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财富分配●

  “那么,这次在王国就承蒙您们照顾了。”

  黑衣血族朝着拍卖场的临时经理深深鞠了一躬,对方则由于急着清理战神遗留下的狼藉而忙得满头大汗,这时正在一边擦着头上的汗水。但同时经理也在摆手示意血族无需感激,人类觉得自己无法接受面前这一名血族的谢意,毕竟战神在这里大闹一番后的善后工作,大多都是这位血族一人完成的。

  “雷蒙先生既然还有要事需完成,那就不打扰他了,就麻烦您帮我们传话了。”

  黑衣血族又一次鞠躬。拍卖场的经理脸上不知为何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旁边搬动着倒在地上的座椅的拍卖场工作人员略有不解地瞟了眼身着黑衣的非人类,就只看了一眼,他便不禁感慨着上天对血族在容貌上太过偏爱——但仅仅一眼,也看不出这位黑衣血族有什么特殊之处。于是什么也看不出来的工作人员带着莫名其妙地心情继续干他的活,黑衣血族这时倒是想起了什么来,站直了身对上经理的眼睛。

  “啊,对了,在我们回血族之前,希望能再借用那间包间一段时间。”

  “嗯,好的,好的,没问题,雷蒙先生肯定不会有异议的。”

  拍卖场的经理实际上也并不清楚面前人的身份,但至少他明白,这次来到拍卖场的血族都并非等闲之辈。雷蒙没有向他介绍过作为圣血发现者而有幸和血族的长老与祭司一起来到拍卖场的那位“普通校工”,因此,他觉得来到这里的血族人都是血族的上层贵族也不是没有道理。况且这位血族在先前的混乱中帮了拍卖场那么多忙,混乱平息后不求感激,甚至还向拍卖场方表示歉意和道谢,礼数周全又十分谦逊——再怎么说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吧,拍卖场的经理默默地点了点头,如是想着。

  血族人微笑着点头回应,然后转身一跃而起跳进了原先给血族准备的那间裹有厚重窗帘的包间中,包间外的玻璃在方才的混乱中本已碎得连还原魔法都无能为力,那些四散在拍卖场各处的碎片却在血族人跳进包间之后跟着他的动作腾空而起,一片一片铺平了本应失去了玻璃的窗。

  可以听见血族人轻轻落地的声音,这时玻璃窗已经完好如初,厚厚的窗帘被人从里边拉上——经理明白血族们的意思,他们怕是有什么只能和自己人说的话,不想有外人打搅,所以在嘱咐完在场人员一些注意事项后,他悄然离开了。

  —

  “伯恩,这次我们的收获……”

  坐在包间内那张沙发上的九长老耐心地等待着黑衣血族在房间周围施下禁制,而后开口问道。他的语气中不免听出有些焦急,不过他本身实际上并不是什么容易焦躁不安的人,只是这一次拍卖得到的金额实在“太大”,对于只在几百年前见过白水晶的血族长老而言,亦可以说是个“惊吓”了。

  “说实话,我不是很满意这笔钱啊。”

  伯恩倚靠在窗户那边的墙壁上,一手扯着那块窗帘布,听着他的语气、看着他的动作也可以察觉出他有些失望,“如果是原先我定的那价格……”

  “那就连买的人都没有了,没人会信的。”九长老啧了一声打断伯恩不自量力也不合实际的幻想,“接下来怎么办?我们还没有跟兰德通报这件事,这笔钱能私吞么?啊不,我什么都没说。”

  似是感觉到了坐在另一张扶手椅上的女祭司足以杀人的眼神,九长老被自己的话噎了一下,想说什么又悄悄地把话咽了回去。“先计划一下怎么分配这笔钱吧。”伊莉大祭司叹了口气,她站起身,收回用于警告九长老“说话需三思”的眼神,接着目光则在窗边的那人身上与自己身后的那把扶手椅上来回移动着。

  她似乎在犹豫,思考要不要把自己的座位让给站在边上而没有地方坐的那位黑衣血族,但显然黑衣血族并不会领她的情,不,或是说,根本就不会发现她有这个意图。

  “确实,在这之前还得把这一颗白水晶换成紫矿石,不,换成魔法点币……先匀出一部分平均分给每一个血族平民吧,他们本来也该有份的。”

  “等一下,伯恩。”

  “等等。”

  大祭司和九长老同时开口,他们不约而同地注意到了伯恩话中刻意犯得那个“错误”:“一颗白水晶?”那还有一颗呢?九长老瞪着自己的红色眼眸,他知道伯恩的为人,不敢相信伯恩居然也是一个会私吞“公款”的人——尽管这笔钱还不是公款,而且伯恩的确有资格独享这份财富。

  “嗯?怎么了?”

  说“错”话的血族人反倒根本没发觉自己说错了什么,不过也可以说他自己认为自己并没有说错:“还有一颗白水晶当然是给闪电公主当零花……”

  气氛忽地冷了下来。

  “若是有另一个和你不熟的血族人在这里的话,不计实力差只看理论,你估计会被对方打死——我现在也很想打你一顿。”血族的长老深吸一口气,他忽然不想听这个一提及兰德的女儿便像失了智一般的家伙说话,还想着丢开“理智”冒着生命危险把面前这个人……“就知道会这样。”九长老跺了跺脚。

  稍稍回头,他瞥了眼仍站在扶手椅旁保持着“要不要让座位”姿势的大祭司,伊莉嘴角的笑容凝固在那里了,甚至还在“抽搐”。

  “不对,我本来就很想揍你一顿了。”

  “啊,闪电公主的花坛需要扩建……”

  “免谈。”

  伯恩根本就没有意识到面前两人突然沉默、气氛突然变得不怎么对劲的原因,或是说他为了自己的“闪电公主”而故意装傻。九长老挑了挑眉,伯恩同时歪了歪头,和原本的他完全判若两人地、一点也不善解人意地继续提出建议:

  “那么恶之玫瑰的花种……”

  “滚。”

  “闪电公主想买……”

  “别再提闪电了!兰德又不是不关心她!”九长老高声叫着,硬是不准伯恩再继续说下去,“她还缺你一个人的照顾么?你是她父亲么?她又不缺父亲!”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这种事上大发雷霆,是不满于伯恩居然敢在如此严肃的话题下开什么恶劣的玩笑,还是替伊莉大祭司打抱不平?不,不,他又是为什么会觉得伯恩现在说的是“恶劣的玩笑”呢?

  有关钱的话题对血族来说都是严肃的没错,但闪电公主和她的父亲可不一样,她和血族亲王一样都是站在平民这边的,自己不应该会觉得有关她的事“恶劣”才对。

  “闪电公主可是血族未来的领主!”伯恩上前一步,失去冷静似的伸手揪住了九长老的衣领,同样也是高声强调道。

  “不,你知道的,伯恩,血族领主不会是闪电的。”九长老往后退了一步,又后跨一步来到伊莉身边,“民众们也不会希望她成为血族领主的。”他一边说着一边用余光注意着伊莉的神情,因为他在担心伯恩失控的同时,也在害怕这位大祭司跟着伯恩胡闹,“你知道他们的愿望是什么,闪电身上流淌着兰德的血,谁知道她会不会……”

  “我身上也留着和兰德一样的血。”黑衣血族像是突然清醒了过来,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格外地冷静。九长老摇着头,伊莉跌坐回扶手椅上,显然,她还没能从伯恩的话中回过神。

  “抱歉,我……”

  伯恩重新倚靠回窗边。

  “她就像,就像是我的女儿一样,我是说……闪电公主,她也是我……想要将血族变得更好的一个……原因,我是说,原因。”

  “我知道,我知道。”他有些语无伦次了,九长老心念道,而后他又拍了拍伊莉的肩似是在安慰这位大祭司,也确实是在安慰她。

  “祭司大姐因为你的话伤得不轻,你待会还得为此负责。”

  “嗯,我知道,我会的。”

  他当然不会。九长老这么想着,但他不会说,他走到沙发那儿坐下。伯恩恐怕到现在也没懂伊莉为什么会这样吃惊,他从来没将目光放在这个违背了祭司原则的大祭司身上。一心想着血族的血族人怎么可能想象的出,不允许拥有爱情血族祭司中,大祭司会带头“造反”。

  气氛稍加缓和后,便又能继续讨论关于金钱分配的问题了。在约定好会给闪电公主支出一部分钱来后,伯恩坐在包间的地板上,他静静地听着九长老和伊莉大祭司的对话,没有意见,也不会提出什么意见。

  他在血族中没有什么特权,所以充公后的钱如何分配,他也是没有任何话语权的。

  

○财富分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