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正在发生的与过去进行时●

  “我来讲一个故事吧。”

  “几百年前,有一个名为利奥诺拉的贵族女孩,在家族的安排下进入了一所魔法学院。那个贵族女孩天性烂漫、不谙世事,因此在学院里,那些有着贵族身份的同伴讥笑着她的无知而欺负她,同时那些身份低下的平民也庆幸着她的天真而欺骗她。”

  “只有一个在选修课上认识的平民真心待她,那个平民被学院里的人唤作加莎,加莎出身并不高贵,甚至有些低贱。但她让利奥诺拉看透了那些平民企图利用贵族得到好处的想法,且帮助利奥诺拉赶走了前来捉弄嘲笑利奥诺拉的贵族,也因此在所有人惊愕的眼神注视下,成为了利奥诺拉在这所学院中唯一的朋友。”

  “后来,利奥诺拉又一次在家族的安排下前去参加一个宴席,按照计划,在那场晚宴后她便会离开学院、继承家业。可在出发前她得到了加莎的‘警告’,平民的女孩想要阻止贵族的举动,‘会有危险’——她没有告诉利奥诺拉‘危险’的具体含义,所以利奥诺拉还是去参加了。”

  “然后,她就在那场晚宴后失踪了。”

  “一个非常简单的故事,内容不会很复杂,因为通关游戏所需回答的问题的答案关键就在这个故事中,需要你去找出。”

  “那么。”

  【问题是?】

  “故事中的女孩被骗而带进了这个山洞中再没能出去,危绝之地的怨灵传言在几百年前就一直存在着,危绝之地的迷宫布局并非怨灵所为——这是提示,女孩认为唯一待她真心的好友实则是这场失踪事件的主谋,好友不过是在利用她,甚至是在贪婪地剥削她身上最后的财产。”

  “问题很简单,那么,怨灵的真名是?”

  【呵。】

  【事实上……你是想要得到“救赎”的吧?】

  【看来,你的怨恨,也仅仅只是外人强加的概念而已?】

  “少说无用的废话,虚张声势,自作聪明。”

  【那我就说出我的回答了,怨灵——】

  “我一直相信怨灵的运气会很好的,你也是那么想的吧?怨灵——”

  【——加莎。】

  “——加莎小’姐?”

  幻境之外的人,并不了解现在他们所看到的这番对话,实则在数分钟又或是数小时之前便已发生过了。

  小灵通一边瞪着眼睛紧紧地盯着卡萨丁手里的十个信封,一边又同样紧张地听着卡萨丁想要猜测卡萨丁这之后的打算究竟如何。碍于卡萨丁身边先前连怨灵的攻击都挡住了的那个看不见平常也摸不着的防御装备,它无论怎么样也无法从卡萨丁手中抢过那些危险的东西,只能屏住呼吸全神贯注地盯着那些信封,生怕面前这个很皮又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一不留神就把这些有炸弹“嫌疑”的信封给拆了——同时也在害怕着卡萨丁会不会说出什么过激的言语,然后惹恼那个怨灵,提前终结这里所有人的生命。

  不。小灵通吞了口口水,它不敢在这个时候摇头而帮助自己进行更有力的思考,因为卡萨丁随时可能会打开手里的信封,它不能有一刹那的分神。不,若是那些信封里真的有炸弹的话,不管怎样都是直接让这里所有人的生命终结啊。

  面前的这个赫尔卡矿场的神殿大长老,是因为珊瑚灵气果吃多了而有了什么副作用么?小灵通仍然注视着卡萨丁手里的东西,但用余光悄悄地观察着卡萨丁的侧脸——它这么想着,虽说亚特兰蒂斯那里有过传言说珊瑚灵气果是不会有反效果的,但人鱼王族一生都只会食用一颗灵气果,谁会像赫尔卡矿场的那位一样贪得无厌,一次服两颗甚至还有可能更多呢?而服用超过一颗的珊瑚灵气果所造成的作用就是过度的“返老还童”,所以这位大长老这个时候是不是已经变成了还未开启灵智的两岁前状态?

  “嗯?小灵通,虽然很高兴你在‘为我担心’。”

  “啊?”

  “不过随意猜测别人变成弱智的话还是不要说出口比较好吧?”

  “什,什么?我说出来了?”

  根据卡萨丁对面的那个怨灵脸上的表情,小灵通很快就明白了自己根本没把心中所想说出,但这也让它恐惧,卡萨丁身上是否还有其他的道具,就像那面替他挡住了怨灵攻击的盾一样,外人看不见却格外有效的工具,甚至还能看透身边生物的想法?或者,仅是调侃?

  大脑一片空白,确切的说,是自己不由自主地就将大脑放空,什么也不敢想了。

  小灵通是一种智商较高的精灵,换句话说,是一种把所有的战斗力点数全点在了智商上的精灵,除了战力渣到连测也无法测出外其余一切万能,就连战力的缺陷也可以靠魔法轻松解决掉。

  但是卡萨丁连这样的小灵通都无法看透,且还不是因为卡萨丁过于愚蠢。

  卡萨丁却似是一点儿都不在意。他重新看向了因为被之前交战过却在更早以前不曾见过是初次见面的对手异常平静地叫出了名字而怔在了原地的怨灵。

  “不,现在该说的,应该是‘精灵’才对吧?”

  “你……”

  怨灵抬起头,身边缠绕着的黑暗力量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净尽,她眼中也不夹杂有任何一丁点浊气,与方才不同,俨然只是一个普通的精灵罢了。

  “如果没有记错,你作为五百年前由于上帝的‘第二把火’而带着恶鬼之名死去的无辜人类——嗯,五百多年,经过这么多年来的进化,应该早已有了实体,获得了成为精灵的资格才对。你已经不再需要害怕哪一天会变成黑暗力量带着你所有存在的痕迹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也完全没必要再作为怨灵去杀害其余的人类好保持怨灵的力量。”

  “你是……不对,你不是刚才那个家伙,他的眼睛和你不一样,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

  名为加莎的精灵发出着好似只有怨灵才会有的咆哮声,周围围观的普通群众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在一片嘈杂的混乱声中尽量往远离怨灵的方向挤着,不过这么挤并不会有什么效果,只会让人们更加心烦意乱。

  【贵族的女孩利奥诺拉,在进入学院的时候也许真的是天真烂漫、不谙世事,起初被贵族的同类嘲笑,又心甘情愿地被想要利用她的平民欺骗。

  最开始见到加莎的时候,两个人可能真的都是真心对待对方,利奥诺拉感激着加莎对自己的善意提醒,加莎也感激着利奥诺拉所给予她的这份友谊。

  但是,所谓的友谊不过只是互相利用而已。】

  “不对,我是真心待她的。”

  【朋友间的背叛是常事吧?】

  “不对,我是不会背叛她的。”

  【利奥诺拉借用自己的“天真”欺骗了更加天真的加莎,加莎认为身为平民的自己比那些无知的贵族见识更广,也比贵族们更加知晓人间的险恶,却不知道自己最为信任的人实则是欺骗自己最深的人——很常见的桥段,谁都会……遇上吧?】

  “不对,我没有欺……我从没有轻易……信任过她,我从来没有相信过……她?”

  【两方都未曾信任过对方,那就——】

  “哪来的‘背叛’一说?”

  看着眼前面容逐渐扭曲表情也逐渐抽搐的怨灵幻象,银发的异时空成员的思绪不由飘去了别处,他隐约想起一百万年前还未答应“那个人”的要求自我封印之时,在与来自异时空的那个疯子、也就是那个一直向自己自称为“师父”却除去间接害死了自己身边的所有人又从未有过其余实际行动的“心魔”闲聊——完成任务时有一句没一句的用来打发时间的对话的时候,那个疯子突然提到的事情。

  “伊格纳茨虽然是奥克莱纳帝国名义上的君王,但实际上他从没有对手下的人们付于真正的信任,他只相信着自己,与精灵之森的那一众精灵罢。而他手下的人自然也不会信任他,‘伊格纳茨’这个魔法师在位导致他们没有任何的安全感,一个曾被流放的危险魔法师在位让他们对自己的地位有了危机感,所以,他们才会对伊格纳茨下毒,然后毁掉了他最为依赖的精灵之森。”

  【你怨恨过他们吗?】

  那是,自己在三个月之前被那个疯子从封印的幻境中找到并带出来时,不假思索就问出的问题。愤怒的概念被“那个人”抹消而重新打上了怨恨的概念,他想要知道这一做法的正确与否,以及是否能够使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我?怨恨?我为什么要怨恨他们呢?我已经不是伊格纳茨了,而且只要我还是我,就永远不会是伊格纳茨了。”

  格兰难得非常正常的,没有对刚刚被自己“救出来”的继承者突然那么问而大呼小叫,似是非常认真地仔细想了想,再如此反问道。

  魔法师伊格纳茨的躯体,在为了活命的时候已经换给了“慷慨大方”的旅行者格兰,魔法师伊格纳茨的所有魔力,在为了寻找继承者的时候已经全部传给了愤怒的概念。

  “不过,恨是一定会恨的,但转念一想,虽然那些人是毁掉了伊格纳茨的脸、间接让伊格纳茨失去了作为一介魔法师最为重要的魔力、又用一把火烧掉了伊格纳茨最重视的精灵之森、带走了伊格纳茨所有的好友与同伴,罪不可赦,可是伊格纳茨在那之后就毁掉了他们赖以生存的母星、让他们也失去了家失去了一切、他们逃往其他星球后也被‘伊格纳茨’追上,他们逃命的机会也被伊格纳茨所剥夺——最后绝望地消失在数万个宇宙中永不存在。”

  “‘背叛’伊格纳茨的人的结局可是比伊格纳茨还要惨,虽然我们双方都不曾信任过对方,根本不存在‘背叛’一说。”

  【我以为,怨灵会更加明白“怨恨”的含义的。】

  “哼,那怎么可能呢……”

  怨灵的幻象消失了,但是幻境仍没有解除。

  来自异时空的银发男子瞥了眼躺在地上的蓝发少年,对方已经恢复了原先均匀的呼吸,蹲下身轻触少年的躯体,也已经不再冰凉。

  他吁了一口气,尽管怨灵似乎并不打算遵守诺言,在回答对问题后根本不打算将他们放走。

  那么,下一关,就是与这个怨灵交手,再强行打破幻境离开了吧?

  ——手,轻轻搭在少年的额头上。

  ——少年原本空无一物而光滑的皮肤上,匪夷所思地,浮现出了一块带有奇幻色彩的水晶石。

○正在发生的与过去进行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