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兰斯●

  那是一个雷雨天,炫彩紫星上很少有那样的天气。雨下得很大,大叔出去时还是晴天,他没有带伞,也不想使用魔法,所以回来的时候身上的黑袍已完全湿透。

  少年替他的大叔打开门,但大叔没有走进屋,只是站在门口,将越下越大的雨挡在身后,脸上难得露出放松的神情。

  “帮我个忙吧,兰斯。”

  黑袍人如是说道,少年点了点头,将大叔让他去完成的事情一一记下,而后,看着黑袍人拉下帽子,转身走回大雨中。

  在那以后的两千年里,黑魔法师曾无数次地回忆起那个雷雨日发生的事情,他似是终于想明白也看懂了那天站在雨中的索伦森脸上的表情。一张平静的面孔下究竟隐藏着什么呢?什么也没有,并非绝望亦不是释然,黑魔法师像是看懂了,但仅仅是“像”。

  “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和失望后,黑暗之主终于绝望了,他毁掉了他所有的作品,只有雷家的恶魔幸存。”——这是雷家古书中记载的内容,雷家人将这本古书当作借口,每等待51年便派人将满周岁的“恶魔之子”送往传说中黑暗之主所居住的“圣山”。

  黑魔法师在圣山中冒充黑暗之主一千年,他失去了耐心,于是“黑暗之主被天堂骑士团团长封印”的消息传遍了大陆,雷家不需要再继续“供奉”这已不存在的黑暗,他们信仰且崇尚光明,那便无需强求。

  雷家在那以后安宁了很久,可他们坚持着将恶魔送去圣山的“传统”,不过传统也只是传统,他们自知黑暗之主已被封印而无人能再帮他们处理恶魔,做做样子罢——一个又一个五十年转眼就过去了,这一代恶魔之子的降世,打破了这个家族维持了如此之久的和平。

  贫民窟里经营出售水晶的蓝肤精灵是起因,在失去了利用价值后就将被扔去圣山的家主之女则是一条导火索,雷卡对雷家家主以及整个雷家的不满与怨恨借他“妹妹”的事一下爆发开来,恼羞成怒的雷家家主拿起了身边的利器,在雷卡脸上留下了那道疤。恶魔的伤口无法借助灵力复原,雷卡离开了雷家,前去了水银湖,又在带领水银湖走向辉煌未来的路途中重返雷家,顺手将“毁灭”“赐予”了这个家族。

  “兰斯团长!”

  “兰斯团长——”

  黑衣男子睁开眼睛,看着头顶上被遮阳伞遮去一半的那和往常一样的蓝天白云,皱了皱眉。这里是商业街街角的一家茶铺,没有多少人,冷清得很,但很适合作暂时休息的地点。

  “直接说。”

  “兰斯团长,那件东西会在今天下午的那一场拍出,底价我也托人去问了,幸好血族人穷惯了也老实巴交地没见过世面,对于那样东西来说,不,是对于兰斯团长您的估价而言,这个价格……真不算太贵。”

  “哼。”黑衣人冷笑了一声,摆了摆手示意下属退下,“原本也没有多少人会相信圣血的存在,发觉圣血那么轻易就出现在自己眼前,第一反应也该是怀疑,底价划得太高更会引起那些觊觎圣血力量的人的猜疑——”

  “那么兰斯儿你要那块东西是干什么用的呢?”

  黑衣男子闻声愣了下,朝一旁瞥了眼,那个长相极为普通且毫不醒目的、甚至混在人群中便怎么找也找不到的“普通人”,不知是什么时候坐在了他身旁。

  “魔幻。”

  “正是。”魔幻晃了晃手中的水晶球,略有些得意——也不知为什么要得意地冲身边的黑衣人挑了挑眉,“很久不见了啊,兰斯儿。”

  “把你那话末的口音给我改正。”

  “嗯?话说兰斯儿你也对圣血感兴趣?”魔幻显然不把面前人的“警告”当一回事,只想着要自己问题的答案,“对永生感兴趣?你?”

  他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其中还夹杂着明显的笑意。

  黑衣男子抓起魔幻手中的水晶球,迟疑了一下,又丢了回去:“你应该好好地帮雷蒙看门,魔幻,拿了守财奴的钱却不帮他做事,小心他让你这个地狱使者跌去真的地狱。”

  还没有离开的那名天堂骑士团成员不由抖了下,那个长相一般且毫不起眼甚至在人群中没有任何存在感的人——那个因为太不起眼了而都不知道是怎么跑到自己团长身边去的“普通人”——敢这样和他团长说话,他们似乎是熟人,但天堂骑士团的团长一向都不是很需要“熟人”。

  “你知道,魔幻,我想得到圣血的原因并不在于‘圣血能令人永生’的传说,我不需要那种东西。”

  “当然,嗯……我这次只是看到了你这个熟人想要唠嗑一会而已,正好听见了天堂的那些骑士们正在商量的事情。”

  魔幻拍了拍手,站起身。

  “还有,兰斯儿,下次记得去次雷蒙老头儿的学校把那些天使召回去,我也知道上帝不在你就可以在天堂为所欲为,嘻,你为了得到圣血拿了天堂不少钱吧?”

  “啧,消息还真灵通。”

  地狱使者干巴巴地笑了两声,抛了抛手中的水晶球,而后他抬起手点在了水晶球的一处,他便与水晶球一起自动转移去了他想前去的地方。

  “兰斯……团长?”

  “不要管他。”黑衣男子摇了摇头,抬手在茶铺周围设下了一层结界,“那个地狱使者最擅长的除了多管闲事外就是没事找事做。”

  有幸被包括在结界中的骑士团成员又有些害怕了,天堂骑士团团长并不是一个好人,正相反,他不是一个好人。

  黑魔法师与未来的地狱使者初次见面时,从外貌长相上来看,两人的年龄差似乎很大。年幼的魔幻并不知道在他童年里一直陪伴着他和妹妹的那位“大叔”、或者说是“哥哥”、又或者只能和外人说是“同龄人”——那位陪伴着兄妹俩的人年纪到底有多大,对方似是根本就不会老一样,从大叔到哥哥,从哥哥到年龄相仿的人,直至以后魔幻变成“哥哥”、变成“大叔”。

  魔幻只知道黑魔法师在他即将成年的时候背叛了地狱飞去了天堂,他猜测着这个陪伴了自己童年的“人”或许很讨厌地狱,讨厌到去了天堂后似乎还将自己的翅膀变成了天使的翅膀——他忘记了黑魔法师原本的翅膀究竟是什么样子,但对方确实是去了天堂,还在那里稳固了自身地位,还有了人气,还有了追随者。

  “兰斯团长,下午的拍卖会很快就要开始了,我们要先过去么?”

  “嗯。”黑衣男子点了点头,站起身。

  “走吧。”

  

○兰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