫什么?”

  “祁林。”

○两人的一个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