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怨灵●

  月圆夜小鬼信誓旦旦的承诺,似乎让普鲁托找不出不相信小灵通安全性的理由,再说现在想要后悔也来不及了,他也非常想要得到那块与索伦森同名的魔石。他看向用那像简笔画一般的手拉着自己衣服的小灵通,小灵通也在盯着他,好像在等待他抛却最后的犹豫。

  “准备好了么?”

  “嗯,嗯?”

  这回没有冲天而起的光柱也没有四散开来的魔光,小灵通施展的转移魔法与基础的转移魔法似乎没有两样,但仔细一想就能发觉两者间极大的差别。首先是那短暂的晕眩感和莫名的疲劳感,那是普鲁托在自己施展的魔法中从未体会过的。这种感觉,就像是让他在一秒内跑完500米后又立刻被拉去走迷宫,到最后迷失了方向在迷宫中晕死过去一样。他的脚好像腾空了一瞬,不过就一瞬而已,待到他的脚重新踩在地面上的时间也仅仅只过了一秒钟罢了。

  “什么……情况?”

  他耳边仿佛回荡着几个小时前许林林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的那句话,那句对“转移魔法的实质”的总结,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许林林对于魔法的了解之深,也不知道许林林这低下的魔法等级背后的一切,他当时把许林林说的那句话当成是一个弱者的胡言乱语,现在看来,许林林说的很有可能是经过她多年来探索得知的“真相”。

  他平时所施展的转移魔法,实则是将他行走至目的地的那段时间从整个世界的时间中抽取掉么?小灵通的转移魔法是将肉体的移动速度变快,还是怎么样?如果真如许林林所说的那样的话,炫彩紫星上每天施展魔法的人那么多,这颗星球的时间岂不是已经乱套了么?

  乱套了?

  他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名词,在这短短的又让人头昏脑涨的一秒钟内,他顿时想到了很多很多事情。

  啊,啊,原来是这样,所以才需要时间之神来调整炫彩紫星的时间。

  普鲁托那么猜测道,他也将这个猜想当作了真实来继续他的想象。

  三个月前发生的事情让他得知了时间之神的存在,虽说在那种危急时刻也不知是哪位闲得无聊的人士还在边上帮他科普时间之神的常识、以及时间之神与上帝的种种。当时他是没有时间去质疑时间之神的重要性的,而在事态平息、他也从两百万年前的困境中脱出后,闲暇时刻里他就会记起三个月前的那场“战争”,他也和时间之神尚还存活的那个时代的人一样觉得时间之神的死亡并没有给炫彩紫星带来什么灾难,和现今只将时间之神当作一个无用概念的炫彩紫星人一样认为时间之神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这只是……猜想而已吧?”

  五分钟相对于一秒钟,是非常漫长的。但世间万物都是相对的,在某些情况下五分钟的时间做不了任何事也想不了任何事;而相当于三百分之一的五分钟的一秒钟虽然同样没法让人做成一件事,却能在某些情况下能让人茅塞顿开——就算这是夸张的说法,但有时短短一秒的灵光乍现或许用处真的很大。

  “普鲁托,普鲁托,没事吧!”

  身边有人在推着自己,同时用着可以明显听出的刻意压低了的声音喊着自己的名字。普鲁托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身上的酸痛感不知为何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至少他不再感到疲倦了。他睁开已经,发觉自己正身处于一片黑暗之中——不,身边还有微弱的火光,借着这微弱的光芒可以看到小灵通脸上那张可笑又滑稽的面具,还有半跪在旁边推着他促使他清醒过来的伊格斯。

  “嘀,你也太垃圾了吧,连主人都可以坚持住我每次的探索转移——唔,按道理说不应该是这样的才对,就算是平时再怎么缺乏锻炼的人也不可能会这样啊,探索转移对炫彩紫星的任何人都不会有副作用才对。”

  “啊……不,这不是你的问题,也不是你的魔法的问题,小灵通。”对于炫彩紫星人……炫彩紫星的人由于天生就适应第四大奥义所以才不会有那所谓的“副作用”么?普鲁托无声地苦笑了一声,璀璨金星的人虽然天生就有灵力能够学习魔法,但对魔法的适应性却是后天得来的,如果不加强训练的话甚至还有可能会失去使用第四大奥义的资格——恐怕就是这样,小灵通施展的魔法才会让他这个对魔法没有太强适应性的外星人感到劳累吧。

  “对,不是你的问题,小灵通,话说……为什么要刻意压低声音?”

  “那是因为……”

  “略微出了点问题。”伊格斯站起身,“小灵通的确如和我们约定的一样将我们直接越过迷宫送到了危绝之地的中心,也就是传言藏有索伦森之石的地方,但是周围的怨气实在是太浓了,为了以防万一我们没有在中心停留,而是躲在了旁边的石缝里。”他敲了敲手边的黑暗,这一举动让普鲁托发觉过来自己两边其实都是山石,只有右手附近还有些光芒——“幸运的是这条石缝够宽,能让我们全员都侧身挤进去,然而不幸的则是我们只能躲在石缝裂开的地方。”

  “一是便于观察敌情,二是这条石缝开裂的不是很深,我们无法在往前走了。”

  “到底有多少怨灵……已经到了连电光圣石都无法净化的程度?”普鲁托顿时觉得背后一凉,就像是自己所处的这条石缝也是怨灵凝聚而成的一样,他慌忙把自己的右手从靠近光芒的地方“撤离”——虽然本来就没有离得太近,但是出于恐惧心理,他条件反射地就那么做了。

  听着普鲁托小声的问话,伊格斯沉默了许久,惹得普鲁托不由朝他看去,借着小灵通的火焰,他可以看见身旁的伊格斯同样也借着小灵通那点微弱的火光注视着他自己的动静,末了,伊格斯终于打破了寂静,但还是略有些犹豫地继续开口道:“我们实际上担心的并不是怨灵的数量,虽说……这里的怨灵确实已经多到了电光圣石一次性无法应对的程度,但是——”

  “哐!”

  大块的山石在普鲁托的耳边炸开,面对此情此景小灵通大张着嘴好像要发出一声惊恐的叫声,但最后愣是忍住了且冲到普鲁托前面及时张开了护盾术,这回的护盾术好像与别的魔法师施展的护盾术真没有两样了,可普鲁托这个时候已经无法再用一秒钟理清思绪,他凝视着护盾术对面的景象,惨白的脸色很快就引起了伊格斯的注意。

  “怎么了?你看见了什么?”伊格斯闪身瞬移到普鲁托面前稳固了小灵通的护盾术,在他的眼中只有一个不应该出现在黑暗中的女子,而那个女子怎么说也没有可怕到让人大惊失色的地步。

  “小心点,对方不是人类,也不是普通的精灵!”

  月圆夜小鬼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伊格斯听罢略有些焦急地扭头看向身后没有对他的问题作出响应的普鲁托。普鲁托似乎被这强大的怨气给影响了,他的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又由于石缝间间隙的狭小而让他没法马上爬起来,他的一只手颤颤巍巍地抬起指向前方,嘴中哆哆嗦嗦地却不知道在叨咕着什么。

  “什么?”

  人造精灵很少有时候会感到焦虑,就算是得到了重启机会进化了的伊格斯也很少有着急的时候。他没有循着普鲁托手指的方向看,因为刚才他除了一个可疑的“女子”以外什么都没看到,既然这样,那么普鲁托看到的就是他所看不到的东西。

  “还没有能力实体化的怨灵么?”

  先前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伊格斯挥手放出了灵记,但这回使用电光圣石并不是为了进攻和净化怨灵,仅仅只是为了扩大护盾的保护范围,也是为了让护盾遮挡住普鲁托的视线。他思考着是否要在这里使用领域彻底排除隐患,但碍着电光圣石的蓄力时间最终没有这么做。小灵通伸出火柴棍一样的手去按在伊格斯身上,为电光圣石制造的护盾提供灵力,它背后的那对翅膀突然变作了普通天使翅膀的大小,同时也释放了巨大的灵力来驱散靠着数量之多而即将闯过电光之力的怨灵们。

  “伊莱诺,站在那里的怨灵——除了那个既不是精灵又不是人类的女人外,都长什么样子?”

  听到伊格斯的问话,月圆夜小鬼有些木然地望向眼前的黑暗,他歪了歪头并没有立刻作出回答,抬起手来清点了遍石缝口出围过来的怨灵数量后才用一种听不出是惊愕还是兴奋的语气回答道:“他们的样子?他们的样子——我们天天都能看到,这里的黑暗力量太过浓郁,内心稍有一点儿黑暗面的人在这儿死去就有可能被催化成怨灵,这和正统的怨灵根本不能比,他们没有什么悲惨的过去——明白我说的话了么?我说,他们生前全是花花学院的学生!死后还穿着花花学院的校服呢!”

  “小灵通!”

  “嘀,没问题,看我的!”听到伊格斯的喊声也理解了月圆夜小鬼的话,小灵通猛地撤回自己施加在电光之力上的能量,一扇背后的翅膀又马上放出一招,“魔法·屏蔽!”

  怨灵的形象被小灵通施展的魔法挡在了外面,一道无形的屏障自石缝中升起作为了暂时的保护措施。伊格斯吁了一口气,他收回了自己的灵记,又瞟了眼仍旧坐在地上的、什么也没有做却满头大汗的普鲁托。

  “抱歉,抱歉,我真的……”普鲁托仰头倒在了地面上,极为沮丧地用一只手盖住了自己那张满是挫败感的脸,“我可能、可能只能拖你们的后腿吧……怨灵、怨灵,他们的样子和我曾经见过一两面谈过几句话的他们太像了,而且……完全看不出是怨灵……我、他们……”

  就像是在那两百万年前,明明熟识明明昨天晚上才谈过话聊得热火朝天的人,就是因为心中有一点儿小小的黑暗面被有心之人利用,那些熟人们眨眼间就变成了只想要见血的疯子。普鲁托因为自己的手挡住了脸稍微心安了些,虽说看到的依旧是一片黑暗,但说不出为什么和睁眼时看到的黑暗有很大的不同,他的呼吸渐渐平稳了下来,但是内心仍像是一片无法平静的海一般。

  【我为什么那么倒霉呢?我为什么看得到灵魂呢?】

  普鲁托闭上眼睛,他想起在刚入学的那段时间里,虽说他有意想要被调去F班,但他还是去A班上过几节课,因此他还是认识A班的其中几个人的。短暂的交情,却又偏偏是一直身处璀璨金星王宫中的他不曾遇到过的,他向来能记住每一个人的声音,这或许是因为每一个人的灵魂都不一样的缘故——如今那些“熟人们”在他的耳边哀嚎着悲鸣着,或是发出像野兽又像是两百万年前那些被恶魔蛊惑的疯子般的怒吼声,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回荡在他的耳边——

  受够了啊。

  但是……

  我必须要、拿到索伦森之石才行。

  【我为自己的儒弱感到愤怒。】

  【除此之外,一切的情感都是多余的了。】

  【我迟早有一天,会成为只知道愤怒的野兽吧。】

  【不过没关系。】

  【除了‘愤怒’外,一切的情感都是多余的了。】

  黑暗中无数的画面从面前一闪而过,那些是异常混乱的记忆碎片。普鲁托没有伸出手去阻拦这些画面的打算,他想要举起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好让自己看不到这些东西,但他的手举不起来,眼睛也无法合上——不,他的眼睛原来就是合上的,他的手此时还盖在他的脸上,可是挡在面前的这只手却不能遮住任何一个记忆碎片,混乱的记忆向他砸了过来,好似要将他淹没,又始终无法达成这一点。

  “啊,啊,黑暗中混杂着怨灵们生前的记忆,就像月圆夜小鬼所说的那样,被催生为怨灵的人是不会有真正悲惨的回忆的,他们一生里唯一一个可能会让他们狂化的回忆,大概就只有他们因为自己对力量的贪婪和渴求而弄丢了生命的那种悔恨吧。”

  “在那一瞬间我看到的无数回忆中,只有一个——”

  “拥有圣洁的光芒,却依旧充斥着连圣洁之力都无法驱除的怨念与黑暗。”

○怨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