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怨灵的怨恨与天堂的童话○

  “那又怎样?那又怎样!”

  “精灵也好,怨灵也罢。”

  “我的怨恨是真实存在的,我对你们的仇恨也不是虚构出来的!”

  优雅的贵妇人啊,真是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泼辣的疯女人了呢。

  也是,仔细想想,刻在骨子里的庶民血统,就算顶替了贵族的身份也仍然无法成为真正的贵族。

  “你在……说什么?”

  似乎有什么人正躲在哪里,说着什么话,还能肆意操控这个怨灵的情绪——确切地说,是那个人懂得如何去引出怨灵的怨恨,也明白该如何激怒怨灵。

  貌似是注意到了这一点,又或者是和怨灵一样听到了那个正在不断说着嘲弄的话语讽刺怨灵的声音,卡萨丁眯了眯眼,而后咧开嘴笑了下。

  “不用理会他,加莎夫人。”

  “那只是一个毫无任何利用价值、留在世上仅是白占位置的胆小鬼而已。”

  他摆了摆手,也不知是向两边的洞壁上丢了些什么,那两边丢去的东西似乎也没有什么显眼的效果,但是——一旁的小灵通抬起头,它惊愕于在卡萨丁此举过后竟逐渐冷静下来的那个怨灵,没有什么明显效果的道具,好像阻断了躲藏在暗处的那个人与怨灵之间的联系。

  “别开……玩笑了!你到底是……谁?”

  “嗯,话先说在前面,我绝对没有偷看过幻境中的内容,之所以知道加莎夫人您的名字,那是因为我在很久以前就热衷于搜集怨灵的信息与故事了。至于做这种事的原因嘛,告诉您也是没有关系的。”

  “啊,没错,怨灵和黑暗之力,都是可以利用的素材。”

  “唔!”

  “喂,卡萨丁,你这样说的话,这家伙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就又要变回原来怨灵的样子了啊!”

  山洞内的黑暗之力很明显增加了不少,这也可以理解为是眼前这个有着精灵身份的怨灵的杀意正在不断递增。感觉到了这一点的小灵通立即紧张了起来,瞅见卡萨丁依旧不紧不慢而两手拿着信封的模样,就连紧张也变成慌张了。

  “不要再开玩笑了!该死的小鬼!”

  果然,听到怨灵的怒吼声小灵通立马在心中大呼不妙,站在它前边的卡萨丁却又一挥手好像是在这危急关头收回了之前使用的防御装置,而后再次将手中的信封竖在朝他冲来的怨灵面前。让人诧异的,明明应该如卡萨丁所说不曾接触过赫尔卡矿场就更不应该知道信封炸弹一事的怨灵,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候居然又一次停了下来,就像先前那次一样。

  “哎呀?”

  “看来你我都很有名呢?那样,就能好好谈一下了吧,加莎夫人?”

  –

  天堂上的读物,很久以前起就在大陆上流行了。

  特别是童话,没有真实感的残酷无情的又往往以可笑的悲剧结尾的童话。那一篇篇就像是儿童读物实际上确实也是儿童读物的、出自天堂上某些有名童话作家的作品,在结尾时都有意无意地提及了上帝的伟大,而讲述的内容,大部分也都和上帝过去的有名事例相关。

  有关于怨灵加莎的事例,就是其中的一篇故事,它与其余的微不足道而不被人所知的真实历史事件一起,被改编成了一篇曾在人与人中津津乐道地讨论的童话故事。

  故事中没有给作为主角的怨灵起名字,只向读者们表述了这是一个非常嫉妒富有的人的出生在贫穷人家中的可悲小丑。

  他嫉妒身为贵族的朋友,在一次贵族们的晚宴前打晕了朋友,代替了朋友去参加那个宴会。而在宴会上遇到了想要害死贵族的人,又惹怒了真正的贵族,被惩罚,然后被流放去了无人的死地。他那个贵族朋友,则侥幸躲过了一劫,想要害人的人被捉住后,就继续过那平平安安的生活。就像所有童话中所描绘的一样,恶人必须极度地恶,且结局终究恶有恶报不得善果,而好人就必须非常地幸运,最后都能得到一个“哪怕是死也是幸福死去,哪怕死得悲惨死得不幸也总有人送终”的好结局。

  不过这只是这篇童话的一个前章,后篇的内容,讲述的便是被丢弃在死地的怨灵发现了死地中蕴藏着的丰富灵力,为了独占就一次次变成鬼怪的模样吓走前来探索的冒险家的故事,后面的内容相对于前章少了些意想不到的情节而多了点套路,尽管童话本身从头到尾便是一直跟着套路走——童话的最后,就用了怨灵最终被上帝用圣洁之力消灭、那些灵力最后也能被人使用、大家都很快乐的完美结局收尾。

  “我可是代替了她、代替了她去死啊!听到了那些该死的贵族们的对话、知道了他们的阴谋、警告了她,最后甚至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这里处理陷阱——以防万一还潜入了那场无聊透顶的贵族宴席去救她!我做梦梦到曾经学习的学院不会歧视平民而一视同仁,可这终究只是只有做梦才能实现的事情,唯一会平等待人而遭到其他贵族仇视的我那愚蠢的朋友!危绝之地那么危险,为了不让其他人也像我这样惨死,才会把他们从这里送走、在他们迷路的时候特地现身,将他们往来时的入口赶——我想让他们都平平安安地离开这里回到他们的家人身边,我为了朋友抛弃了家人,但他们还有机会和家人朋友待在一起,他们还有机会去实现其他的梦想——为什么要来这里送死?为什么要来这里送死!为什么不懂我的想法?在这个奇迹的世界上,为什么要害怕灵魂!”

  “那还真是太悲惨了呢,加莎夫人。”

  “你别再开玩笑了!”

  侧身躲开怨灵的攻击,卡萨丁拆下了手心中戴着的东西,随后甩手将那玩意丢在了地上。

  “经过五百多年的时间,您成功进化成了精灵,您的怨恨也理应消散得差不多了,那么,您这三个月来的反常行为,可以理解成……”

  他瞟了眼缩在远处的人们,挑了挑眉。

  “是刚才那个声音的主人,唤醒了您,并引出了您心底的怨恨吗?”

  –

  不借助灵魂的特殊性闯过迷宫,顺利来到危绝之地中心的“人”,这是危绝之地形成以来的第一个吧。

  灵魂在看到怨灵的那一刻,便扭曲了自身的灵力,隐藏了自己的面容。

  他好像知道面前怨灵的身份,非常谦虚又像是自卑过头了一般,吹嘘怨灵的力量,也贬低自身的能力。

  “我们,是双赢的关系。”

  接着,说完那番话后,融入了周围的石壁中。

  时代变迁毕竟非常迅速,过去无一人真正闯出过的危绝之地,这一年中,竟然出现了两个。

  黑发的少女,在灵魂消失后出现在了危绝之地中心的入口处。

  她极·度渴·求着力量,于是怨灵答应帮她一把。

  “我们,是双赢的关系。”

  看着不假思索就同意了条件的少女转身离去的背影,先前退去的灵魂离开了藏身的石壁。

  【我需要……可以凝聚实体、脱离灵魂结晶禁锢的力量,所以,必须有很多很多人来到这里——】

  【——心甘情愿地来到这里、送死。】

  

●怨灵的怨恨与天堂的童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