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解除的诅咒○

  “这些月来发生了很多事。”

  长老院年轻的院士在划有工整横线的白纸上一笔一画认认真真地写上日期,然后再在日期后开始自己的描述。

  作为长老院的一员,他们对历史的记录必须得做到最完美,不能偏袒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个领域,他们必须抛却自己内心对于这些事件的真实看法,以一种绝对的旁观者的角度去描写,且写出一段无论过多少年都不会被人议论遭人质疑的文字。

  “死亡似乎侵袭了这颗星球。”

  他的手顿了下,接着写道。

  “最先是西海与南海的交界,那座神奇的小岛上的青之国。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有一个人将死亡带到了那座与世隔绝的小岛上,那个人用了一种奇特的方法瞬间夺去了大部分人的生命,失去生命的人们倒在地上,脸上的表情却十分的安详。据逃过一劫活下来的人所言,他们认为此次事件的罪魁祸首是这座岛的主人——一位罪深孽重的神。

  这种说法有待考证。”

  院士抬起头瞟了眼放在身边的那块怀表,又一次核对了时间,然后继续写道。

  “第二次是商业街,有一家店铺因不明原因着火,使用魔法未能熄灭那火焰。据知情者言,那是怨灵的怒火,因此我怀疑第一次事件也与怨灵有关——那么真正第一次事件就应该是在大陆第一学院‘花花学院’发生的‘怨灵大暴走’事件,有关于怨灵大暴走的详细记录在第2349页上——猜想有待考证。”

  他依次写下了近期来发生的一系列惨剧,最后将手中已经写满了字的白纸翻了个面,又瞥了手边的怀表一眼,记录下完整的时间后开始在纸的反面写上自己对这些事情的看法。当然,这一面写的字是不会被长老院记录进案的,这种表达了自己自私的想法的文字只会交给专门保管事件分析的院士,让他们来进行妥当的保管和处理。

  “这些事件撇去人数众多及死相等,唯一的共同点:

  死去的人大部分都是靠预言术起家,且每个人手中都有除幻之魔球与无名水晶球外的水晶球至少一枚。而惨遭灭国的青国人几乎每家每户都能用水晶球预言。第五场事件中险些身亡的是来自雷家的知名占卜师和小说家雷丘,因为他在遭到袭击的一个月前意外砸碎了自己的水晶球,才让袭击者没有夺走他的生命。

  在烈火中被烧成灰烬的商业街店铺,在周围人及店主的认证下,确定是雷丘在魔法国度开的预言屋分店。

  因此,我认为……”

  院士突然停下了正在奋笔疾书的手,他有些惊愕地转过头去瞪着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那个熟人。他的眼底里有些恐慌,尤其是在看到了对方那双紫色的眼眸后,整个人都忍不住地发抖起来。他不知道这个熟人是什么时候来到他身后的,是他刚刚开始写的时候么?还是在他翻页的时候?他无意识地向手边的怀表看去,然后才发觉因为自己的颤抖,自己手中的笔已经不知滚去了哪里。

  “怎么了,小叶?不记得我了么?”

  穿着花花学院校服的黑发少年朝年轻的院士伸出一只手,不想还未碰到对方,对方就立刻像触电一样将手一甩站了起来。不过小叶似乎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这行为有些不太礼貌,又急忙尴尬地摆了摆手后咧嘴笑着点了点头。

  “当然记得,花花学院的人我怎么可能忘记呢?再说你那个时候不是还帮了我吗?”

  “啊,那就好办了,小叶,记得那个时候我说的话么?虽然并不是刻意对你说的。”

  黑发少年张开一只手,一片雪花冰晶从那只手的手心里自动浮起飘到小叶面前,小叶条件反射地抬手接住了那片由于失去了支持力而即将砸落在地上的雪花,随后很容易地感觉到了这其中蕴含着的强大神力。他一怔,好不容易镇定下来的身子又开始颤抖起来,抬起头稍有些疑惑地看向面前的少年,少年没有与他解释什么,而是四下张望了片刻,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你是在找我的……妈妈么?”小叶好像猜到了眼前的少年返回长老院的理由,他的眼神有些不自然地朝身后的一堵墙上看去,随后张口试探性地问道。

  自从花花学院的人离开长老院后,大长老就立刻把他叫去了监控室,那个时候他看到的监控室里只剩下了失去了灵魂瘫倒在地上的躯壳,那些熟悉的同事再也不会睁开眼睛了,他们的灵魂也不会再有转世的机会了——大长老那么告诉了他,然后他根据被击成碎片四分五裂的监控水晶球上的内容,一下子就看到了大长老描述的那个杀死长老院院士的罪魁祸首。

  和无需动手就能杀人的“恶神”待在一起那么久,是正常人都会感到害怕的吧?特别是这个神在这种时候返回到了长老院,在看到神的一瞬间小叶就有了另一个猜想,一想到近些月来发生的那些事情很有可能就是眼前这个神所作,他实在无法抑制住自己由心而发的恐惧。

  “啊,没错。”黑发少年一点儿都没有意识到年轻的院士对自己的畏惧,他指了指小叶手中的能量结晶,轻笑道,“因为一些意外,我已经拿回了神的力量,这样,也可以解除阿婆身上被上帝布下的诅咒了。”

  自己母亲所中的诅咒么?小叶暗暗地摇了摇头。自从老人的灵魂被带走后,他使用了花花学院的学生送给他的那颗据说可以储物的水晶石将老人的躯体保存了下来,并将其交给了大长老保管,而在听大长老信誓旦旦地向自己承诺一点会保管好这样东西之后,过了那么久,他差不多已经把这件事给抛到了脑后。

  毕竟啊……这本身就是一件没有希望、且意义不大的小事。

  所谓的母亲,带给自己童年的回忆与感动,也不过就仅仅一瞬的时间。

  “怎么了?小叶?”

  “不,妈妈的灵魂已经被带走,就算现在解除了诅咒,她也活不过来了。”

  “抱歉,若是……”

  “不,就算是只能解开诅咒也好,接下来就交给我吧,只要用这块能量结晶就可以解开诅咒了吧?”

  黑发少年有些恍惚地看着小叶打开了墙边隐藏的通道,并且消失在了墙与墙中。他不知道自己还该说些什么,于是便转身离开了这间房间,同时身上花花学院学生的伪装散去,恢复成了神的模样。

  啊啊,真是可笑,自己又不是看不懂小叶眼中所透露出的神情。

  他走回洁白的走廊上,来自血族的长老院院士临面走上前,见到他脸上的表情但没有开口去询问,毕竟他并不是这件小事的知情者,也没有必要再去参合。

  “最新的猜想。”

  年轻的院士捡起了地上的笔,抚平了手中的纸,继续自己的记录。

  “我认为此次事件与上帝有关——有待考证。”

  那片雪花冰晶在放出了耀眼的蓝色光芒后融入了水晶石中,水晶石中丑陋的老人逐渐变回了她年轻时的模样,年轻的院士抬起手按在水晶石上自言自语着,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从他离开这条秘密通道返回自己的房间后在自己的那张白纸上记录下的内容来看,他的想法——

  似乎离真相不远了。

●解除的诅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