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梦●

  【曾经在那茫茫雪原之上和平地生活着一群普通的人,他们与严苛的自然以及身边的一切敌对者抗争着,在没有一丝温暖的雪白世界中寻求着一线生机,亦是寻找能够让他们存活下来的希望。白色雪原的死神无法夺去他们的生命,人心底里的恶魔惧怕着无所畏惧的他们,他们不会为艰苦的环境等一切的一切烦恼而烦恼,他们十分快乐,且互相信任。】

  【外乡人的到来是这和平生活终结的开始,他带来了希望,并以希望之名加入了集体,再将他们全部送给了绝望。恶魔以外乡人为契机悄然而至来到了他们身边。人们失去了相互间的信任,人们失去了人心的守护,他们的内心被恶魔吞噬,从此被夺去了快乐,夺去了生命,且失去了为人的理智,还有为人的资格。】

  【紫发少年至死相信着外乡人,他将领导者的头衔赐予了对方,恳求对方继续带领他们走向希望。】

  【蓝发的跟随者义无反顾地认同了少年的决议,又紧随少年而去。】

  【金发的男孩遇见了奇迹之神,却因此失去了他所有的幸运。】

  【金发的少女在男孩死后被恶魔蛊惑,被当成魔女消失在了熊熊烈火之中。】

  【银发的创世主为了自己的星球付出了一切,最后选择了死亡以拯救生灵。】

  【黑发的创世主不能够释怀,被黑暗精灵带走后便以黑暗之主的名义重塑了这个世界,但也由此陷入了永恒黑暗。】

  这便是……那座茫茫雪原上发生的一切,环绕那个外乡人所发生的一切。

  那么……

  【我呢?】

  银发少年走在漫无边际的黑暗中,透明似无色玻璃般的眼瞳无神地望着四周。周围什么都没有,包括他自己,什么都没有。无论哪里都只剩下了黑暗,就连他自己仿佛也是由着虚幻的黑暗塑成的。

  【最后剩下的那个村里人,又是因为什么,才会走上和金发少女一样的道路,接受了恶魔的蛊惑和怂恿呢?他又是为什么没能像少女一样有幸被疯狂的人们杀死,至今漫步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呢?】

  【又是什么时候……】

  蓝发异乡人的样貌在少年的记忆中渐渐淡去,也许成为恶魔最后的考验便是舍弃过去的自己最为看中的事物。

  少年向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的黑暗伸出手去,最终接受了恶魔的力量,脑海中一直刻画着的“希望”也在同一时刻沉入了无尽黑暗。外乡人的肖像被抹去了,他的存在却一直映在那里,就像是奇迹一般透过了无尽黑暗停留在他的脑中,虽只剩下一个不知真伪的概念框架,但却无法除去。

  【依莱尔……】

  “吓!”

  普鲁托翻身从身后的沙发上蹦了起来,坐在沙发另一边的伊格斯小心翼翼地扶住了手中差点被震翻的茶杯,确认没事后将茶杯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再转回头稍稍带有一丁点儿的关心地看向了他。

  “你做噩梦了?”他像是在询问,“真是稀奇,炫彩紫星上明明有吞噬噩梦的存在。”

  “啊……不。”普鲁托扶着由于整夜靠在沙发上而变得酸痛无比的脖子,一脸痛苦地勉强着摇了摇头,“也不能算是噩梦,具体的说我也记不得了,真是奇怪啊……明明好像有梦到过什么熟悉的人。”

  伊格斯没有继续搭话,也对,他本来就不是有太多疑问或是好奇心旺盛的无聊之辈。普鲁托按着脖子冲伊格斯地侧脸稍有些尴尬地笑了下,环顾四周想要去寻找月圆夜小鬼的身影,但很快就发现月圆夜小鬼根本就不在这里。

  “哎?”

  脖子上的酸痛不减,但大脑好像有些清醒了,似乎回想起了什么——至少月圆夜小鬼的确是有事出去了。普鲁托稍有些失落地收回视线,但在目光循着伊格斯看去后他又一怔,他极为意外地看到了茶几上摆放的那样东西,那个……自己不可能会随便拿出来的东西。

  苍蓝的……水晶石碎片?普鲁托有些不自然地朝身后一摸,发觉自己的背包仍然背在自己身后。是普通的玻璃吧?肯定是的,他这么安慰自己道。苍蓝的水晶石颜色可不是像这些碎片一样完全透明的啊,肯定只是玻璃,只是玻璃碎片罢了,尽管在水银湖这全是加厚版玻璃的寝室中想要找到会轻易打碎的玻璃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怎么了?”

  “不不,没什么,那个……他还没有回来么?”

  “嗯。”伊格斯重新端起了茶杯,又腾出一只手来将茶几上已经沏好的另一杯茶递给了普鲁托,“毕竟是魔法国城堡里的熟人,他一个通缉犯想要走进那个布置了针对灵魂结界的城堡还是有一定难度的——今天不是月圆之夜,我也警告过他不能在魔法国里惹事——想要杀人在花花学院里就行。”

  “魔法国里居然还有针对灵魂的结界……”普鲁托乍了乍舌,总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那个不知道是游灵还是怨灵还是寄宿灵的灵魂,毕竟人家是因为自己的无理取闹而不得已走上这条危险道路的。说也奇怪,昨天他向月圆夜小鬼和伊格斯表达自己的想法时月圆夜小鬼破天荒地没有嘲笑,而是毫不犹豫地同意了他的想法,伊格斯也是一副“早就知道会这样”的表情,紧接着月圆夜小鬼就以“做准备”为理由跑去找自己的熟人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一个只活跃了一年多的赫尔卡矿场灵魂居然在魔法国里有熟人,也是让人难以置信。普鲁托想到这里摇了摇头,然后抬手接过那只普通的茶杯。月圆夜小鬼的存在本身也让人难以置信啊,那么再难以相信一点儿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危绝之地,那是一个很危险的地方,很多魔法等级达到究极的人也未必能成功闯过,我和月圆夜小鬼去的话说不定能安全回来,但途中还要保护你——你的等级,不,人类的魔法等级除了吃那些徒有其表的灵药外是不可能,额,不太可能升那么快的,特别还是你对魔法的运用并不怎么熟练。”伊格斯没有等普鲁托坐下来喝一口茶,他皱了皱眉,粗略地分析道。他没有把话完全说死,不过还是十分委婉地表示自己对普鲁托这糟糕的魔法水平不怎么看好。

  “总之,不必着急,那些跑去危绝之地的人不会那么快在黑暗中的一堆石头里找到一块不会发光的紫色马赛克的,唔,若是实在不耐烦,等到月圆夜小鬼回来后我会来提醒你的,这之前你可以先去上课,不,外面敌对你的人太多,花花学院里不准使用魔法的话……”

  “那我可以先去医务室……”听罢,普鲁托犹豫了下,“那里没有人,而且月光·露娜她们也许会在那里,说不定她们中会有强一点的人好帮到我们。”他好像打定了主意,放下手里的杯子,又低下头看了眼茶几上的那一堆碎片,愣了许久后莫名张开手将它们捧了起来。

  能感应到少许灵力,对于灵魂的感知力那么告诉他。

  所以这真的是苍蓝的碎片?怎么会跑到外面来?他不敢想象——或许是因为这想象的结果有较好的,也有坏到让人痛苦万分还无法接受的吧。

  这样想着,他将碎片小心地装进原本存放苍蓝水晶石的那个袋子里,随后朝宿舍的门口走去。

○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