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理由●

  【结束了,依莱尔。以你自身的力量,打破了这最后的幻境。】

  【回到现实中去吧,她会遵守她的诺言,你也会活下来。】

  危绝之地,怨灵幻境

  怨灵的幻象早已消失,最后一关也已打通,而怨灵所构筑的幻境,在昏迷的少年苏醒之时也开始了它的崩塌。

  无法忽视在自己耳边回荡着的轰鸣声,那是存在于幻境中的一切事物与幻境一齐消失的声音。躺在地上的少年坐起身,那个不属于这个世界又不知为何会出现在此处的银发男子依然站在不远处,略有些骇人的透明双眸似是在看着他,又似是在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这个幻境世界的毁灭。

  “艾塔尔,你……”

  【我听见了你的心声。】

  【在你拿起冰刃的时候、在你与怨灵交战的时候。】

  【……】

  【我会留在这个幻境中。】

  少年目送着银发人转身走进了幻境破碎后余下的黑暗中,亦可说是漠视着对方的消失。银发人的声音自黑暗中响起且不断回响着,直至少年下一刻便在现实中醒来。

  危绝之地,遗址

  “为什么要杀掉他?杀掉零之人偶师……而且还是拜托我?”

  再三确认了自己额头上莫名出现的水晶石确实已经消失,又反复思考着幻境中艾塔尔对他说的那些意义不明的话,再联想到自己还在两百万年前时第二次死亡时看到的幻境中的银发人对他说过的那番有着相同意味的话语,普鲁托顿时感觉十分头痛——眼下却还有一件更麻烦的事情在等待着他。

  “我说过的吧?好不容易进行到一半的计划,功亏一篑了。”祁洛转过身来,无论普鲁托说着什么,他都好似很高兴对方没有马上拒绝而松了一口气。

  “原本应该是我获得实体后亲自去做这件事的,但现在不得不交付给你去做,至于原因?我们是熟人,且不崇拜上帝,我不需要花费额外的心思去担心你跑去投靠敌营。”

  “原因!我要的是原因!”祁洛并没有作出什么正面回答,普鲁托摊开手强调着他的问题,他没有感到恼火,只是有些焦急,或是说焦虑。尽管祁洛可以说是他的熟人,但说实话两人的交情仅有“同一个宿舍”那么深,顶多可以勉强算是“朋友”,他知道祁洛和零之人偶师的关系,因此迫切地想要知道祁洛作出如此打算的理由:

  “你不也是零之人偶师么?那不是你的合作伙伴……而且你也知道他是我的恩人——”

  “他不是!”

  那是影,不是零。

  祁洛开口打断了普鲁托的话,又立刻闭上嘴,像是强行把什么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般,欲言又止。

  “我不会……害他的。”

  末了,又换了一句话,如是说道。

  也许刚开始时自己所想的、和现在的想法已有天壤之别。

  他是在“那个人”的实验室中,看上了那块有着新鲜血液颜色的巨大水晶的——并非是看见,而是看上,看上那块水晶,连同水晶中包裹着的那个外星生物一起。沉睡在血色水晶中的非人之物,与TE人类完全不同的四肢与躯体、脸上的刻印、以及那披散在它背后又似是融入周围血色的银色长发——一件完美的艺术品,多么完美的艺术品,与“那个人”之前消耗灵魂所招来的那些恶心又令人不由厌恶的生物完全不同。

  或许是因为这沉睡在水晶中的生物不会像其余外星人一样动来动去的缘故吧。站在阻挡着他与那块水晶接触的实验室白墙前,在“那个人”被唤去做其他实验的时候,他就贴在那间实验室的毛玻璃窗上,眯着眼睛看着那块模糊的红色影子,透明胶带一时成为了那时的他最喜欢的道具,尽管在实验室外贴透明胶带是被严令禁止的行为。

  但在后来精灵从沉睡之中苏醒、还与其他的召唤物有了接触时,他也没有对精灵产生任何的厌恶之情。他在那块巨大的水晶融化而消失不见时没有失望也没有其余的情感,看见精灵“活过来了”,甚至格外地兴奋。精灵有着一对美丽又梦幻的蓝眼睛,那是它在沉睡时外人所看不见的事物;精灵有着他想象中的声音,那也是它在苏醒前无人能够听见的事物。那些都是完美的艺术品,他如此想着,而这些艺术品即将被这肮脏不堪的惨白世界所污染。

  自己是不是……真的疯了?

  盯着那颗被泡在福尔马林中的眼球,他好似无法再控制自己的行动,他只能看着,看着另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用自己的手做着自己不想做的事。完美的艺术品需要极好的保存,应该将其做成永恒的标本封存起来只有自己一人能够欣赏——住口。住手。他无助的挣扎着,他的大脑终于也已不受他自己控制。甲醛对人类身体的伤害非常大,自己却将口罩及手套忘在了别处,“那个他”好像一点也不担心伤害自己的身体,他剧烈地咳嗽着,这具身体剧烈地颤抖着,溅到这具身体上的溶液将身体腐蚀,他的眼睛也异常地疼痛。

  给我好好地沉睡下去啊,该死的紫魂……

  给我好好地抑制住他啊,我其余的灵魂碎片……

  “我绝不会……害零的。”

  零一旦陷入沉睡,影就会出来。

  所以一旦影死了,零就能醒来了吧?

  “我不清楚在亚特兰蒂斯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影会出现,更不能保证这一做法一定会有效果,但凡事只有试过了才能得到最终的答案,就算这是一场不能失败的只有一次机会的实验,也必须得去尝试。”

  “我不是那种‘绝不会拿伙伴生死去下注’的人,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那也是可能性,而不是毫无可能。”

  “所以,你才要让我杀掉他?”

  那是不可能的,普鲁托张了张嘴,试图说出什么拒绝的话来。他没有那个实力,零之人偶师具有的实力他是看在眼中的,能够轻易抵挡住赫尔卡矿场信封炸弹的力量、能够帮助上帝的力量——他根本就打不过。

  “那么,闲聊结束了?”

  另一个声音毫无预兆地在这个本应与外界完全隔绝的领域之中响起,普鲁托心里不由一惊,急忙撇开心中的所有想法,抬头向上看去。金发黑衣的人造精灵坐在叠在高处的一块岩石上,那对金瞳向底下的人表达着他依旧是卡萨丁的事实。

  “你是——怎么进来的!”

  卡萨丁脚下的空间猛然扭曲了,但这显然不会对卡萨丁造成什么影响,他十分淡定地从上面跳了下来,又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理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