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过渡○

  出生于TE的少年,有着非常特殊的灵魂。

  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一个拥有完整灵魂的人,还是像那些被困在那幢白色建筑中再没有机会离开的、由自己父亲靠特殊能力分裂灵魂而召唤出来外星生物一样,仅仅是一个被赋予躯壳的灵魂碎片。

  他出生在一个在当时并不普通的村庄中,污染严重的TE上难得还有那一块净土,可惜母亲的重病使得他和他的父亲不得不离开那里回到那幢白色建筑中。在那之后父亲被名利和荣誉吸引抛弃了他和母亲,走投无路之下他只能选择去跟随一个疯子——事实上、事实上,名为祁林的少年那么想着,他已经忘却了自己母亲的容貌,忘却了自己母亲的性格。父亲的行为说不定并不算过分,但是少年在心中否认着父亲,于是必须拿另一个亲人来与之作比较,令父亲的行为显得恶劣起来。

  事实上、事实上,自己的母亲其实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好,想到“母亲”一词时脑海中浮现出的慈母幻想终究只是幻想罢了。为了衬托出父亲的坏,母亲必须绝对的好——少年那么认定着,反正对于母亲的记忆早已模糊不堪,那就靠自己构建出一个慈母的形象。

  于是在一次争吵中,父亲惊愕地发觉自己根本不认识少年口中的母亲,少年的记忆里所有关于母亲的记忆全都是虚假的,而虚假的记忆太过美好,少年也满足于多年来一直在心中贬低父亲且将父亲当作假想敌所给他带来的“快/感”,根本不愿意承认这一切不过只是想象。“若是在那个时候让他见到母亲,他也认不出对方吧”,父亲这般想着、感慨着,并没有作出决定,来更正少年的“错误”,这以后也一次又一次的放弃了回原先的村子去接妻子来科学院的打算。

  “你根本就没想过要回去吧!你早就抛弃了我和妈妈,我没有你这个父亲!”

  不,并非如此。在少年歇斯底里地冲着自己的父亲吼出这番话时,父亲摇头叹气着。是少年自己抛弃了自己的母亲,宁愿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他不会承认现实中的那个女人是他的母亲的,所以在他跟随了那个疯子后,随即便亲手将自己的母亲送上了绝路。

  女人已经患了绝症,本就命不久矣。她作为一介试验体被送入科学院,而少年就是负责在她的躯体上做各种研究的那个人。

  “你的母亲,早就被你自己给害死了。”

  “村子,也早就被你自己给毁了。”

  “我……上哪儿去接她啊?”

  “……”

  紫色灵魂,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分裂的吧。

  被圣洁之力击中后险些死去的祁洛,在最后关头,舍弃了被圣洁之力彻底净化了的蓝绿色灵魂,他明白这么做一点也不理智,但那时的他只想要活下去,哪怕下次睁眼时他可能会变成一个无法思考而只会傻笑的白痴。

  他在那之前已经做好了先手准备,第一块碎片和第二块碎片分别给了两个熟人,蓝绿色碎片失去后,交给弗洛拉的蓝色灵魂碎片就能苏醒,于是那块碎片变作了无法离开灵魂结晶太远的残魂,跟着弗洛拉一起前去了危绝之地。

  然后,为了从紫色碎片手中夺回自己的躯壳,一时没考虑后果,被紫魂吞噬而消失。

  “不过好在我一直都很努力,所以才能在‘我’的行为彻底脱离掌控的时候找回自我,再夺回自主权。啊,现在我倒是明白影的感受了,自己的躯壳是如何如何的重要,我现在倒是明白了。”

  “那么,那个炸弹,是谁炸的?”

  站在地面上的普鲁托瞪着眼睛,抬头瞅着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坐在半空中的危绝之地怨灵事件与传播索伦森之石谣言的“罪魁祸首”,语气里可以听出他此时的情绪。

  “是你,还是那个‘祁林’?”

  普鲁托清楚,炸平了整个危绝之地也炸没了这座山的炸弹并不是卡萨丁拿出的那四个炸弹中的任何一个。几秒前卡萨丁还和那个怨灵悠哉悠哉地玩着玩围观的无辜群主性命的游戏呢,这两个家伙也还没抽到有炸弹的那个信封——就算是抽到了也还没来得及打开呢,脚底下却有炸弹先爆炸了。

  “那个嘛,是穷小伍小组的信封炸弹,当时在主题公园的时候我顺过来的,毕竟是狄安娜负责拿的,要偷走一个简直轻而易举。”

  “就是说……”

  “嗯,引爆它的人是我,因为炸弹的机关是我设下的,是为了炸死怨灵——她已经进化成精灵而拥有了实体,所以就可以按照普通精灵的弱点来对付她。我不能确定她的行动一定会在我的掌控下,因此事先就做好了准备。”

  “你,那么容易就……承认了?”

  “嗯?两个信封炸弹的威力总归要比四个小,嘛,而我也是在爆炸的那个时候施展了领域救了你……这也不能怪我哦。”

  “一个就够受的了好么!姓祁的,还有你不是已经死掉了么!为什么还活着啊!”

  祁洛的语气依旧如以往的一样,充满了阴阳怪气的腔调。普鲁托咬了咬牙走上前去,抬起手指着祁洛的脸:“而且当时把腐蚀药剂砸在无辜群众身上的,不管你说什么,那个人还是你吧!”

  “那可不是我,名字都不一样的人怎么能算一个呢。”

  “至于我还活着的事……这只是普通的灵魂附身而已,暂且逼退了占据躯壳且局主导地位的那部分灵魂,只是暂时的——再说也只有紫魂有那么大能耐,没了五分之四还能使人活着。”

  当时“那个人”分裂了99个灵魂碎片时,即使那些碎片都在他身边,他也是濒死状态了啊。

  祁洛轻笑了一声,普鲁托警觉地瞥了他一样,却见他只是摆了摆手,再从空中跳了下来落在地上,而后伸出手搭在了自己肩膀上。

  “呐,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帮我完成一件事。”

  

●过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