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似是闲聊○

  “你说……什么?”

  “我不是艾塔敏,伊莱尔。”

  意识到了,方才的自己居然被拖入了一个幻境中的幻境,普鲁托深吸了一口气,尽管不清楚造成先前幻觉的幻境究竟是谁制造的,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恰好就中了招,艾塔尔的话确实成功地让他从那个本来就很脆弱的幻境中解脱出来。

  但是,他说的话……

  普鲁托抬起头。

  艾塔尔脸上的神情很严肃,虽说他脸上的表情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但能够感受到他的“严肃”。普鲁托可以感觉到对方并没有在开玩笑,而对方的这一句话也并非仅仅为了把他拉出幻境而说的——艾塔尔将他带出幻境的同时,也是在回答他的问题。

  可是,倘若对方与他所熟识的艾塔敏毫无关系甚至还不是一个人的话,自己之前所有的猜想与猜想过后得出的结论就全部都得被推翻。那样的话,新的问题会一个接一个地涌来——普鲁托不禁皱紧了眉头,他用余光悄悄瞥了眼似是仍然一脸严肃实则依旧面无表情的艾塔尔,艾塔尔在回答完普鲁托的问题、又看见他已经从幻境中安全脱出后便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了,或者说,在普鲁托通关失去意识的那段时间里他已经有了足够的时间去观察周遭的状况,现在只不过是继续或是重复做这件事罢。

  银发的男子好像感觉到了身边人的目光,他移回了视线,再次朝普鲁托看去。

  “无需担心,伊莱尔,你刚才看到了吧,通过这一关所需要的条件?”

  “什么?”

  那是当然,当然记得,因为这一关的条件可是要比前面那考验知识储备和智商的关卡还要困难。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迄今为止他已经通过了“两关”——第一关是闯过五个幻境寻找真实,而这一关则被艾塔尔破坏,让作为闯关者的他无条件地通过;第二个游戏是回答三个问题,而在艾塔尔的帮助下作为闯关者的他拥有了无数次机会,终于在不久以前通过。

  然而,怨灵就像是故意的一般,又像是被艾塔尔连番几次的“作弊行为”给惹怒了,终于下定决心不会再给闯关者什么希望,直接选取了听起来最容易、也无需太过用脑的那个、却实则是最难达成的通关方式。

  挑战怨灵,接下怨灵的攻击,且在战斗中保住自己的性命。

  头上的新伤和背上的旧伤正隐隐发痛。

  不明白,为何艾塔尔要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件事。普鲁托抬起头看向对方,银发的男子却已将目光移去了别处。

  “既然闯关条件如此,我们就还剩下一段充足的时间。时间很充分,我们可以聊很久,你想要知道的那些,以及你因为从未听说过而不曾感兴趣的那些,我们可以聊很久。”

  “什么?”

  不过,没等普鲁托问出自己的疑惑,艾塔尔便开始与普鲁托解释——解释一切,解释所有普鲁托此时此刻想要知道的事情。他原地坐了下来,语气中莫名多出了一点笑意——可能是错觉,普鲁托打了个冷颤,犹豫了一下,走到了艾塔尔身边,也坐了下来。

  【首先,是关于那个名为艾塔敏的少年。】

  【他是一个宇宙的特例,是一个怪胎——因为在他的生命中不存在死亡——不,是“死亡”不打算接纳他。可他本身并不是一个运气极好的、从不会遇到危险的人,于是,当他濒临死亡的时候,他身边的人,就会代替他付出生命。

  这是艾塔敏的想法,他在无数次生命垂危却又奇迹般活了下来的时候意识到了自己的特殊,身边熟悉的人与朋友没有逃过灾难,没有逃过恶人,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离开了他,本该陪着身边人一起失去生命的他却一次次生还。

  他开始害怕,不是害怕死亡的到来,而是恐惧着死神遗忘了他的存在。在最后一个熟人消失之后,他放弃了挣扎,蹲坐在原地,开始等待。

  那个时候,远处的大火已经熄灭,带来寒冷的恶魔已经被火焰连同寒冰一起烧成了灰烬。覆盖在大地上的坚冰融化,冰雪从艾塔敏生活了十几年的母星上褪去,大部分冰块融化,剩余的则逐渐汇聚在了大陆旁一块很小的领域中,这颗星球终于也拥有了那些他仅从别人口中听说过的景色。

  他走去了那块依旧覆盖着冰雪的领域,似是无法忍受那突然回升的气温一样。同样带去了那片领域的还有曾经的熟人与朋友的残骸,一具具漆黑的身体被他并列摆放在雪地中,再小心翼翼地埋了起来。

  另一个,在过去被恶魔认可的……同样被大火烧死的金发少女,被艾塔敏从十字架底下捡了回来,艾塔敏没有去理会那枚木制的巨型十字架以及被捆在十字架上创世主烧焦的遗体,创世主的遗体消散,变作了星球灵力的一部分。】

  【其次,是作为艾塔敏对于炫彩紫星的愤怒而被招至异时空的“艾塔尔·冥”。】

  【他不是艾塔敏,过去的他说不定还与艾塔敏有一定的关系,而现在的他已经消去了愤怒——他唯一与艾塔敏有所关联的也就只有对炫彩紫星的愤怒,因为他诞生于那个“愤怒”——消去了愤怒的他已经彻底与艾塔敏无关。艾塔尔不再愤怒的原因则是出于一个人的告诫,也是由于另一个人的死亡。】

  【那就是最后的,关于伊莱尔的事。】

  【……】

  “嚓——哐!”

  散发着寒气的冰刃与怨灵手中无法看清的武器交锋在一起,普鲁托向后跳开,即使是在幻境之中,这个怨灵还是如此的强大。

  不知何时战斗已经开始,这是拼上了性命的战斗,没有放松的时间。银白的影子就像是当时附身在那个人身上一样,也像是先前附在了他身上一样再次那么做了,不过这次有了身体原主人的应允与配合,灵力失控的事情,估计不会再出现。

  自己并不适合使用这样的武器,普鲁托默默地对自己说,手中握着的冰刃没有伤及敌人,反倒是让自己的手冻伤,此时双手已经发紫,手上的皮肤已经开裂——但是现在只能将这种事抛诸脑后,普鲁托咬了咬牙——丢掉这枚冰刃赤手空拳与怨灵交战的话,吃亏的必定还是他自己,没了冰刃上缠绕着的寒气保护,他或许可能被怨灵秒杀。

  再次挥动手中的冰刃,向眼前的怨灵刺去,眼中看见的不只是自己手中的武器,还有另一把同样朝怨灵刺去的……

  “伊格斯!”

  幻境之外的现实之中,精灵手持着太阳圣剑划过石壁,石壁上覆盖着的寒冰在这时已经被太阳圣剑的“光芒”融化了大半,为了躲开怨灵的进攻,伊格斯同样向后跳开,双脚蹬在石壁上,而后翻身、安稳落地。

  太阳圣剑已经多次将怨灵劈成了碎片,可好像并没有任何的效果,那怨灵一次又一次地凝聚身边的黑暗之力变回原本的样子——不知那些黑暗之力来自何处,哪怕是用太阳圣剑将周围的黑暗全部驱散,怨灵好像都能使用它们。

  不对,不是怨灵的问题,也不是自己的问题,伊格斯侧身躲开怨灵的下一击,同时计算着。他可以分析出怨灵的实力强弱,分析的最终结果也正如他所猜想的那般。眼前的怨灵真实战力并不及他,而像现在这样的情况……

  “有一个人在帮你。”

  “而且,还是站在我们这一边的——”

  猛地一挥手,怨灵下意识地向旁边躲避,可是那太阳圣剑却被他朝身后甩去。预料之外的情况使得怨灵不由一愣,而后伊格斯反手召回了太阳圣剑,抓紧了机会向稍稍分了神的怨灵刺去。

  他身后的石壁则在太阳圣剑被召至伊格斯手中的时候轰地一声碎成了数块,石块纷纷砸落下来。站在碎石之下的小灵通迅速做出了反应而撤出了那块危险领域,留下祁林一人站在那里。

  

●似是闲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