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变化与暗杀与保护●

  在不久以前,时空又一次发生了错乱。

  虽然这对这颗星球来说算不上什么,也不会有什么人注意到,在这个“转移魔法”这等随意“删减”时间盛行的地方,人们也早已舍弃了魔法管理时间的神,也习惯了对不上时间的世界。

  花花学院,天使圣坛

  金发人拉了拉脖子上围了一层又一层的围巾,缓慢而因此无声地挪到了天使圣坛中的那尊天使雕像下,他站在克洛里斯的冰棺前似是迟疑了片刻,但最终同样是动作迟缓地转身坐了下来,并蜷缩在了那里。

  抬起头就可以看见那座雷蒙特意为那些三个月以前死去却又无人能够记得的无辜学生建造的空坟——围巾抖动了一下,或是说戴着这条围巾的金发人此时似乎想要对着眼前的这座学生的“墓碑”表达些什么,他已经张口准备说话了,可他又像是被那句想说的话给噎着了一样。

  【真是可怜的人类‘们’呀。】

  金发少年站在残疾的金发人边上,同样将目光放在了那一座即使没人能理解却也每日有人清理的石碑上。金发人没有理睬身边的“少年”,或许是因为他将所有的精力全部浪费在了那几句他想说却没能说出来的“感慨”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人,也没有听见身边人咧着嘴露出有些灿烂的笑容而正在说的话。

  少年知趣地闭上了嘴不再发声,他将视线从石碑上移开,盯着身边的残疾人,像是在期待着对方开口后的第一句话会是什么。

  “克罗。”

  金发人对着空气说了这两个字,原本抬起来看向石碑的头,在那以后便立即低了下去。天使的灵魂在话音落下的一瞬出现在了他自己的冰棺旁,克洛里斯似乎很惊讶会看到眼前的这个人,不,是很惊讶眼前的这个人竟会变回原来的模样。

  可以看见对方脸上略显狰狞的伤口,尽管他已经用头发遮去了大半部分的伤痕。一旁金发少年悄悄地退去而隐藏了起来,灵魂并没有发觉他的存在。

  “你去见过埃特了?”克洛里斯想起眼前的人许久前和自己说过的那几句意义不明甚至没头没尾的话,皱了皱眉,如此猜测道。

  “无、碍。”

  蜷缩在地上的金发人没有抬起头,他似是十分勉强地从喉咙深处挤出了这两个字。若方才有人一直站在这里看着这里发生的事情,估计在这时就能理解这个金发的残疾人为何磨蹭了很久也没说出话来。克洛里斯不由沉默了,他不知道这两个字中间还夹杂了什么,也没法确定这两个字中包含的意思是否仅是普通的“字面意思”。

  大天使五号名为费希,除去一直照顾他起居并在某些时候替他发言的大天使八号外,几乎无人能够理解他说的话——因为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对于这个炫彩紫星上难得一见的残疾人而言是异常困难的事情,一个字一个字单独说也非常浪费时间,对他来说也是极其消耗体力甚至是无法做到。

  埃特多年来的迁就与不顾己利无私的帮助令这个残疾人不再把心思花费在恢复自己说话的能力上,费希在很早以前对恢复自己就已经不再抱有希望,他不需要继续努力了,埃特能听懂,那帮他转述即可。

  他每一句话都只会说第一个字和末尾的字,可“一句话”中能夹杂的字太多了,两个字之间也可以夹十句、二十句甚至几百句的话——克洛里斯叹了口气,蜷缩在地上的金发人这时也许也想起了埃特不在的事实,他用极为缓慢的动作慢慢抬起了手,示意让克洛里斯等待。

  【地狱使者魔幻这些天来不知去向,天使们没了天敌便开始闹腾了。他们可是在学校各地都布置了用圣洁之力围成的陷阱,说是要捉住近几个月来出没于花花学院附近的月圆夜小鬼……呢。】

  金发少年拉了拉脖子上缠着的险些要将他勒死的那一层又一层的厚重的围巾,拍了拍裤脚上粘上的灰,手扶着克洛里斯的冰棺一下蹦了起来。他抬起脚极为不尊重地在学生的石碑上踢了两下,然后转身面对克洛里斯的雕像。实际上这时灵魂正站在他的后面,他只能估算着灵魂的位置而看不见灵魂,搞错则正常得很。

  金发人脸上狰狞的伤痕此时已经消失,皮肤光滑完好无损,先前被金发遮住的绿色异瞳随着脸上的伤口愈合也露了出来。少年捋了捋自己的那头金发,歪了歪头,尽量装出一副抱歉的模样来。

  “哎呀,刚才我一不小心就和着几个同学一起踩进那陷阱里了呢,幸好‘我’的求生意识不错,还挺高的,在救援赶到之前及时离开了。”

  “你是白……你蠢么?”克洛里斯又皱眉道,他感觉自己有些矛盾,这种时候既不想听到大天使五号那只有八号能听得懂的简略语言,也不想听到五号用故作轻松随意的语气调子来说的话。“先别‘着急’。”五号甩了甩手,随后收回了笑容:“还有一件事。”

  上帝在三个月前下凡带来了灾难,又在那以后替换了所有知情者的记忆,为自己下凡的行为找到了一个极好的借口——原本一切在那以后就应该“完美”结束的,纵使对受害者们不怎么公平,这件事也理应悄然淡去从此不再出现。

  可是却有一个人在暗中替上帝杀死了很多“隐患”,上帝害怕着拥有水晶球且掌握了预言或占卜术的人会通过水晶球看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那个隐藏于黑暗之中的人便将大陆上有水晶球的人一一清理掉。青之国因为这个理由而险些灭国,商业街也在这三个月间惨遭血洗,占卜师兼作家雷丘有幸逃过了一劫却又躲了起来不敢露面,作为绝对中立组织的长老院,这回又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决定从中介入这一事件。

  “那个人又开始行动了,十二号。”

  克洛里斯不禁点了点头,潜意识中他似是已经猜出了那个暗中帮助着上帝的杀人者的身份。

  “花花学院中有不少的拥有水晶球的人,你去提醒雷蒙校长——”

  五号顿了下,摊开手凭空召唤出了一枚幻之魔球,水晶球里正播放着的,则学校外不远处的那家拍卖所里正进行着的那场拍卖会。他盯着不断闪烁且变化着画面的水晶球,而继续着自己的话道:

  “要保护他们。”

  

○变化与暗杀与保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