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她●

  “你问……他们去哪了?”

  “嗯?如果你们是说伯恩大叔还有九长老的话,他们好像一直有仇,两人一起离开的话,估计又是去哪个不会波及血族的地方决斗了吧。”

  “哈?”

  –

  血族,悬崖边

  –

  【我是——】

  【看着她,跟他离去的。】

  血族对于炫彩紫星来说,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领域。里面的人就像是炫彩紫星的缩影一般,迂腐,不懂变通,胆小,不愿离开这个地方前往外面更广大的世界。

  我知道他们不愿离开血族、不愿离开这片潮湿阴暗的黑森林的原因,一半的原因是血族自身的问题,还有一部分便是前人留给我们的教训。

  曾经贸然离开的人,就算不是由于意外而惨死异乡,也没有一个人回来过,我猜想,那或许是因为外面的世界太过广阔,而血族这个小领域,根本容纳不下那些已经看过外边世界的族人的心。

  这个微小的世界不适合她,她是那么的年轻、那么的美丽,对于外面广袤的天地她又是如此的充满好奇,她不能在这个微小世界中浪费她漫长的一生,她不能受“那个职位”的束缚,不能永远待在血族的神殿中得不到自由。

  所以在他将她带走时,我没有阻止。

  我想着他可以给她带来幸福,我很高兴看到这一切,甚至于,忽视了很多重要的事。

  我一直想着要为每一个血族人的幸福而努力付出,但事实永远是那么的残酷,我无法做到满足每一个族人的要求,或者说,像我这样“自私”的人,做不到这一点。

  “他”找上门来的时候,我才想起。

  【是啊,她,是“他”的妹妹。】

  【那是……唯一的亲人。】

  他是我带进血族的,作为血族王族的客人,受到了各位长老最热烈的欢迎。他很年轻,很神秘,我已经记不得自己究竟是何时认识了他,但他很健谈,使我暂时忘记了这一要事。

  而在他轻而易举地带走了她,并消除了她在其他血族人脑中的所有记忆以及她存在于世的所有痕迹后,我意识到了,他来自那儿——那个本该无人可以到达的地方。

  我不知道我和“他”为何没有受到他修改记忆或是修改“时间”所造成的影响,也许是因为她在“他”心中所占的份量太大,令有关于她的记忆不能第一时间从“他”的记忆中抹除吧,而我——作为知情者和纵容者,也许在他眼中,没有抹除记忆的必要。

  他是我带进血族的,因为这样,她失踪而他又突然不辞而别后,“他”就来找我了。

  我,非常痛苦。

  【对友人说谎,还是,说实话?但是,若实话实说,那个世界的秘密……她、还有他,还有,此时此刻正站在我们面前的、你——】

  【啊……】

  我想,我非常的痛苦。

  “她掉下去了,都是因为你,你在那下面种的是什么鬼东西,她从上面掉下去了,尸骨无存,连挽回的机会也没有了!”

  而在“他”突然向我发火时所说的话中,我得知他因为无法抹去她在“他”脑中的记忆与存在,就在“他”的脑中强加了另一段虚假的记忆。

  她失足掉下了悬崖,“他”没能救她。

  那座悬崖之下,是我种下的食人郁金香。

  我不知该怎么做,那些郁金香并不是我一开始想要种植的,我在悬崖下开耕荒地,并在其上撒下了本应是绝对安全的种子,可是生长出来的却是那些东西。我和其他的族人一样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与这个事实,但眼前所见且也有人亲自实践得以证明的事情和结论,又怎么可能……

  这可能是因为我的灵记,族人们也都默认了——那些无辜的种子,就因为种植它们的人拥有了花中恶种的灵魂印记,连发芽的机会都被这种食人嗜血的花给夺走了。族人们并没有怪我,因为这是连我都没有预料到的惊人发展。这些花——它们伤害了我的族人,折磨着我,我却拿它们无可奈何,因为想要让它们死去,只有让给它们提供养分的我的灵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也就是,我的死亡。

  所以,她是从那座悬崖上掉下去了,没人能救。

  “他”非常的恼怒,“他”向我咆哮着,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有关于她离去的真相以及她未死的真相一次次挤到嘴边想要说出来安慰“他”,却硬是咽了回去,最终什么“真相”也没有说出口。

  【我……】

  我,终于是选择了向“他”作出与以后的所有血族人都会作出的一样的回答,否定了她的存在。

  “他”脸上的表情,从最开始的愤怒、惊愕、难以置信,到最后的平静,然后摔门离去。

  这以后,“他”开始在血族各处试探她的消息,得到的结果就像是那时我预想到的一样,都作出了和我一样的回答,不过,他们就是真的不记得她的存在了。我曾试想过血族中是不是还有像我一样没有被消除记忆的人,因为当时目送着两人离开的人或许不单单只有我一个,可是事实无法改变,多加试探得来的不过只是巩固了这答案的地位。

  “他”很失望,血族人在“他”的述说中似是想起了一点儿有关于她的记忆,但在其余的长老一并否认下,她的存在被彻底抹除了。

  就连“他”,那么多年过去了,就连血族的记忆力也不能让他在异时空的介入中保住她,她的模样、她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也逐渐模糊了,只剩下了少许的印象与“有她这个人存在”这个概念留在了“他”心中,可能,也就只有这一点儿记忆,能够被允许在他心中永久保留吧。

  “伯恩!”

  “唔……”

  黑衣血族手中的金剪刀,在他稍稍分神的一刹那被九长老孤注一掷地一撞给撒手撞下了那危险的悬崖,黑衣血族暗叹了一口气,翻了个身躲开九长老的下一击并成功地跳到了与九长老有一定距离的一块地方,趁着九长老因为打飞了对手的武器而稍有放松还未立马发动下一回进攻的机会,他站直了身随后拍了拍手,一个拥有巨大体型的黑影伴随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叫声立刻从悬崖底下窜了上来——准确地说,是升了上来。

  “郁小金,帮我结束这场战斗。”

  在这耗费的时间太久了,那两位女孩怕是已经等急了吧。

○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