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与怨灵交战的准备○

  “你总是在你不该关系的事情上瞎紧张。”

  “这两个女孩,可没有伯恩你想象的那么柔弱啊。”

  “什么?”

  九长老保持着脸上看起来异常古怪的笑容,他蹲下身,伸出手拍掉正揪住郁金香不放的伯恩,而后,又毫不犹疑地将这支郁金香折了下来,并拿着它指向一旁见到自己此举和听到他那么说后显然有些发愣的伯恩——真是一点儿也看不出,明明先前他还对这些花格外爱惜,这个时候却想也没想就“夺去”了一朵花的“生命”。

  ——拿在他手中的那支郁金香很快就焉了,但在被他拿着塞进伯恩手里的那一秒,匪夷所思地,立即回复了原本的生机。

  “你……”

  伯恩下意识地向后倒退了两步,像是要躲开九长老朝他递来那支郁金香一样,一甩手把九长老手里的花打在了地上。那朵花没有因为被折断而死去,不知为何,获得了极强生命力的它在接触泥土的一瞬间便开始扎根,且在眨眼那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就已经为自己重新开拓出了一片“安身之地”。

  “啊……”

  伯恩张了张嘴,看向一边稍微有点儿惊愕的两个女孩,欲言又止。周围变得压抑的气氛似乎也因为伯恩的“退缩”而一下子就放松了。

  不过,初见这个黑衣单翼的血族人之时就该知道,他是一个会咄咄逼人且从不识趣的家伙,这家伙——九长老,似乎还想继续说些什么。

  “嗯……看到了么?”

  “我的花啊,也不会有你想象中的那般危险的。”

  “嗯嗯,我的花可脆弱的很,或许真如你所说,越美丽的东西越危险,但它们可是因为太过娇弱、因为要保护自己,才不惜将自己变得如此危险的呀?”

  九长老收回了自己的笑容,他站起身,拍了拍手,看向表情逐渐凝重起来的伯恩:

  “反倒是最危险的东西,哦不,最危险的‘人’,应该是伯恩你才对吧?”

  “呃!”

  “伯恩大叔?”

  这个状况,不太妙。

  虽说不清楚血族内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月光·露娜和狄安娜相视一眼,不知该怎么做才能转移面前两人的注意力,好让他们可以停止进一步的“互相针对”。

  “不……没事,不会有什么事的。”

  但在这时,原本脸色已经变得极差了的伯恩突然一扫脸上方才的凝重,出乎意料地如此开口道。

  “哎?”

  “月光·露娜,狄安娜,你们先回我的农场一趟,按照来血族时我和你们说的自己先做起来吧,我有些事情要和九长老谈一谈。”

  “什么?怎么回事……”

  面前的两位血族人,似乎都不愿意在外人面前谈及血族内部的繁琐杂事,哪怕是之前无论对血族还是对她们都一视同仁的伯恩也坚持着让她们俩先离开。伯恩脸上又露出了少许歉意,再加上旁边九长老脸上不知该如何描述的神情,实在让她们找不到继续留在这里的理由。

  嘛,再说,要是这两位血族人真的要谈要事的话,外人在此的确不太好——那个稻草人还没有被修好呢,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月光·露娜暗地里攥紧了双手,她非常紧张,可却不明白自己是为何而紧张。

  –

  危绝之地

  –

  只身一人守着没用的同伴以及没用的同伴“尸体”,还被迫去保护一大堆想尽早解决掉却愣是忍着不去杀掉的“废人”们——伊格斯靠在被冰所覆盖且冻结的洞壁上,由于电光圣石自身携带的净化力量,“一碰到冰就会被立即同化变成冰块”这种可怕的力量成功被他抵挡了下来。

  祁林站在他的身边,大概是为了借用他的力量来保护自己吧。伊格斯皱了皱眉,他瞥了眼倒在地上那不久前被祁林给“打死”而不幸“又一次”被怨灵附身了的同伴,又抬头看向远处浮在空中好似在等待着什么的那个怨灵。

  刚才普鲁托突然变作的那个银发男子……

  不,怎么可能呢。

  伊格斯摇了摇头,好让自己的注意力能集中在“正事”上。山洞里的怨气越来越重了,不只是因为周围寒气使所有人的耐心下降的缘故,还有人对于危险的最基础的恐惧心理,寒冷扩大了人内心的恐惧,寒冷使人们失去了耐心,恐惧与人们的不耐烦又给予了靠负面情绪与怨气变强的怨灵力量,增长怨灵原本已经被电光圣石削弱的差不多了的实力。

  果然应该让电光圣石马上进行下一次的蓄力的,伊格斯一边悄然在自己的武器库中寻找合适的武器,一边默默地想着。无论怎样,将敌人消灭都是最简单且最有效还不怕有后患的方法。

  但怨灵太容易成长了,在它们变作黑暗之力之前或是得到实体之前,除了净化它们以外好似找不到任一消灭它们的方法。

  而且,连续使用电光圣石,这是在现阶段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首要的是自身的身体素质不允许自己那么做,更况且,还有很多很多的原因让自己无法那么做——这个空间,也就是危绝之地,好像正处于什么人的领域中,还恰巧不巧地,那个领域貌似是不久前刚刚被展开的。

  这个领域的效果……无法判断,无法计算,就像是根本没有效果,却又清清楚楚地阻碍着里面的人使用过强的魔法,也阻止了危绝之地内的寒冰扩散到外界去。

  似乎,自己在什么地方遇到过同样会施展这个领域的人。

  伊格斯继续一边想着,一边在武器库中寻找着足以对抗怨灵又具有净化力量的武器。

  但以前的自己遇到过并与之交战的人都是赫尔卡神殿要求解决的对象,虽然也不是没有一两个例外,可那些人的死是必然的……自己曾经的敌人,自己曾经没有敌人,杀掉那些矿场想要杀的只不过是任务,任务的目标太过弱小,根本算不上是敌人。

  “话说回来,危绝之地的气候一向那么诡异的么?小伊,啊不,伊格斯,这么奇怪的状况和那个怨灵没有任何关系吧?她看起来似乎也有些不耐烦了。”

  身边的祁林手中扯着小灵通的一边翅膀,倒挂着却也处于电光圣石保护下的小灵通正尽它所能地分析这里的情况,但过了那么久也没有得出什么结果。小灵通所掌握的屏蔽魔法不能屏蔽寒冷,甚至因为那个未知的领域的关系,连小灵通自身的分析能力都下降了不少,甚至连带人的转移魔法都不能马上使出。祁林不擅长魔法,帮不了什么忙,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抓住小灵通不让它自己一个人溜走。

  “那家伙,现在在与衰神同志玩游戏呢,得赶紧……哎?”

  身后的冰块似乎有些融化了,温度也突然向上窜出了不少。祁林略有些发愣,机械性地扭过头去看向旁边的伊格斯。

  以及此时此刻正握在伊格斯手中的,那把木剑。

  “太阳……”

  “圣剑?”

  

●与怨灵交战的准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