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约定○

  “但是,伊格——”

  “闭嘴,人类小鬼。”这个“血族亲王”的脾气似乎没有传闻中的那样好,他的声音虽说不是很大,但从语气中也可以听出他的态度不佳——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在场人们的举动让血族亲王对人类失去了好感,或者是他认为普鲁托的乱跑给他添乱了吧。

  普鲁托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下,“血族亲王”见此叹了口气,举起手指向那边的战场:“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吧,水银湖的伊格斯少爷,不会有什么事的啊。”

  “什么叫没事……了?”

  忽地感觉到了,普鲁托愣了下,扭头看向身后拉着自己的血族亲王,对方翻了个白眼后点了点头,似是猜出了他心里所想,并认可了他的想法。

  他感觉到了站在“战场”那边、由于强行甩开电光圣石的威力而终于略显狼狈的战神和方才的不同之处。不管是战神的领域,还是电光圣石的领域,此时此刻都已经被破除,由领域带给人们的压迫力也在贵族们的嘈杂声中悄然散去,而不知为何,战神的斗志与杀意也随着电光领域的破碎消失不见了。

  首先挑起战争的闹事者,居然在这种时候主动放弃了继续战斗,人群中响起了一片嘘声,尤其是某些得意洋洋地下了注认为自己一定能赢的贵族们,这个时候正高举着手气急败坏地比着不怎么文明雅观的手势。这有些不可思议,也叫人难以置信这竟会是一个“战神”会做出的事,因为那就和“打到一半后投降”差不多。战神主动认输,是因为挣脱电光领域消耗了他的大半灵力而让他失去了继续打下去的信心与耐心么?这显然太过荒唐。

  站在半空中为护盾术传输灵力的血族人在确认白发精灵失去斗志后缓缓降落至地面,持续那么长时间不停歇地使用魔法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是件会令人脱力倒下的事,但也许是因为血族的特殊血统,伯恩并没有因为长期施展魔法而显得有几分劳累。比起施展魔法,他觉得更为吃力的可能还是凭一己之力顶下两位强者的领域压制吧。

  两者的领域均为属性领域,因此绝没有圣洁领域那般强大,也不会有圣洁领域那样“一旦被打破便几百年内不可使用”的限制——但都是强大的领域这一点毋庸置疑。

  伯恩摆了摆手收回了立在拍卖场四角处的灵记,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手帕擦了擦自己额头上因为紧张而留有也险些滴落的汗珠,他想着事情终于是告一段落了“可以拿钱回家了”,而后才注意到周围人们身上没有一点儿危机解除后该有的样子。

  他不由将手里的手帕攥紧——接着环视了四周一圈,最终总算在人群边上找到了熟人。

  黑衣单翼的血族这时正拎着一个稍有些眼熟的蓝发少年的后领,嘴角向上扬起,露出的是每次和他争吵的时候忍无可忍时才会有的笑容,同样还有那颗极具危险性的尖利獠牙。可以说伯恩更加紧张了,白发的战神此时则突然笑了起来,令这位神经紧绷的血族差一点再次召唤出那些危险的灵记。血族人匆匆跑至“同伴”身边,那里也是距离“战场”最近的地方。

  “啊啊,这次还真是扫兴啊。”

  战神拍了拍衣袖上的灰,他身上穿着的那件黑白连帽运动衫估计是一件用魔力强化过的特殊材质制成的衣服,并非直接但也间接地接下了电光圣石的威力后只是变得不再如刚开始那样洁净罢,上面甚至没有一处破损的地方。伊格斯似是同样也不明白明明是挑战者的对方为何要忽然放弃战斗,他摊开手召出另一柄用太阳圣剑的模板为样制成的仿制剑,仍在防备着对方,担心他会使诈。

  “不用紧张,水银湖少爷,这里场地太小人也太杂,不是一个战斗的好地方,而且我最开始的兴致也被那几个弱者给搅没了。”

  洛特整理了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原先硬接下电光领域威压而造成的擦伤此时已经恢复如初,若是那群不敢上前而只敢在后头嚷嚷着的贵族凑过来看看的话,可能又要说出“战神的恢复能力如此之强大,却还在怕电光圣石或是水银湖或是赫尔卡矿场而退缩认输”这些有点酸味的抱怨话来吧。

  伊格斯没有回洛特的话,但手里的武器在对方话音刚落后便传送回了武器库中。

  “你不愿意在这里战斗。”

  白发战神摇了摇头。

  “不过不要紧,再过一年下一届战斗之王评选大赛就会再开,到那时我们一定还会见面。”

  “那可未必。”

  战神在战斗之外或是不再想挑起他人战意的时候语气十分地平淡,伊格斯用同样淡漠的语气打断了战神的话,也试图打破对方“将来还会再见、将来还有机会再战”的幻象,他别开头去看向一边,身边的月圆夜小鬼脸上已不见严肃而变回了原先的神情,远处普鲁托那里虽然看过去略有些“混乱”,但显然普鲁托没有什么问题。

  “我相信我的判断,也愿意坚信一年后的评选大赛上我们将会重逢。”白发战神微微低下头,“我还未见识过电光圣石的真实威力,所以我不会放弃。”

  “上帝圣洁之力的威力远超于电光圣石。”伊格斯转过身朝普鲁托挥了挥手,蓝发少年会意,边上的那位血族也十分“善解人意”地松开了手让少年可以跑向自己的目标。

  “那是弱者们的一贯想法,圣洁之力到底只是净化之力,到底只是诞生于神器之中,比起它来还是作为星球力量之源的圣石更能激发我的斗志,也更具挑战性。”洛特抬起头,“如果能在大赛上看见你,我会很高兴的——那条没有什么用处的手链,你可以拿走了,钱我已经付清,就当是这次挑战的报偿吧。”

  战神从不轻言放弃,赤眸的战神不满于自己成为了弱者们赚取钱财的工具,也不满于看中的对手时刻不在状态,他会承认自己的失败,但不会轻易认输,不过这些“原则”自然无需在他自己都不承认是战斗的“战斗”上坚守,他也不想让弱者们如愿以偿。

  拍卖场中的闹剧,在嗅到了商机的贵族开始下注赌输赢后,草草结束了。

  洛特离开了拍卖会场,站在拍卖行外的紫衣迎宾员对拍卖行中所发生的事一概不知,加莎向这位凭拍卖场贵宾卡才进入拍卖行的尊贵客人鞠了一躬,尽管拍卖会的结束时间延后了不少,但这些都不是她需要管的事,也不是和她有关的事。

  头戴蓝色小圆帽的水属精灵王站在拍卖场外,拍卖场外的巨型水晶球银幕上原本正不断重播着刚才拍卖行中发生的事情,而现在播放的内容已经变成了拿着一条银色“紫水晶”手链不知所措的蓝发少年被一群新闻行业的人团团围住的情形。看见自己的好友从拍卖场里出来,夜华打了个哈欠,迎了上去。

  “哟,夜华老兄,你站在这里很久了么?”

  白发精灵咧了咧嘴,在场内时他也注意到夜华曾到来过,但在弱者们开始“搞事”时便感知不到夜华的气息了。

  “为了这等小事而动怒——”夜华不轻不重地打了好友一拳,“这可真不像你啊。”

  “有谁会拒绝战神的挑战么?”

  “为这种小事使用领域,那以后要是再遇到像水银湖少爷那样对‘战神’这一头衔完全没兴趣的、对战斗本身也不感兴趣的‘强者’或者,以后你再也找不到对手的时候,你岂不是……”

  –

  “那是不可能的。”

  两个精灵转身朝街道的另一方向走去,夜华的精灵王大军们还等候在那里。

  洛特显然没有把夜华的说法或是猜想当成一回事,也对好友的这一说法嗤之以鼻。不过在不屑过后,白发的战神仍抿嘴笑了下,这回不是咧着嘴露出的假笑,也并非是面对强者时过于兴奋而露出的笑容:

  “不是还有夜华老兄你么?”

  

●约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