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灵魂的最终归处●

  魔法地图带他们来到的,是一个已经被大雪掩盖的高台,高台之上耸立着一枚巨大的木制十字架,此时也只剩下这枚十字架的顶端还未被雪覆盖。鹅毛般的雪花不断往下飘落着,隐去了仓皇逃窜的人们的脚印,熄灭了大火,也隐去了大火曾在这儿燃烧过的痕迹。

  雪堆下静静地横躺着一排扭缩成一团且焦黑的尸体,好像是有人早就知道他们会来收尸而提前做好了准备。普鲁托倒吸一口冷气,来不及阻止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瑟密拉,就看着她大叫一声扑在其中一句看不清人脸的焦炭上,没有让他犹豫的时间。高级的魔法地图不会有错,准确来说,魔法从不出错,这里是当时蓝点最密集也是唯一一个有蓝点的地方——也就是这偌大的一颗星球上只有这块地上有人在走动。

  前后不过就差了几秒的时间。

  这些被烧死的人还有救,普鲁托走到一具焦炭前蹲下身,从背上拿下月光·露娜的包,手不住地颤抖着。还来得及,他对自己说,现在还没有过魔力石的复活时间,月光·露娜的包里还有她多年来攒着的可以召回灵魂复活他人的魔力石,包里那种黄色石头还有很多,他们还有救。他想那么告诉身旁跪在地上的瑟密拉这件事,可是,另一个问题堵在了这句话前,阻止他说出那番话。

  前后就差了几秒时间,可那也无法让人肯定这几个死掉的人一定是村里那几个失踪的人。

  如果是敌人呢?复活了敌人意味着可能会多出好几个受伤的人。

  他抬起头看向天上,试图用自己那对特殊的眼睛找到天上的亡灵们。现在不是晴天,雪花落在脸上十分冰凉,天上只有雪花在不断的飞舞,而找不到什么特殊的人影。雪花飘落在他的脸上,尽管冰冷却没有暴风雪来临时风雪袭在脸上的那样刺痛,炫彩紫星上从不下这样的雪,就算是两百万年后的那个时代,还是只会刮暴风雪的现在,这样的雪……他似乎想起了另外一条线索。

  “灵魂飞得太远了,他们太累了,只会在那休息,不会再回来了。”

  “杀人魔……”

  “这颗星球,很安静。”记忆中那个银发异瞳的人那么说道。

  人群的喊叫声和肆意燃烧的大火打破了这颗星球的安静。

  因此雪花覆盖了下来,抹去了那些杂吵声。

  “你觉得,灵魂最后的归处会是哪里?”

  “当然是天上的那片圣域,那片供灵魂转生的天上天。”

  “如果这个时候,上天堂还不存在呢?”

  眼前的幻象越发越真实了,面前的焦尸在自己的幻象中变作了熟人的样子。普鲁托伸出手按住那人的脸,身后除了同他一起来到这里的那些村里人之外,似乎还出现了一个多余的人,一个除了他之外没人可以看见的人。

  “如果没有上天堂,灵魂也不能变得无家可归。”

  “他们会回到潜意识中那个‘家’所在的地方。”

  “杀人魔。”普鲁托转过头,身后的“雪妖”没有正面对着他,而是像他之前那样抬着头望着什么都没有的那一片天。雪已经停了,可这次无论怎么看,他都没法看见那颗位于遥远的星际彼端充满战争的星球了,天空泛白,上面什么都没有,“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大火夺走了那些人的生命。”银发人淡淡地开口道。

  他站在远处的那座雪坡上,看着疯狂的人群点燃了那枚十字架,又看着那些人将挣扎着的“逆反者”丢进了火里。他们对创世主的恨是深深刻在心里的,心咒提前了愤怒爆发的时间,并无限延长了愤怒爆发的时长。

  来自毁灭星球的逃难者渴望一个温暖的地方供他们安心休息,而不是这颗一旦来到就没法离开,且时时刻刻都要担心着自己性命安危的冰星,创世主无力的解释拖了整整十年,大部分经历了家破人亡的惨剧又得接受严寒折磨的又哪有耐心继续等下去呢?火咒的研发和传播只是个偶然,但烧光一切的举动,也许早就蓄谋已久了吧。

  处于和平时期太久了的人,心理素质还真是……不像话。

  差不多一千万年来,异时空给他的第一个任务便是毁掉这颗破坏了星辰规律的人造星球,作为异时空的一员,他可以尽力延长这颗星球的时间,但是不能妨碍这颗星球上生命的行为,自然,也不用去搭理这颗星球上的人的自取灭亡。

  “你……”

  “你觉得他们会去哪里?”

  银发人没有理睬普鲁托脸上变化无常的表情,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也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提示。村里人的灵魂飞去了那儿,没有上天堂,也没有足够的灵力维持灵体,又经过那么长一段路途,这些灵魂可坚持不了按常理说的那七天,可能,再过个五分钟,就会和先前飞上天去的那些灵魂一样彻底消散在这世间吧。

  “村里人灵魂的最终归处……”普鲁托瞥了一眼依旧沉浸在悲伤之中的瑟密拉,“是村子的遗址!”

○灵魂的最终归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