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治愈●

  魔法·生长,炫彩紫星上已绝版的零级魔法,对使用者的灵力没有限制,只要有魔法天赋即可学习。生长魔法的作用是加速种子的生长速度,对于除种子以外的一切物体都没有其他的特殊作用,而在两百万年后气候稳定且平静的炫彩紫星上,这种零级魔法没有任何作用,因此惨遭魔法界的淘汰,当今社会早已没有一个人会用,也没有一个人曾经听说过这个年代久远的低级魔法。

  魔法·生长形态凝固,炫彩紫星上已绝版的零级魔法,同样对使用者的灵力没有任何的限制条件,作用是将除了动物以外的一切生命体亦或是非生命体以阿伏伽德罗常数为倍数变换成种子,每一个种子都可以长成与本体一模一样的东西,变化出的东西也有着与本体一样的攻击力,但因为数量过多,也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浪费。这个魔法可以和生长魔法互补,用一种常人无法想象的速度大批地生产武器。

  “这两个听都没有听说过的魔法意外的有用啊……”普鲁托站在门里面默默地注视着门外被从天而降的无数把烧红了的火钳砸脸的敌人,莫名地感到有些肉疼,心里也说不出有什么滋味,索伦尔那最初发明的魔法经过两百万年漫长的时间发展到两百万年后的那样,许许多多在绝境中似乎用一点儿用处的低级魔法纷纷被时代变迁所淘汰,这种发展,应该说是排除繁琐的无用魔法而得到的进步,还是太过自以为是而造成的退步呢?

  他无从得知,应理从时间中得知的那些事,却是一一在时间的流逝中被人们忘却。

  “啪嗒”

  “索伦森?你醒了?”

  倒在一旁的索伦森不知何时苏醒了过来,拉了拉黑袍走到了他的身边,也没有和他说什么,被黑袍遮挡他看不见索伦森的脸,但似乎看索伦森的样子,这个黑袍人身上所受的伤好像已经全部愈合了——不愧是以后的黑暗之主,普鲁托一愣,那么想到,视线却突然蹦到“索伦森”身后还躺着的另一个黑袍人身上——这家伙不是索伦森?还是躺着的那个其实是那个疯子扮的?旁边的黑袍人就像没有注意到他,在他惊愕的目光下冲着门外的那一片的废墟轻轻一摆手,黑暗瞬间涌了过来,随后便将门外没有遭到攻击的那些人给吞噬殆尽。

  “哎?”

  “索伦森?”方才冲了出去的银发少年也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黑袍人,也是感到有些奇怪,周围的环境也忽地暗了下来,再一抬头才发觉这是因为头顶上有黑云笼罩着。普鲁托张了张嘴,他好像想起了一种可能性。

  黑袍底下的那张脸的确是索伦森的不错,但是这个表情和夸张的气势,还有这个实力……“索伦森”好像发现了自己的行为有多么的不妥当,抬头看向普鲁托欲言又止,末了黑光涌现,猛地消失在了两人面前。

  “他不是索伦森。”普鲁托阻止了艾塔敏追上去冲动,然后的把艾塔敏拉进了屋子,“也许又是一个未知的存在,就和卡特那时看到的雪妖一样。”他有些心慌起来,既然自己能通过意外穿越了时空来到两百万年前,传说中的黑暗之主比自己要强得多,和他一样回到这个时空的可能性可是非常大的。未来的黑暗之主回到这个时代的理由他估计也想得明白,那个黑袍人走之前冲他做出的口型……黑暗之主的目的,果然是为了保护索伦尔那么?

  “他和我不一样,他知道改变过去会带来的后果有多严重,但我没法控制自己做出不会改变历史的选择,因为我压根儿就不知道两百万年前的那段时间历史究竟是怎样的。”

  “普鲁托?”

  “魔法·治愈”

  普鲁托走回昏迷的索伦森身边抬起手开始施法,艾塔敏似乎对他现在的举动有些不解,不过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后就静静地站在他后面也不做声了。随着手中魔光越聚越大,普鲁托的心也越来越慌,手心里不住地出汗,他从来没有学过这种治愈类的魔法,当初受伤时也是克罗蒂娅用了一颗魔力石治疗的,所以能不能成功是得看运气的——嗯,他的运气一向不好。

  改变时空是一个很抽象的描述,所有人都渴望着自己有一个机会能回到过去改变一些决定,好让现在的生活变得好些,但不同的选择未必会有不同的结局,倒是造成的其他后果会严重得多,未来在还没到来之前都是黑色未知的领域,也是混乱时空的集结。每改变一次选择就意味着另类地制造了一个平行的世界,所以才需要时空旅行者的存在,替那些人修正错误的决定。

  “让我来吧。”索伦尔那空灵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也不知道他是一直在旁边看着,还是现在才刚刚醒来,恰巧看见普鲁托在使用从未见过的法术。普鲁托停止了施法,转过身去看见索伦尔那向自己递出了一块与“火咒”一样的刻满了字的木板——是治愈术。

  “前天夜里新发明的魔法,你应该从来没有学过,刚好现在试一下。”

  哪有拿自己哥哥做实验的?普鲁托暗自吐槽了一句,索伦森身上的伤口逐渐愈合了起来,不过还是没有醒过来。

○治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