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想接受的委托○

  “你要做什么事情,需要我帮你,还要与恩人……路西菲尔有关?”

  危绝之地,“遗址”。

  普鲁托拍开祁洛放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手,皱了皱眉。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他心口盘旋着,他也本能地觉得祁洛接下来想要托付给他的“事情”绝不是一件好事。

  “我好不容易进行到一半的计划啊,由于‘我’的到来和我的不冷静而功亏一篑了。”

  “那又怎样?你所谓的计划就是杀掉无辜的人来‘拯救’自己?这可不是正常人该做的,而且你也不应该那么做。你在唤醒怨灵之后想的应该是怎样弥补自己的过错,而不是‘怎样最为恰当地去利用怨灵的力量而达成自己的目的’。”普鲁托回想起过去自己在书中看过的那些“正人君子们”在面对恶人时会说的用于“感化”或是训斥恶人的话,而后便不假思索地拿出来用了。但听到他那么说后的祁洛却只是笑笑:

  “你已经知道的,杀人这种事情,对于我、零之人偶师早已是家常便饭。我和零都有想要实现的目标,但要达成我们的目的,最快也是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与周围的人成为敌人——并非是与全世界为敌,我们的活动范围很小,花花学院这一所学校还没有赫尔卡矿场大呢。”

  是的,在两百万年前经历那一次又一次的意外,又死了两次的时候,普鲁托便已回忆起了许久之前他在主题公园里被零之人偶师抹除的那段记忆,因此也记起了零之人偶师的身份。确切来说,就算没有想起那段记忆,他也应该会怀疑自己身边的人的。花花学院里学生的反应,以及学院并没有第一时间对“零之人偶师”事件做出决定与行动,各类事实都明确地表示了在他们这一届学生来到花花学院前花花学院里根本没发生过“夺人灵魂”和“无差别杀人”这种恐怖的事情。

  “我原本怀疑的人是你,祁洛。”

  “嗯,我能理解。克罗蒂娅最开始也曾怀疑过我吧?赫尔卡矿场的那些人在刚认识我的时候就怀疑我了,毕竟,我很可疑嘛。你想想,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就是‘零之人偶师’第一次发怒的时候么?在我进入花花学院以前,尽管学院内小事不断,但学生死亡、灵魂被夺走的大事可是从未发生过。”

  “不是这样!克罗她……”

  普鲁托一时语塞,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样和面前的人谈论克罗蒂娅的事情。祁洛说起克罗蒂娅时脸上的表情一目了然,他咧着嘴挂着笑容,对于克罗蒂娅的死亡显然也毫无伤感。这个祁洛所拥有的记忆仅在刚入学后的那次魔法等级考试前后,因为在考试结束后他就把自己的灵魂分裂、并把灵魂结晶送给弗洛拉。

  那个时候,在克罗蒂娅哪怕不顾自己的父亲和自己的安危也要跑回来帮祁洛挡下一击的时候……

  还有在那以后,祁洛拿着自己被克罗蒂娅救回来的那条命去救植物王国郡主弗洛拉的时候……

  “好了,我们跑题了。”祁洛拍了拍手,果断地结束了这个话题。

  “做好心理准备吧,衰神……不,普鲁托。看你的脸色我大概可以猜出你在想什么,也恰好如你之前所想的那样,我拜托你做的这件事,你一定不会马上同意的。”

  “对,你想要我做什么?”

  “你的恩人,也就是零之人偶师……帮我杀掉他。”

  祁洛并没有再像先前那样拖着时间卖关子,最终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在说这句话时,有意无意地抬起了自己的一只手遮住了自己的脸,已经附身于“自己”身上而有了躯壳、不再拥有灵魂那般的灵敏性与变化性的祁洛,无法在用周围的灵力遮挡住自己的脸,所以只能用这种方法,来掩藏此时的自己脸上的神情。

  他是用怎样的心情说出这句话的呢?普鲁托没有时间那么想。他被祁洛的话怔住了,愣在那里许久也反应不过来。

  “什、么?”

  额头处一阵刺痛,也是这种痛感让普鲁托从惊愕中回过神来,他缓慢地抬起手按在自己的额头上,心中不由一惊,那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块质地坚硬的东西,摸上去的触感像是一块水晶石。

  而自己的手刚刚按上去,眼前便立即浮现出了先前从未看见过的景象:

  黑衣单翼手持骨剑的天使、残缺不堪的天堂圣物天空之翼、遮住一只眼睛的银发陌生人,以及身着黑衣的零之人偶师被黑翼天使斩杀的情景——在下意识地放开按在额头上的那只手后,这些景象也随即消失了。再次抬手向额头上摸去时也摸不到那块水晶石,就像是自己的错觉一样。

  普鲁托再次放下手,抬头看向祁洛。

  祁洛背对着他,两只手垂在身边,他不想让别人看见他脸上的神情,但在等普鲁托的答案。

  他没有看到刚才的景象么?普鲁托默默地想。祁洛没有面朝自己,所以应该没有看到自己头上是否有什么异物。

  等等……

  忽地想到了什么,他随即捂住自己的嘴好令自己不至于发出声音。刚才那样东西若是真的是水晶石的话,自己所接触过的水晶石除去创世主的遗物外,就只有……

  苍蓝交给自己的、又早就返还并且随着苍蓝一起消失的那颗水晶石?

  【啊,是的,我已不再是这个世界的人,无权再妨碍你的生活。】

  【如你所愿了啊,依莱尔。】

  【我不会再打扰你的生活了,好好活下去吧。】

  【但是,不要忘记。】

  不久前被困在怨灵所制造的幻境中时经历的那些事他还记得,这也不可能会忘记。来自异时空的银发人答应了他不合时宜的要求,答应他不会再出现在现实之中后而消失前所说的那番话,他更是记得清清楚楚。

  最后,但是不要忘记什么?

  【不要忘记,依莱尔给予了你什么,而你又欠了他什么。】

●不想接受的委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