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事故再起●

  当普鲁托一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尽管小屋里的门窗紧闭,仍有几束微弱的光线从木板的缝隙里透出来,也得以让他明白屋外的情况。他躺在地上不想起来,在心中粗略地估算了下,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半个月之余,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一觉睡到自然醒了。

  书架对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虽说对方已经尽量放轻了脚步没有发出多大声响,但由于普鲁托侧脸贴在地上,可以感觉到地面在颤动,而且还不是风吹的缘故。他磨磨蹭蹭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扭头看向蜷缩成一团躺在他边上依旧睡得死死的瑟密拉还有与瑟密拉抱在一块儿的德弗朗特,想着不要吵醒他们,慢吞吞地走到书架旁。

  “我们真的要走么?”是一个村里人的声音,他记得,那个时候这个村人曾附和过锡姆所说的话,也和锡姆一样曾经想把“间接”害死村长的他给赶出村子。这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这半个月来和村子里的人相处下来,再加上自己晕倒前的那几天赶路的时间让普鲁托果断地给这个人贴上了这样的标签——不过,什么叫“要走”?

  他屏住呼吸,打算接着听下去。

  “当然了,你没有看到昨天那一幕么!我想创世主的家比起大城市来也没有安全到哪里去!”又是一个村人在说话,普鲁托有些惊讶于这两个村人的对话。不过看样子这个人平日里没有做过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事情,甚至可能没有和普鲁托有过什么交流,他记不起这个村人长什么样子了,可能压根儿就不认识。

  “我想起来了,那家伙不就是那天我们出去巡夜时遇到的雪妖么!”前面那个人突然提高了声音,又匆匆把声音给压了下去,“喂!你还记得吧!”“是啊是啊,就是他,我也想起来了!”又是另一个陌生的声音,听起来书架后的村里人还不少,“这个地方真不能留,赶快逃吧!趁他们还没有醒!”

  这话后紧接着便是开门声,普鲁托愣了下,回头扫视了一眼躺在地上摊成一片的人,人的确少了很多,至少原本十分拥挤的房间,现在已经能够使身下熟睡中的人们大字开平躺在地上,也没有出现人压人、或者是坐着睡的现象。村子里的人原本就没有多少,但二十几个还是有的,他不敢贸然把书架拉开确认外面的人数,却也能猜到,书架后除去创世主兄弟外至少还有十多个村里人准备离开。

  那么多人,而只有他一个人现在醒着,完全拦不住。

  “喂,你们要去哪里。”

  书架后忽地又响起了一个声音。

  “是索伦森!”普鲁托暗自吃了一惊,索伦森现在的魔法连他都比不上,还没有成为黑暗之主的索伦森和他一样完全无法一打多,若是索伦森打算拦着他们的话,完全不是村里人的对手,就算他们都是普通人。

  “啊,我们想出去走走。”好在那个没有主见的村人听上去还是挺尊敬创世主的,或者说是害怕创世主那从未显现过的实力。没有说出什么过激的话,只是毫无底气地弱弱地解释了一句。

  “出去走走?”索伦森的话里听起来有些难以置信,“你们知道现在外面有多危险么!”

  “你管那么多做什么,反正我们的死活又不关你事!”边上的一个人有些不耐烦了,普鲁托听到了有东西侧翻的声音,然后是一连串东西掉在地上,像是那个人推翻了一张桌子,接着桌子上原先摆着的书啊还有其他东西就通通掉在了地上,“别挡着门,还不快让开!”他还听到了磨牙的声音,不,是气急败坏地咬牙切齿声。有样东西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吓得他一时站不稳,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你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你差点伤到尔那!”

  “那关我什么事啊!”

  外面传来了争执声,待到普鲁托从地上再次爬起来打算继续听的时候,他发现索伦森的声音有些变调了,不仅如此,外面的争吵声从原本的你一句我一句逐渐变成了大混战,甚至还加上了,人的惨叫声。

  “喂,你们,你们怎么了!”是那个没有主见的村里人,书架开始剧烈抖动起来,外面的人似乎急切的想要把书架拉开。普鲁托暗呼不好,一把拉住书架的边缘稳住书架不让它被拉开,“里面,里面还有人醒着吧!救命,救命啊放我进去——”那个人在书架后面拼命地捶打着书本,有一些灰尘从上而下掉落下来,就在普鲁托觉得挡不住了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搭在了书架上同他一起稳住了书架。

  “救命啊!”那个人发出了一声不像人能够发出的惨叫,接着便没了声响。

  “到底怎么回事,救命?外面也出事了么!”村人最后的哀嚎使普鲁托越发越感到不安,他想着索伦森和索伦尔那的安危正要推开书架的时候,之前帮他的那只手又撑住了书架,不让他打开。

  “艾塔敏?”

  银发少年不知何时醒了过来,冲他摇了摇头,接着抬手取下了书架上的一本书。

  “这个书架是镂空的,要是想观察外面的情况的话,最好这样做。”

○事故再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