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死亡的噩耗○

  “你是……索伦尔那!”

  金发男孩向后倒退了一步,一脚踩进了这颗星球上不可能存在的松软雪堆中,踉跄了一下,稳住了身子。

  倒在雪地里的银发男子闻声勉强睁开一只眼睛,可惜什么也看不清楚,眼前只有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他能感觉到有一个人向自己凑了过来,并且伸出了手,似乎是想要将自己拉起来。他有些慌,但是发不出任何声音,手臂也十分沉重,抬不起来。

  再近一点,金发男孩就可以发现倒在雪地里的银发人并没有实体,再近一点,男孩就能发觉这个虚幻的身体下已经结了层层冰霜,再近一点,男孩就会被冰层上覆盖的寒毒刺穿,失去生命。

  “往暴风雪中走吧,也许不是他,但肯定是你们要找的人。”

  冬之守护使的小屋不知何时在茫茫雪地中隐去了,雪妖的屋子向来没有一定的位置,只会出现在有缘人和需要帮助的人面前。索伦森拉下自己黑袍上的帽子,抬起头望向远处仍在刮着的暴风雪,深吸了一口气。

  “走吧,你不会害怕吧?”

  “当然,都已经死过一次了。”普鲁托点了点头,毅然咬破自己的手指用鲜血画咒——依冬之守护使所言现在的炫彩紫星灵力已经枯竭,他不敢以炫彩紫星的未来作赌注再次施法,也不想牺牲自己本身的灵力,绚彩星系中除炫彩紫星外其他不适合修习魔法的星球上都是以自己的生命或是灵魂为咒来强行施展魔法,鲜血也可以说是一个人的生命,而他又是璀璨金星的人,自然也可以使用这种方法,“魔法·转移!”

  未来的炫彩紫星不能成为一颗没有灵力的星球。

  再次睁眼时两人已经站在了暴风雪的中心,那里有一片冰隙,远处还有一棵树。

  狂风从身边卷过,不过因为站在暴风雪的中心,除了呼吸有些受到影响外行动并无大碍。

  “普鲁托,你先去那棵树那儿,我去那边找找。”索伦森又将头上的帽子拉得紧了些,扭头张望了很久也没有发现其他的人,不由有些心急,他不会怀疑冬之守护使所说的话,也知道贸然单独行事定是一个不当之举,但还是那么提议了,“要是冬之守护使说的那人真的是尔那的话,我想,我有些话要对他说。”

  “等等,索伦森!”

  普鲁托有些懊恼地向前冲了一步,不料身边的风吹得越来越猛烈,索伦森却已经冲到了十几米开外地地方,并且迅速消失在了重重冰隙之中。虽说原本自己也打算单独行动……他叹了一口气,索伦森那么一说也省下了他在脑海里彩排了无数遍的和索伦森解释为什么要单独行动的环节——所有在这认识的人中只有他知道还有一个“杀人魔”的存在,若是让其他人与杀人魔碰上,尤其是让索伦森遇上和索伦尔那长得那么像的人,不知道又要多出多少麻烦。

  如果索伦尔那和那位异时空的人长得那么像,说不定在创世主的小屋避难时遇到的那个索伦尔那其实不是真的索伦尔那……普鲁托摇了摇头制止了自己不靠谱的想象,低下头瞥了眼手指上已经凝固了的伤口,一咬牙再次将伤口弄破,在空气上画了一个魔法阵转移去了那棵树所在的位置。索伦森所说要分头行动,既然索伦森已经走了,那他也不能怠慢。

  而且,冰天雪地里那棵树居然还好端端地屹立着也是极不容易的事……吧?

  “冰、冰晶树?”

  站在远处只能看见树的轮廓,怎么想也想不到这竟然是一棵由冰晶凝结而成的树,晶莹剔透,不过不会是什么自然的奇迹或是什么鬼斧神工。普鲁托回过神来,走出魔法阵上下扫视了整棵树一眼,最终目光定格在了坐在树下双目紧闭的那个银发人身上。

  “杀人魔……”

  树下的银发人闻声睁开眼睛,异色双眸中映出了面前的人因为站在狂风中而变得狼狈不堪的身影。

  “他来不了了?”

  “哎?”

  冰晶树下结了很厚的一层冰霜,甚至还有几些冰刺拔地而起立在那儿,这幅景象普鲁托看到过,和之前山脉中的那片冰湖一样是寒毒所为,可地上却很反常的有一小滩水迹没有受到寒毒的影响。目光一瞥,他又看见树底下躺着一个有着一头金发的人,但却是一副快要消散的模样,可见只是一个灵魂,灵魂的躯壳不知丢去了哪儿。

  “是德弗朗特?你把他怎么了!”

  冰魔没有向后看,他依旧坐在地上,此时也是一副即将要消失的模样。

  “他死了。”

  

●死亡的噩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