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医务室内的对话●

  花花学院,医务室

  “眼睛缺失、双腿骨折、手骨断裂……还有一系列其余的挫伤,这些——在你身上我实在看不出。”

  坐在病床上的金发少年闻言坐起身,而后转头面向医务室的大门笑了下:“那是因为你来的太晚了啊,十二号。”

  医务室里除了他以外乍眼一看似乎并没有其他人,他在这里已经躺了两天,两天以来这间医务室中也是和今天一样没有任何人进出。校医不知跑去了哪里,而那个经常来医务室帮校医忙的校工在不久前也请了假回家去了。

  但只是“没有人”罢,站在门口的那个灵魂默默地解除了自身的灵魂禁制,再向前走去走到病床边,伸出一只手似乎是想要扶起床上的“病号”,但迟疑了一下后,又把手放下了。

  “你能自己站起来吧?”

  “那是当然。”

  克洛里斯是在昨天夜里找到大天使五号的,不过在两天前他就曾听说过,有一个受了重伤的金发学生被送进了医务室,而且还是那个传闻中“被怨灵附身”的家伙送的。他没有在意这条在学生们的“努力”下终于传遍整个校园的消息,虽然“在花花学院这个不允许使用魔法的魔法学院里居然还会有学生受重伤”这一点很反常,也引起了学生会的一些成员的关注,但毕竟这件事和他这样的已死之人无关。

  一天以后,克洛里斯就从前来天使圣坛参观的学生那里听到了关于那位学生受伤的具体情况,转念一想他便觉得似是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原本依然认为此事与自己无关的,可稍加思考之后,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去了次医务室,查看并确认自己的想法正确与否。

  “我以前从来不知道你伤得那么重。”

  “那只是因为你从来没有关注过灵魂以外的事物而已,我想你也从来不知道,身为管理者的六号其实厌恶着天堂巨大财富而时刻想要把那些钱全部丢掉、一号作为一位屠杀者实际上非常胆小、而二号虽然是为保护上帝而死的,他却是我们之中最讨厌上帝的一个。”

  “我无法反驳。”

  克洛里斯看着面前的少年下了床后整理了衣领再绕过他走到医务室的门前,想了想:“但是现在的你又是怎么一回事?”

  还活着的时候他不曾如此好奇过,对于那时的他来说只需做好他的本职工作就可以了。他过去在很多场合里与大天使五号碰过面,记忆中的大天使五号是一个炫彩紫星上极其少见的残疾人——在炫彩紫星这颗奇迹的星球上残疾或是残疾而又瘫痪的人本来根本不可能会存在,受了伤使用魔法就能还原或治愈,再不济也可以使用治疗效果更强的魔力石——眼睛受损或许是无法拯救回来了,但像大天使五号这样的……

  “这是诅咒。”

  当时站在大天使五号身后的埃特如此解释道,一旁艾利弗一副很关心的模样,凑上前似是还问了其余的东西,但他由于并不关心,也没有听埃特接下来所说的话就直接走开了。

  “之前八号有回答过吧?这是‘诅咒’,我找到了暂时解除这一诅咒的方法,所以我就好了。”

  “解除诅咒的方法?连性格都一带改变了么?还有……我记得以前的你可不会一口气说那么多的话。”

  “我本来就是这个性格的啊,至于别的……十二号,你在怀疑什么?还是说,你是……”

  大天使五号抬手打开了医务室的门,回头朝灵魂原来站着的地方瞥了一眼,克洛里斯不知何时悄然地开启了灵魂禁制,少年没有看到灵魂的能力,只能大概地估计着灵魂的方位。

  “你是在关心我么?”

  “别自作多情。”因为有人站在门口,克洛里斯并没有选择从门口出去,他穿过了医务室的墙走到医务室外,而在听到门口的人那么问后随即如是回答道,“我关心的是这个学校里的学生,还有埃特——他是个好人,但是就连天后大人那样的人对你都会深感厌恶,所以你可不是个好人,不能任由你在外面肆意妄为。你既然不想与埃特见面,我只能替埃特看住你。”

  “确实,我不想见到他。”

  “到底是……为什么?我是说,这样做的理由,埃特可不放心把你一个人扔在天上。”

  金发少年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

  “他会是一个妨碍。”

  “我已经见过他一面了,而后也确信了。”

  没头没尾又意义不明的一句话,虽然少年在后面也及时补充说明了一句,但克洛里斯还是一时间无法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但也许是担心着什么,他没有开口询问。

  “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

  大天使五号站在医务室门口,抬头朝教学楼的方向看去,或是说,是朝着被教学楼挡住的学校大门看去。

  “他快要回来了。”

○医务室内的对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