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冰魔和安德里○

  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褪下面具的白发怪物稍感不妙,纵身躲过了那两枚冰刺,冰刺落在地上却没有被砸个粉碎,而是带起了一连串的冰刃从雪原之上拔地而起。

  “寒毒?”

  “尔那?”

  相传浩瀚的宇宙中有一颗充满了战争的星球,星球存在的意义是星球上那两个国家不断的战火,其中一国里有一个从无败绩的将军,名为安德里。

  后来时代变迁,害怕战争所带来的危险和自身的利益影响的人们开始反对这颗星球存在的意义,他们派出了一批又一批年轻且不谙世事的孩子去往两个国家间游说,劝服国家的士兵们放下武器,使得这颗星球从战火之中解放出来,从此进入永久的和平年代。

  可战争一旦停止,两个国家必定会合为一个,其中一个国君将会失去国君的头衔,沦为一介没有任何特殊能力的普通人在星球上苟且偷生。利益熏心的国君们又岂会放弃本属于自己的国土?他们不允许这些愚蠢的和平鸽的存在。将士们按着国君的命令抓捕了所有的游说少年,星球上最伟大的将军安德里,被派去看管这些囚犯。

  “星球存在的意义是战争,我们这些普通的士兵,也是为了战争而生。”

  面对奄奄一息的少年,安德里说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

  “战火一旦停歇,我们在当权者心中便失去了利用价值,没有用了的棋子,自然会被抛弃。”

  “将军,你有这个实力可以推翻现在的统治者,以带领我们走向真正的和平。”

  “不。”

  他有实力带着自己所有的士兵进行策反,推翻王位以带领星球走向虚假的和平。这一切的假象都建立在他的威信上,一旦他老去亦或者不再有像现在这样的实力,这颗星球便又会重归原点,但因为篡位而失去的那些士兵,则是彻底失去生命,永远回不来了。

  “你们,和他们,不一样。”

  游说少年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个不明所以的笑容。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安德里大将,您应该很明白这一点。”

  “是……又如何?”

  后来两国的国君们借着一次庆功宴,除去了所有会妨碍到自己地位的存在,当这位伟大的将领匆匆赶到时,看到的只剩下过去伙伴们面目全非的尸骸。游说少年最后的话回荡在耳旁,安德里跪倒在伙伴们的尸体前,愤怒驱使着他毁掉了这颗以战争为意义的星球。冰河世纪降临,当权者们还未发出一声惨叫,便被变成了永恒的冰雕随着他们所剩无几的领土消失在了宇宙的深渊之中。

  “我,曾救了他们那么多次,他们所有人都将希望放在了我身上。”

  “但到了最后,却……”

  恶魔嘲笑着当权者的愚蠢,但也再挽不回那些逝去的生命。幸存者只看见了恶魔的愤怒,却听不见恶魔的悲鸣。

  因为毁掉了这颗自然形成的星球,那个传说中的领域入口在安德里面前缓缓打开。异时空是一座监狱,关押着所有足以影响宇宙规律的生命,安德里在其中消沉了一千万年的时光,最后得到了异时空里那个意识的指引,离开了异时空重返这个完全陌生的宇宙,开始执行自己作为异时空的一员第一个任务。

  这是一颗被冰晶覆盖的星球。

  “我……找到了同类。”

  “索伦尔那。”

  冰魔猛然睁开眼睛,扭头瞥了眼身边紧闭双眼的索伦尔那,张开手驱动着自身寒毒凝成冰刺一一向着面前的敌人射去。同样作为身中寒毒的人,异时空赋予的特殊体质可以避免他因为寒毒爆发而死亡,而作为那颗充满战争的星球上白经沙场且仅有一次败绩的将领,他自身的实力也允许了他拥有控制寒毒的能力。

  这颗星球,是唯一一个可以容纳现在的他的地方。离开异时空后的他没有实体,因此没法被普通人看到。但索伦尔那看到了他还接纳了他,他还在这颗星球上找到了有着过去同伴的气息的那只雪精灵。索伦尔那没有足够的力量,他就附在了索伦尔那身上帮助索伦尔那开始了创世主的计划。

  脚下的雪原渐渐覆盖上了一层冰霜,注意到这一点后他咬牙浮在了半空中,手中凝结出一柄冰剑冲上前去,劈断了敌人手中的魔杖。得速战速决,他默念着这句话,击飞了掉落在地上的那两截魔杖,再将其斩成了碎片。

  “星球……在融化。”

  双生子死一?

  索伦尔那已经身受重伤,那本绘本上的“预言”也即将成真。

  没有多少时间了。

  “你看起来很不希望伤害到这颗星球啊。”白发怪物遮挡住自己的那张脸,冷笑道。

  “那我就把它,毁给你看吧!”

●冰魔和安德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