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卡萨丁的游戏○

  “游戏的规则很简单,因为简单的游戏才会被人们喜爱,且便于理解也利于参与。”

  “想必加莎夫人已经注意我手中的东西很久了吧?嗯,确实如您所猜测的一样,不过好消息是这里只有四个是危险品,余下的只是普通的传送信封罢了——按照游戏规则,您和这座危绝之地还是有机会‘幸存’……嗯?尽管知道您的背景故事让我了解到您并非一个好运的人,但我可是‘相信’您作为怨灵时的运气哦?”

  “现在让我来解释一下规则——小灵通,你若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听听,这对于你们接下来的安全也是很重要的。”

  这个老头……小灵通瞥了眼卡萨丁脚边的那一块地和卡萨丁身边的那一处洞壁,攥紧像火柴棍一样的双拳,在旁人眼中就是不知为何被气得咬牙切齿还浑身颤抖。它看见了方才卡萨丁从手上拆了什么东西下来,又不知道把那些东西丢去了哪里,确切地说,是直到刚才还能看见地面上有些貌似细小零件般的东西,可在它开始施展魔法的同时那些玩意儿就消失不见了——还打断了它的魔法,由此可见那些东西是类似魔法禁制一样的特殊制品——卡萨丁到底是怎么想的?小灵通放开握紧了的拳头而后又将双手盖在自己的脸上,以此来表达它此时又生气又懊恼甚至还有些绝望的心情。

  是他也不想放别人出去么?还是为了增大怨灵的压力好迫使她同意与卡萨丁玩那场游戏?那可是怨灵啊,死都已经死了,就算是如卡萨丁所说的那样进化成了精灵,也因为生前是在这里过世又被封印在这里而无法离开,所以这里的人出不出得去跟怨灵一点儿关系也没有,既不会碍事也不会让怨灵本身有所亏损。

  “年轻人就应该好好看着并认真学学,啊,我也是相信外界流传的‘小灵通的智商’是不会让我失望的。”

  “谁稀罕被你相信啊!等等,难道说你是在——”

  蓦地想到了什么,小灵通转身看向那块被伊格斯用太阳圣剑弄出的狼藉,那片狼藉在先前便已经消失不见,砸落的石块在封印术施好之后却连同封印一起消失了,还连带原本该被石头压在底下的、由于灵力太过弱小没有能力施展黑魔法而被它认定绝不可能打破黑魔法封印术的那个人——

  “你是为了引出幕后的……但是?用这种方法?为……”

  想到卡萨丁本就没打算在这里回答他们的问题,小灵通知趣地选择了自己继续思考而不去向卡萨丁求助。坐在小灵通身边的普鲁托盯着小灵通好一会,猛然记起自己在被怨灵抓去幻境前,除去伊格斯和小灵通还有那个早就跑路的月圆夜小鬼外,身边应该还有一个人存在才对。

  祁洛呢?他尽管想这么问,但是扭头就瞟见小灵通一脸严肃的“仿佛与整个世界都有深仇大恨般”紧皱着它根本就没有的眉毛的模样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哆嗦了下,也不敢在这时出声贸然打断小灵通的思考,他回头也瞥了眼小灵通刚才看向的地方。那里只有一块平地,以及一处明显是被人为打碎了一大块的岩壁。

  哦,对了,之前还身处幻境里的时候,在艾塔尔眼中奇迹般地看见了外面现实中的事情,看到了伊格斯正和他一样与怨灵对峙着,又突然手执太阳圣剑挥手朝他的方向,即观战者的方向劈来的情景,这块岩壁就是那个时候被劈碎的吧?可是被劈下来的那些石块呢?

  隐约记得艾塔尔在离开幻境时和他解释的一些事情,普鲁托张了张嘴,像是悄声咕哝着什么,又一手撑在地上慢慢站起身,脚步踉踉跄跄地跺到了那一块本该有石块砸落、堆放的地方。小灵通没空去搭理身边这个神奇地“起死回生”的人,也不知它有没有想明白自己试图解开的问题,短短几秒的时间就不再思考或是放弃了思考,而抬头决定先听清楚卡萨丁的游戏规则了。

  依次分别抽五个信封,再依次分别打开,查看炸弹的数量孰多孰少么?不,是看有哪个运气差的抽到了炸弹。

  这……什么蠢到爆了的游戏?小灵通大张着嘴恨不得直接冲上去给眼前的借用年轻人身体的不要脸又无厘头的老头来上一拳,这个老头,果然是因为珊瑚灵气果吃太多了而导致智商退化成幼儿时期了么?这种鬼一般的游戏规则……“卡萨丁!你就是想把我们炸死吧!亏我刚才还想那么多!你其实根本没有其他目的,只是想要向别人炫耀赫尔卡矿场的黑科技有多厉害,然后一个人乐呵呵地离开吧!”

  它确实是冲到了卡萨丁面前,还特地用了远处那些人听不到、离得近些的人却能听得格外清楚的音量朝卡萨丁如此吼道。此时它自己都觉得自己已经失去理智了,卡萨丁却似是想要将它彻底惹怒一般,仅是淡淡地瞥了它一眼,便挥手示意它不得挡在他面前,而后就不再理睬它了。

  “加莎夫人,如果这场游戏你能‘活下来’,那么您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我活下来?那不就是我赢了么?为什么还要答应你?”

  瞅见眼前正在发生的所有事情,被卡萨丁赶着无奈飞去卡萨丁身后的小灵通一时语塞,它惊愕于怨灵居然也对这种无论如何都是炸的游戏毫无意见,还用沉默和问题来应对默认了这个像是闹剧一样的规则。

  “不,那是两回事。”

  小灵通可以感觉出此时的卡萨丁的语气中满是笑意,也看到了怨灵一脸平静没有任何不满的迹象。对此它不免有些慌乱了,卡萨丁似是满脸笑容地说出的话却依然在耳边响起:“我想推荐您去一个地方工作,那里或许很需要您这样的‘精灵’,您也很适合待在那里。”

  “况且,在这场游戏后,我想,您也无处可去了吧。”

  “你是在肯定我一定会输?”

  ——它听到怨灵这般回答,语气异常的平淡。

  “小灵通,小灵通!”

  ——而后听见一个人在叫它的声音,还有一个人在推它。它猛地回过神来,虽说依旧十分的慌张,扭头看向声音的来源,是普鲁托。对方手里拿着一个类似于玻璃仪器的残骸,里面似乎还装着少许具有腐蚀性的黏稠液体,不过量很少,尽管装载液体的仪器已经破损也不会让这些液体漏出来,所以不会伤到拿着仪器的人。

  “这是什么?”

  “你的‘脸色’看起来很差啊……额,这是在那块空地上找到的,估计是里面的东西融化了石块,就像在不知道多久以前融化了那边的其中一个……人一样。”

  普鲁托看着小灵通把原先放在卡萨丁身上的注意力转移了大半部分至他手中的这个破损仪器上,不知为何看出了小灵通此时的神经紧绷着怕是受不了一丁点的刺激,所以尽力放低声音小声解释道。小灵通尽管知道再不去阻碍卡萨丁的“游戏”这里的人迟早都会被炸上天,但光是瞅了一眼这个仪器它便感觉到了强烈的违和感,不得不将卡萨丁的事情丢去了一边。

  “果然,那个时候水银湖的少爷要叫我注意后面是因为看见了石壁融化、又看到了是谁做的……”

  “果然,当时在幻境中伊格斯向旁观者攻击的原因是这样。”

  普鲁托低头瞥了眼盯着仪器残骸而恢复成之前那一脸严肃模样的小灵通,沉默半响,又一次在小灵通身边坐下。他距离卡萨丁与怨灵并不算太远,因为这样也听清楚了小灵通刚刚对卡萨丁喊得那番话,也骤然明白了眼前的伊格斯究竟是谁假冒的。之所以记得卡萨丁的声音,是因为曾经月光·露娜他们小组还住在花花学院中他的宿舍里的时候,在他面前与卡萨丁联络过,通讯器中不曾显示过卡萨丁的样貌,但是声音他记下来了。

  从没有一次,想事情这般清晰过。

  “小灵通,我想马上知道,在我被困入幻境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不可能耐心地去等待出去的时候卡萨丁替他们解答疑惑了。

  卡萨丁,他压根儿就没想过要救这里的人,他会出现在这里,怕只是要……

  “外界最有钱的雷蒙先生。他在某处开了家拍卖场,缺一个迎宾兼保镖,我要推荐的就是那儿,那里很适合您。”

  “把怨灵推荐给别人当保镖?想来那个叫雷蒙的和你有很大的愁啊,这就是你想做的?”

  “那只是其一。”

  “我来这里嘛……随便想个理由的话,就是我看这座山不爽很久了——”

  “——真想把这里夷平呢。”

●卡萨丁的游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