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迪雅塔○

  “郁小金!”

  –

  那是一株巨型的食人郁金香,或者说,看样子是一株巨型的郁金香。伴随着黑衣血族的拍手声从崖底窜了上了,站在悬崖之上的九长老一怔,显然是不曾想过面前的人居然还能够驯服那种恐怖的花朵,而且还是那种花朵中最为骇人的——

  那是悬崖之下那一片郁金香“花田”中的王者,掌控着悬崖之下所有食人花的长势与动向,也是汲取天地间灵力与强者生命最多的一朵花,而在经过漫长年月后,这株郁金香已经脱离了普通植物的范畴。

  它是一只精灵,拥有灵智,能够听懂外人的话,也会听从“某些人”的命令。这也是令九长老对面前的人的情感更加复杂的地方,目视着对方竟在自己甚至是全部血族不知情的情况下得到了那种食人怪物的认可……他已经说不清自己到底是怨恨对方的所作所为,还是嫉妒对方的才能,因此才以怨恨为名针对。

  巨大的叶片硬生生地拍了下来,由于施加命令的人没有说明,它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这么做会毁坏周围的环境。黑衣血族一跃而起跳上它的一片花瓣,回头瞥了站在地上的被这意料之外的情景弄懵了的九长老一眼,又转回头,咬了咬牙,用力拔出好巧不巧刚好砸在它头上的金剪刀。

  “嚓——”

  “嗷——”

  紧接着,回荡在天地之间久久不能散去、又是突然响起的惨叫声,使得站在下边的九长老和离噪音制作者最近的黑衣血族险些被震晕过去,两人不得不转身捂住耳朵——而两人的耳朵又都在头顶,所以不免会有些麻烦。

  “咕……”

  “你……”

  “你是植物啊惨叫什么!你的叶片平时不是一直有在修剪的么!”

  比起九长老先发飙的自然是距离这株噪音制造机更近的黑衣血族,这位平日里温文尔雅且极具耐心的血族人看似确实只对血族人有极好的耐性,对待这种危险的植物——况且还是听命于自己、也可以算作自己手下的这株植物——根本不会忍耐什么,该爆发的时候直接“爆发”,毫不含糊。

  “嚓——”

  金剪刀这回是被人为刻意地给刺进了郁小金的花瓣中,一半带有对刚才自己耳朵差点被震聋的埋怨,还有的就是对之前这精灵不顾血族环境以及不顾黑森林里可能还有一些无辜的血族出没就毁坏森林“这一点”的惩罚。这株本该十分有威严感的巨型郁金香又一次发出了一声惨叫,浑身颤抖着,又不敢对此时正站在自己身上又刚好处于愤怒状态还无处泄愤的人出手,拍在地面上的叶片下意识地在地上一扫,一旁站着还未从魔音灌耳状态下摆脱就又被惨叫声“袭击”的九长老本能地想要躲开,但不料这精灵的叶片实在太大,自己的身体又无法及时跟上大脑的节拍——

  “你这个食人郁金香……”

  “咕唔!”

  被打到一棵树下的九长老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最后却实在无能做到,挥动着背后的翅膀想要飞起来也因为自己的三只翅膀根本无法保持平衡而放弃此举,只能由着自己躺在地上,好让自己的身体从那朵花无意间打出的恐怖伤害下缓过来。他知道自己的意识仍然清醒,只是动弹不得罢了。

  “你们人类剪指甲剪到肉了难道不会叫的么!剪头发不慎剪到耳朵难道不会叫的么!”

  打飞了一个人后这巨大的郁金香才猛地收回了自己敲在地上的叶片,那叶片随后也蜷缩起来盖住了那一块被剪刀弄伤的地方,它将黑衣血族方才布下的“阻扰战斗”的命令完全抛在脑后开始抱怨起来——尽管两方的战斗实际上确实已经被打断了——“换位思考一下会死的啦!”它那么喊道,“伯恩大叔!而且你们已经不是蝙蝠了啊听力没有那么好的啊!”

  “我去,这样一来——虽说你根本就没有脸但还是看起来好委屈的样子啊!”

  黑衣血族张口直接吐槽道,顺带扯开了郁小金用来掩盖伤口的那片叶子。这是运用他强大的灵力而生长的食人花,受伤了再用他的灵力疗伤,很快就能恢复。

  倒在地上的九长老瞪着对手之前不愿浪费在自己身上跟自己交战的灵力随意间就丢给了自己最为痛恨的那株植物,咬了咬牙,拼命却仍然无法爬起。

  “你、们……”

  而且,完全被忽视了。

  好气啊,干脆当自己的意识也不清醒了吧。

  九长老叹了口气,放弃挣扎,干脆闭上眼睛。奇迹般的,耳边突然不再有郁小金的叶片在风中扑扇的声音了,郁小金的抗议声,似是被黑衣血族强行压了下来,仅能隐约听见有人鞋底在郁小金叶片上的摩擦声,然后是风刮过叶片的声音。

  这个、混、蛋……

  以前也有过两人对峙以至于对战的时候,只不过知道那朵郁金香的存在还是第一次。

  九长老保持着倒在地上的模样,暗暗想着。

  看来今天他是格外地赶时间啊。

  【关于迪雅塔的事情。】

  【真的、非常、对不起。】

  他猛然翻身从地上坐了起来,方才耳边响起的声音不可能是错觉——九长老扭头看向四周,但身边除了倒下与依旧完好的黑森林树木外,就只剩下了一个安静地不像话却依旧吓人的巨型郁金香的“头”挂在悬崖上盯着自己看——对此他打了个哆嗦,不禁承认自己的确被那怪物给吓到了之后站起了身,三两下走到那怪物身边,飞起一脚将对方的“头”踹下了悬崖。

  “嗷呜呜呜……”

  响起了郁小金巨大的身躯不堪重负倒在悬崖之下的声音,还有郁小金那经过悬崖和其余东西的阻碍才显得不怎么响亮的嚎叫声。哼哼,干脆把下面那些恼人的花也给压死吧,九长老在地上蹭了蹭自己的鞋子,转身,耳边又响起了刚才倒地上时听见的……道歉声。

  “迪、雅……塔?”

  “咳咳,伯恩大叔说了。”

  巨大的叶片,再一次从悬崖下升起砸在了地上,郁小金也随后借着自己的叶片,也就是自己的“手”,硬是从悬崖下“爬”了上来。它清了清嗓子,似是神气活现地伸出另一张叶片,两片叶子合在一起,对着九长老比划出一个谁也看不懂的“符号”后抖了抖自己的花冠,虽说根本看不见这只精灵的脸,却也能感觉到它那张不存在的脸上所表达出的“嘚瑟”,从内而外地,散发着一种想要马上被别人揍一顿的“气息”。

  “想要离开这里再去找碴的话,是要付、钱的哟。”

  啊,果然还是……

  “给我下去吧,你这个食人花!还没有我花园里的那些一半好看的花有什么资格出来向我要钱啊!你是跟伯恩那个见钱眼开的家伙学坏了吧!”

  “不公平啊明明你花园里也有和我一个品……嗷!”

  可恶,思路完全被打断了。

  九长老踢了下脚边一块之前被郁小金弄倒了的那些树木的残渣。

  刚刚听到的确实是那家伙的声音,但是。

  “迪雅塔、迪雅塔、迪雅……”

  “那是、我妹妹的——”

  那家伙是以为自己晕过去了,才说的这种话么!可是,明明所有人都已经忘却——

  他朝着远处的血族大门看去,这座悬崖处在黑森林中也在血族外围,距离他的花园和伯恩的农场有不算短的一段距离,血族门口的守卫肯定是看得见这里发生的事情,至少肯定是看得见从悬崖底下窜起的那朵郁金香的。向前跑出几步纵身跳上一棵被郁小金打到但尚还完好立着的树上,他没有选择走血族的正门再绕一大段路前往自己的花园,打算这么走,抄近道过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

  运气好的话,相信那家伙带来的那群人一定会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跑去问那家伙的。

  –

  “啊,伯恩大叔!你总算回来了!”

●迪雅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