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见○

  “我们——我,终于回到花花学院了。”

  站在学校门口,看着“久违了”的校园与那些远远看见自己就是一脸嫌弃的学生,普鲁托一下便从紧张的状态中松懈下来。尽管他只在危绝之地中停留了一个星期都不到的时间,确是比在两百万年前经历的那一年时光还要想念这所学院。

  身旁的伊格斯看起来依然十分的混乱,他只记得自己被怨灵的攻击击中而后失去了意识,再次睁眼时却已经回到了魔法国,还坐在商业街的一家小吃摊前,耳边听到的则是偶尔走过的一些人口中谈论着的“危绝之地已毁”的消息。

  “震惊!修炼圣地危绝之地被不明人士用未知物摧毁!这究竟是人性的泯灭还是道德的沦……”——在走出商业街的时候,商业街最大的那幢商务楼上镶嵌着的那颗水晶球里播报着的就是诸如此类的内容。普鲁托不知道该怎样和伊格斯解释在卡萨丁顶替伊格斯出现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因为他自己也不是完全清楚一切事情的来龙去脉。

  “回去后首先要找月圆夜小鬼算账,他居然把我们扔在危绝之地里自己跑了……”

  普鲁托深吸一口气,虽然他知道月圆夜小鬼的跑路是被动的,若是月圆夜小鬼勉强自己待在危绝之地中,这个接近怨灵亦可以说就是怨灵的“寄宿灵”就会因为与黑暗之力和周围的怨灵同化而永远消失——可是这一点是月圆夜小鬼跑得没影后他们自行推断所得出的,根本就不能作为原谅月圆夜小鬼这个无义气举动的理由。

  “等等。”

  站在他身边的伊格斯此时总算是回过了神。

  一抬头就能看见站在远处看着他们、满脸怒气却不敢靠近的各年龄段的学生,刚经历了一次“死里逃生”而激动万分的普鲁托或许还没有意识到,也可能在怨灵幻境中经历了太多事从而导致他一时忘记了自己在学院中糟糕的身份,但伊格斯没有忘记“花花学院里关于‘怨灵’的传闻仍在”这一事。

  学生们的记忆被更改后,对于怨灵的憎恨也许比怨灵本身的怨气还要强大,才整理完思路“回到现实中”的伊格斯迅速作出了他的判断以及行动,他在身边人一脚踏进学院的同时,抬手施展了隐匿术。

  “隐匿术是基础级魔法不能坚持太多时间,你先绕去没有学生也没有监控水晶球的地方,想办法回宿舍——月圆夜小鬼可能在宿舍里,如果不在的话你也别去找他,我去找就行了。”

  “那,那就这样吧,可是,伊格斯你在遭到怨灵攻击时受的伤……”

  普鲁托犹豫着,他瞥了眼远处正向他们走来的几个学生,那些学生脸上的表情可以说是“惊讶”,毕竟看到那个“被怨灵附身的”人在自己眼前突然消失了,花花学院中又不允许使用魔法,当然会有些吃惊。

  “我没有受重伤。”

  “是这样……么?”

  不知道卡萨丁是为何出现,也不知道卡萨丁是做了怎样的先手准备才能够对伊格斯的躯壳进行远程操控、甚至还将自己的意识传导进了这个人造精灵的躯体里。但是卡萨丁应该会对伊格斯受到损伤的躯体进行修复的吧?普鲁托抬头看向已经从自己旁边走到前面去了的伊格斯,伊格斯没有再说些什么,显然也不打算再和他说什么。

  “那我……对了,医务室里好像还有一个受伤很重的学生,那就先去看看吧。”

  两天的时间,花花学院里禁止使用魔法所以做不到用魔法治愈,绿色/魔力石也不知抠门的雷蒙校长会不会拿出来,况且在离开前狄安娜也尝试过能否用魔力石治疗那位伤者了,结果却是一点用也没有。

  隐约记得当时还看见了大天使的身影,那个学生的伤也有可能是那些大天使的杰作吧?会不会因为花花学院内部无力治好那个学生,所以在这几天中雷蒙校长就把那个学生送到魔法国内的正规医院里呢?

  普鲁托借着隐匿术的力量,一边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行走于学生之间,一边想着些无关紧要的内容。

  “诅咒”,那时狄安娜曾提到过这个词。他所看过的炫彩紫星奥义拓本中并没有编写进这一内容,黑魔法中也没有“诅咒”这一概念。那也许是某些就连存在都是伤天害理之事的恶毒魔法或是咒语的统称,就比如那些无法用治愈魔法或魔力石治疗的……夺命、夺魂之类的黑魔法。

  “当时就是在这里被那个学生撞到的。”

  “嗯?那是……”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当天“捡到”伤员的地方,普鲁托不由停下脚步,但还未彻底停稳,因为看见了某个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亦可以说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人,同时也是仗着没人看得见自己便可以为所欲为,他不由自主地朝那个人站着的地方跑去。

  没错,那个人,就是在上帝下凡的时候——

  “克罗……里斯?”

  记得,是叫这个名字。

  那是,克罗蒂娅的父亲、天堂上实力排名第五的大天使、大天使十二号,在零之人偶师还未归属于上帝时轻而易举就被杀死且被夺取了圣洁之力的那个已经死去的、已经变化为怨灵本该消失的已死之人。

  为什么?他还没有消失?

  “呀啊,果然他看得见你呢,十二号。”

  陌生的声音自耳边响起,普鲁托确信自己从没有听见过这个声音。他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转头向后看去,将克洛里斯称之为“十二号”的是一个似乎在哪里见过的金发少年,少年的脸第一眼看上去有些奇怪,而在仔细观察后就可以发觉,违和的地方不过只是那对眼睛罢了。

  绿色和金色……除此之外,这个少年之所以眼熟的原因则是……普鲁托愣了半晌,试探着开口道:

  “你是,那个时候的那个‘双腿骨折’又‘半脸毁容’的学生?”

  “啊,那个是我的一个亲戚,他由于受了重伤现在被送回老家了,那么,你就是那个及时把他送进医务室的好心人吧?我非常感谢你呢,认识一下怎样?”

  少年身边的灵魂闻言后面无表情地别过了头而看向了另一边,少年似乎是一个自来熟,他拉起了普鲁托的两只手且将它们紧紧握住,普鲁托往后缩了缩,他,根本就无法拒绝面前人的“热情”。

  

●初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