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该出现于此的人○

  花花学院,医务室

  伯恩小心翼翼地推开窗,三两下翻进了医务室中,行为举止在外人看来,怎么说都有些可疑。他作为校工其实没必要这样鬼鬼祟祟,医务室毕竟是医务室,它对任何人都开放。不过先前大多数情况下他都是通过窗户进出医务室,或许是习惯了这种做法吧。

  若是这个时候伯恩身后还跟着一个人,他就绝对不会用这种方式误导他人。但既然此时是独自一人,那他便无需在意别的什么了。

  也不知道月光·露娜她们怎么样了。伯恩在心中念叨道。方才透过医务室的那扇窗子往里边看去时,就发觉月光·露娜几人难得不在这里。

  是由于魔法等级考试在即,担心作为联军一员的花花学院排斥赫尔卡矿场人儿自觉离开了么?伯恩摇了摇头,月光·露娜和狄安娜显然不会是那般老实、且那般为人着想的人。

  “大概是有紧急任务吧。”他这么想着,赫尔卡矿场最近可不太平。联军在短短的几个月中就已经开了几十次会议,而雷蒙光是花在有关于赫尔卡矿场的情报上的钱就已经超过了他成年以后所花的钱的总量。水银湖在联军和矿场两边都有生意可做,这个二流组织的那个狡猾的恶魔主人做着无间道的工作,他向矿场出售兵器和联军的近况,再把矿场的往后计划以高价贩卖给联军,使得这两大团体内部非常成功地变得更加混乱了。

  伯恩叹了口气,他转过身,并向着窗户伸出手去,似乎想要将大开着的窗子关上。他很羡慕像雷蒙那样的人,纵使雷蒙在平日中多么吝啬多么小气,一遇大事便立即以大局为重,不假思索地就将自己的钱送出去了。

  虽然这实际上只是不怎么熟悉雷蒙的人眼中的花花学院校长,多年来一直隐居在黑森林之中血族人并不知道真相:真正的雷蒙买情报,用的肯定是皮尔国王的钱。

  伯恩伸手的动作,蓦地停了下来。他猛地转头朝身后看去。医务室中似乎并不像他来时感知到的那样只有他一人——他的脸色稍变,在炫彩紫星上能够躲开他的灵力探测的人或精灵可谓少之又少。

  这并非是他过度自信才得出的不靠谱的结论,而是事实确实如此。他看见有一个似乎十分病弱的白发人正躺在一张病床上——先前透过窗子看医务室内情况时,分明是看不见有这个人的。

  是学生么?伯恩愣了下,他快速地将窗户合上,又快步走到病床前,仔细打量了面前人一番后否决了“学生”这一猜测。虽说这个白发的人的确很年轻,可能是身体不佳才导致年少白头,不过他从没在学校中见过这个人。

  是的,没见过——刚入花花学院的那会儿,在时间夫人和某位模样奇特的图书管理员的允许下,伯恩曾翻看过学生们的资料,无论是存在感极低的五年级,或是经常离开星球外出历练的三年级,学员们的资料可都是一份不少。况且作为学院里的校工,他在学院里认识的人也不算少了。

  伯恩又往前走了一步,炫彩紫星上很少有不治之症,尤其是连魔法和魔力石都无能为力的病症几乎不存在在这个世上。若是有的话,不是后头外物对病人的灵魂造成了极大影响,就是病人的灵记天生就有问题——他莫名想要凑近看看,因为他的直觉,或是说有一种怪异地感觉,正不断对他发出“警报声”——他的直觉正啸叫着,这个白发人,很奇怪。

  “你是……不。”

  他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伯恩的脚步踉跄了下,似乎稍稍站不稳而往后倒退了一步。他是从窗口进入的,因此医务室里的灯并没有亮起来,医务室的窗帘没有拉上,所以这里其实也不黑。血族的天赋使得伯恩能很快适应黑暗,他在黑暗中甚至能看得更清楚——也是因为这样,他没有第一时间就发觉这个白发人身上非常醒目的一个特征:这个大陆上,只有一个人所拥有的特征。

  “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发的人气息微弱,但这显然是对方天生如此,而不是什么“病弱到奄奄一息”。他醒着,而且还十分精神。怕是从伯恩翻窗进来的时候就一直躺在病床上盯着伯恩的一举一动了吧。伯恩搭在身后的那只手悄无声息地握住了一柄凭空出现的雕花金剪刀,面前人金色的眸子在有光线但光线又并不充足的情况下不似平常那般令人注目,但靠得那么近了还看不出,就实在有违血族的身份了。

  “稍安勿躁。”

  “卡萨丁,这里是花花学院,你……”

  血族与赫尔卡矿场同样结过仇。

  那对金眸的主人依然一副悠哉的模样,安然地躺在那张病床上。像是每一个悄悄溜进花花学院的赫尔卡矿场人都喜欢到这个校医室来,因为不负责任的校医十天中有九天半都不会出现在这里。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雷蒙先生……”

  “血族亲王,你听说了么,现在王国,不,是联军正在闹的事情。”卡萨丁单手托腮,不知是在对谁说话。

  “哐!”

  “说了,无需动手。”

  劈向卡萨丁的雕花剪刀打在了一面“空气墙”上,很容易就能猜出,这又是所谓的“赫尔卡矿场黑科技”的神奇效果。伯恩罕见地对九长老以外的人与事物发出了一声冷哼,剪刀被他丢去了一旁重新消失在空中,而后他抬手一章拍在身边的墙壁上,便有金色的食人郁金香拔地而起,纷纷张着花瓣也露出花瓣中的利齿朝那张病床涌去,不过无一不被那堵“空气墙”拦下。

  “嘁——”

  都没有效果么?伯恩咬了咬牙。他抬头看见卡萨丁翻身坐了起来,那对金眸中似是略带笑意——在血族还在遭赫尔卡矿场的威胁时,外人都说卡萨丁是赫尔卡矿场的老狐狸,他说的话是一句都不可相信的,伊莉大祭司也不断与他提起过有关卡萨丁的事例,说着遇见卡萨丁后最好直接进攻,好出其不意,夺走他的性命。

  因为不断攻击着根本打不破的护盾而耷拉下来的食人郁金香,在伯恩收回灵记后消失不见了。伯恩拍了拍手,走到一边找了另一张空着的病床,坐了上去。

  “赫尔卡矿场……出什么事了么?”

●不该出现于此的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