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那一晚○

  植物王国的郡主大人回来了,逃脱了赫尔卡矿场的魔爪重新回到了这片属于她的美丽又与世隔绝的乐土上,这是这些天来大陆人皆知且津津乐道的传闻。而植物王国里这几天也连续着举办找回他们的“郡主大人”的宴会,尽管先前郡主大人的家教出去以后再也没有回来,这种值得整个王国为之悲哀的事也被人们遗忘了,沉浸在“植物王国能够在未来的王的带领下继续欣欣向荣”这种喜事当中。

  君王非常高兴,也由于赫尔卡矿场没有太过为难自己的女儿,所以没有正式加入联军,而是和长老院一样保持着中立──虽说联军不时地派人过来,惹得君王也动心了好些次,但都以“女儿的心情尚未平复”为理由为借口敷衍了过去。

  蛇山在送郡主大人回来后就与他们再无交集了,听说他们那位尊贵的魔女去了别处历练,不过蛇山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也因此谁也不知道魔女·辛德瑞拉去那个地方是有生命危险,还是纯粹只为了度假散心。

  弗罗拉躺在她的房间里瞅着天花板,她的心情的确尚未平复,而且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平静──经历了灵魂差点儿被净化,以及自己的命差点儿就丢了这些事后侥幸保住了命活了下来,她本该吁一口气庆幸自己的好运,却在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后猛然发觉先前这些“差点儿”完全可以不经历,自己白白吓了个半死,还白白使得自己的子民为自己担心受怕了那么多天,白费劲,瞎折腾。

  那一个晚上,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原来,应该是一个很愉快的晚上。

  就连卡萨丁长老都默许了他们举行那场庆祝宴会──没有什么大功劳,也没有帮到矿场什么,反而使矿场成为了整个大陆的公敌,卡萨丁长老却什么都没有说,还允许了他们举行这场庆祝自己活下来了的宴会。

  这种快乐和热闹的氛围,却在辛德瑞拉闯进来的那一刻烟消云散。

  她们瞒着组长和月光·露娜两人离开了宴会,在辛德瑞拉绕过一条条守卫森严的道路后两人来到了矿场最里面的那几座山前,躲在岩石后,清清楚楚地看到了赫尔卡矿场繁荣以及所谓的“劫富济贫”背后的那个真相。

  卡萨丁长老站在那里,他面前是一个长相奇怪的女精灵,凭样貌,是雷家人。

  她们没办法都清楚两者间在谈论什么,因为很快就有一批人推着推车走了过来。辛德瑞拉捂住她的嘴躲过了那伙人,再探头看着他们把满推车的矿石交给了卡萨丁长老。卡萨丁依旧站在那里,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也没有笑容。

  “矿湖已经没有办法再出产更多的矿石了。”

  那个女精灵开口道。

  “你……想要什么?”

  女精灵微微一愣,随后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不愧是卡萨丁长老,既然您这样,那,我就不妨直说了。”

  “我们所需的是……”

  “电光圣石。”

  弗罗拉听不下去了,但辛德瑞拉却一把按住了一时冲动想要跑到卡萨丁面前问个明白的她,摇了摇头,再毅然决定离开这儿。她看着眼前的好友,辛德瑞拉是一个聪明的人,她知道,好友一定比她想到的还要多,知道的还要完整,不然也不会带她来这儿,看到这一幕。

  “好。”

  电光圣石就是伊,她们的一级军官,赫尔卡矿场最完美的人造精灵,大陆上完全可以堪比圣洁之力的杀人器具。纵使知道矿场可能会为了更多的矿石而抛弃伊,伊从此就会成为历史,纵使知道这可能有关于矿场今后的存亡,关系到矿场人的生命,她们也没有再回去告诉自己组长和组员这件事──组长的身份成谜,月光·露娜和狄安娜又是土生土长的赫尔卡矿场人,就算知道了又怎样呢?

  他们没有像她们一样的特殊身份,没有等待她们回去的那整一个种族,也不可能离开。

  越少人知道越安全。

  有些时候,欺瞒亦是一种保护的方式。

  “赫尔卡矿场不会让进来的人轻易的离开,他们不会同意辞呈的。”

  “那我们就先离开,再让他们看到辞呈。”

  那一晚,辛德瑞拉用魔女的身份命令蛇山,加入了联军。

  “逃跑是为了保命,就让他们大肆嘲笑我们这几个逃兵吧,反正不在乎,而且,这之后他们也笑不出来了。”

  她不知道好友的做法是对是错,只知道在自己回到植物王国并宣布已经和矿场彻底脱离干系后,举国欢呼,君王拍着她的肩,没有说什么,但眼底都是“你终于长大了”的字样。她现在只知道,离开矿场,整个植物王国都异常的激动。

  矿场是“坏人”。

  她现在所能做的,就是暂时不加入联军,让她认识的那些“好人”在真正的大战爆发时,多一点活下来的可能性。

  “弗罗拉,走吧。”

  瞅着天花板,喃喃自语道。

  “走吧,弗罗拉。”

  她翻身坐了起来,走到窗前打开窗户看向外面。

  植物都是自由的。

  “走吧,弗罗拉。”

  低下头看向胸前挂着的那一颗蓝宝石,她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做出了什么决定。

  “弗罗拉,走吧。”

  植物是自由的,她,也是自由的。

●那一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