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残魂消散○

  “现在的年轻人啊——”

  安稳落地的卡萨丁慢悠悠地站直了身,同样是不慌不忙地拍了拍溅到衣服上的尘土。

  领域内的场景与布置还在不断变化着,卡萨丁脚边的地面以及周围的空间也在不停地扭曲且向内收缩,似乎领域的主人铁了心想要将卡萨丁这个“擅闯者”捉住,但却未能如愿——站在别人的领域中的赫尔卡矿场神殿大长老仍能来去自如,依然像是受不到任何一点儿领域的压制。

  “太过浮躁了。”

  ——倒是这个领域,在卡萨丁摊开双手不知做了什么后,猛地消散了。

  “咕……咳咳。”

  想来自身领域被外人击破怕是会给领域的主人造成不小的伤害吧,或是说二者之间的等级差距太大,才会在领域被打散的那一刻仿佛是遭到了重击一般。原先想要把卡萨丁困住却反遭一击的祁洛不禁弯下腰蜷起身子,干咳了几声,疼痛感非常的真实,却像是成功地将方才还在挣扎着想要占据这具身体的紫色碎片给吓住了,自己也似乎清醒了不少。

  “卡萨丁……对了,卡萨丁,你……现在是不是可以给我们解释一些东西了?”——普鲁托自己也不明所以地向前迈出一步挡在了祁洛身前,他皱了皱眉想要刻意装出一副严肃的模样,好让卡萨丁意识到此时的他的认真。

  “求知欲是好东西,我确实说过让你们稍安勿躁,而事情解决后再回答你们的问题。”

  “正如你们所见,我是人造精灵‘伊’的设计图绘制者与研制者,以及众所周知的‘臭名昭著’的赫尔卡矿场大长老卡萨丁。其余无关紧要的事情你们无需知道,尽管这个世界提倡知道的越多越好,但是类似你们这样的与‘钥匙’有关的人还是少知道点东西,平平安安地过完一生为好。”

  卡萨丁似是不怎么在乎自己的称号,他能格外大方地承认了现在的矿场名声不佳的现实。他那对金瞳正转着似乎是在想些什么措辞,也有可能他并不打算真的解释他为何会代替伊格斯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所以正在想着忽悠面前人的话语。普鲁托深吸了一口气,和卡萨丁对话时刻可都不能放松——虽然他对卡萨丁根本不熟悉,但本能地就这样觉得,一旦放松下来就可能会错过卡萨丁话里隐藏着的重点,也可能会将满口的谎言当成真话而全部相信。

  “我与加莎夫人的‘谈判’已经结束了,所以就来这里看看你们的议论有没有出什么结果。”

  “是出于……好奇?”

  在信封炸弹引爆前卡萨丁和那个怨灵就一直在谈论着什么事,依稀可以听见卡萨丁似是想怂恿怨灵前去雷蒙校长的拍卖所工作。普鲁托朝祁洛瞥了一眼,对方依旧蜷缩在地上,虽然头向上仰着也是一字不落地听着,但脸色却不容忽视地越变越差了,头上也有冷汗冒出,他似乎在拼命克制着做什么事的冲动。

  “这没有什么值得好奇的事,但硬要那么说也没问题——因为危绝之地的毁灭,加莎夫人非常爽快地接受了我的提议,她很快就会前去我向她推荐的地方正式开始她作为精灵的生活,如此一来,嗯?那些人们前往危绝之地想要得到的目标就会被她带走,且再不会出现在世上了。”

  “索伦森之石!”

  “正是。”

  “若是你猜出了索伦森之石在哪,我可以把它给你,毕竟,这也是游戏开始时答应给胜利者的奖励之一。”

  怨灵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普鲁托眼前,她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以至于普鲁托一时想不出什么形容词可以描述。原先恐怕是由于祁洛领域的阻挡,她只能一直待在领域外等待领域破除的那一刻。而在怨灵开口的那一瞬,祁洛的脸色似是更差了,此时的他已经跪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他是在害怕么?普鲁托的目光不时地往祁洛身上瞟去,顺便伸出手替祁洛挡住了怨灵的视线。造成危绝之地毁灭的直接原因是祁洛,是他引爆了那枚炸弹,而他也想要将脱出了他计划范围内的怨灵炸死,就算是成为了精灵,怨灵也有怨恨他的理由,也有将他直接处死的实力——不,那可不是害怕,普鲁托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最初想法,他又一次回头瞟了一眼,顿时怔住了。

  抬头对于现在的祁洛来说好似已经成为了极其困难的事,下一秒他便倒在了地上,而随即不等其他人眨眼,又有“另一个祁洛”从他身上站了起来。

  一时间普鲁托忘记了面前还有个怨灵站着,也把怨灵的话立即抛在了脑后,他往后倒退了几步,惊愕地看着另一个祁洛同样是满脸惊愕地从地上那具躯壳中站起。

  “我的躯壳……拒绝了我的灵魂?”

  “呃……啊,是啊,早该如此,那块碎片想要独占这具身体……”

  “祁洛、你——”

  那个“祁洛”已经不能称得上是完整的“人”了,原本就算是残魂也该有完整的形态,这个“祁洛”却是没了一半的身体,还在不断地消散。残魂盯着不完整的自己,又低下头去看向地上暂时没了意识但完好无损的躯壳,只剩一半的身体无法支持他继续站着,此时他甚至是连作为灵体浮在空中都做不到。

  在场的人应该都看得见灵魂,所以应该都看到了这一幕。普鲁托还没能从惊愕中回过神来,而他面前的怨灵则一脸平静,但还是伸出手去扶住了这个从她苏醒以来一直陪伴着她的残魂,因为先前有一刻无貌残魂解开了覆盖在脸上遮挡住面容的灵力,现在她才得以确定也终于可以毫无障碍地看见残魂的真实模样。

  “夫人、您……像我这样弱小的、哈哈、还想要让您又一次经历‘死亡’……真是、哈哈哈……抱歉啊。”

  “您应该、怨恨我的……”

  “衰神、傻子……不管你现在答应与否,你必……帮我做这件事、必须、还有、最好、咳……黑魔法、原典——”

  那道残魂似是想要召唤出那本破旧的黑魔法书,再对地面上自己的躯壳施加上一层黑魔法的封印术,可惜他无力做到这一点,黑魔法原典也没能响应召唤。他剩余的勉强维持身形的时间只能让他断断续续地挤出不成样的三句话来,召唤黑魔法原典白白浪费了他的灵力,也提前了他的消失。

  灵魂不是飘走了,而是消失了。

  普鲁托瞪大了眼睛瞅着天空,也没有看到祁洛的残魂飘去了那里,所以仅能得出这样的结论。

  “你的自卑究竟是装出来的,还是生来如此?”

  怨灵挥了挥手,走至倒在地上的那具身体前,伸手抓起那具躯壳的头发,打量了番那张脸,而后再抬起头且转身,重新看向普鲁托,也对上了普鲁托那双仍充满了惊愕神情的眼睛。没能在空中找到祁洛残魂而低下头的少年眼中好似就只剩下了那具倒在地上的躯体,或是说,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那具躯壳吸引了,甚至完全忽视了其余事物的存在。

  “那个异时空的人在我的幻境中问过了,有关于怨灵是否明白‘怨恨’含义一事。我无法回答,怨灵并非因怨恨而存在,没了怨恨的事物怨灵就成了执灵,一样是不得进入转生之门的灵魂。但至少我知道,如此自卑的、连‘灵魂’都称不上是的残次品,做什么都不值得去怨恨。”

  “那么,继续吧。”

  “继续……什么?”

  普鲁托并没有听清楚怨灵在说的话,他只是本能地回应了一句,而怨灵闻言便轻笑一声:

  “索伦森之石啊——你想不想得到它?”

●残魂消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