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领域之内○

  普鲁托醒来的时候,不免有些懵。

  他感觉自己的记忆有些错乱了,一时竟想不起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同样,也无法理解为何自己来到了这么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周围一片漆黑,原本应该摆放在身前的课桌也不见了踪影。

  他听不到风声,除了自己的呼吸声外听不到任何声音——他明明记得先前教室中有一扇窗子是开着的,可是却感觉不到有风刮过——无论再怎么努力地瞪大眼睛或是眯起眼睛也看不清四周有什么,又或者,身边其实什么也没有。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背后有一堵墙。

  他紧贴着那面墙壁,坐在貌似有些潮湿的地板上。周围的气氛压抑得很,险些令人窒息。

  “哗啦啦——”

  试图摸索着站起来的时候,普鲁托才猛然发觉自己的四肢被固定住了:那是金属相互碰撞的声音,有什么链条一般的东西缠绕在了他的手脚上,而他的手腕和脚踝则被分别锁在了身后的墙壁和身下的地板上,手似乎还被钉住了,虽然感觉不到应有的疼痛,但他动弹不得。

  “怎么回……啊?”

  “我的……声音?不对,我在说什么?”

  一连串匪夷所思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而且显然不打算就这么结束。如果双手可以动弹的话,普鲁托一定会立刻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嘴和耳朵——他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但并不是丧失了听觉,他听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从自己的口中发出,而且说的还是他完全听不懂的话。普鲁托张了张嘴,他怀疑自己又一次穿越了。

  而且还是附在了别人身上。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刚才我不是还在A班教室里么?”身上缠着的锁链发着刺耳的噪音,普鲁托有些困惑也有些心烦意乱,由于他自己也听不懂自己在说的话,所以只是在心里想,没有发出声音。前一秒他才感慨“生活总算平静下来了”,却不想这是在为他自己立flag,后一秒他就来到了这样一个莫名奇妙的地方。

  “是监狱么?”

  炫彩紫星上除地狱外根本就没有监狱,因为犯罪者不是就地处理便是被流放至其他星球,而充满了奇迹的星球上罪犯也很少存在;但“监狱”这个概念还是存在的,璀璨金星上也有专门为违规者建造的监管地——普鲁托没少去过那里,不过不是因为他违反了规定,而是作为王室的成员去那里视察。

  “如果是监狱的话……是哪里的监狱?”

  他知道璀璨金星的监狱内部长什么样,那是一个封闭式的建筑,光线照不进去,所以囚犯们常年只能在黑暗中生活,就像他现在所处的环境一样,见不到光,甚至让人有一种“长期在那里生活会导致眼睛退化”的感觉。但璀璨金星炎热无比,“潮湿的地板”根本不会出现在璀璨上。

  且听闻炫彩紫星的那所监狱可要闹腾的很,有三个会与犯人打成一片的狱卒,还天天有人越狱。

  会是红星人的么?普鲁托咬了咬牙。过去曾听克罗蒂娅提到过有关“被红星人绑架”的事,只不过那时候正临魔法等级考试,他压根就没有认真听。

  “如果早知道克罗会死去的话,那时候应该专注一点……”普鲁托不禁想着,又迅速摇了摇头,情况已经够糟糕了,怎么能继续想这些会令人沮丧难过的事。

  锁链因为普鲁托的动作又一次晃动起来,恼人的噪音无论何时都是叫人无法忍受的——他却拿这些玩意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听着这些链条们发着怪叫。

  他确信这不是红星人的杰作了,红星大部分人都讨厌噪声,尤其是在运送非法商品的时候,因为那会让他们的行动暴露,让他们陷入危机之中。他们也不会将“商品”缠得那么紧,还把商品的一部分给钉在了墙上,商品有一点儿损失说不准就会掉价——那简直是和钱过不去。

  “得弄清楚,这副身体到底是谁的、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对了,魔法能用么?”

  “咳……”

  耳边突然响起了其余的声音,普鲁托打了个激灵,他被这个声音吓了一大跳。

  毕竟几分钟前才判断身边没有其他人的,连别人的呼吸声也听不见。没想到这么快就打了脸,但他还是听不见别人的呼吸声,也感觉不到周围有其他人的存在。

  声音很微弱,那么是对方已经奄奄一息了,所以才感觉不到的么?

  普鲁托没有贸然出声去询问那个声音的主人,因为这具身体所说的话不知是哪颗星球的地方方言,他不知道自己所想的、和自己所说的是不是同一回事。他在等待声音主人的再次出声,而对方也不负他所望,很快,主动开口,抢先问了他的身份:

  “你、是?”

  “啊,我……哎?”

  能听懂了——不管是询问者还是自己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人拿了一个翻译装置好心替他们统一了语言,先前还听不懂的话被转换成了星际通用语——再者是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普鲁托深吸了一口气,一时没能马上做出回答。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还不确定这副身体是不是他自己的,因此没法用自己的名字来回答对方的疑问。也不确定黑暗中的那个声音属于谁,是敌是友还无法认证。

  “你、我、你……是?”

  这回听清楚了,确实,有点耳熟。

  普鲁托相信自己的听力,已经不止一次地提到过了,他的听觉很出色——主要是在辨别人物身份的时候,因为世界上不存在完全一样的灵魂,普鲁托可以通过听别人的声音,听出灵魂与灵魂之间的差别。

  那或许是上天给这个无比接近死神的人的又一个恩赐吧,是“能够看到灵魂”这个能力附带的一个,在平常生活中同样鸡肋的能力。

  “恩人……不对。”

  那个声音,属于一个哑巴。

  “路西菲尔?”

  哑巴从未开口说话过,因为他发不出声音。

  但普鲁托却不止一次地听到过哑巴的声音,那是直接传入他脑中的、通过灵力勉强复制出的声音。路西菲尔似乎是一个没有灵魂的人,但通过那种方式传达的声音,实在让人无法忘记。

  难以置信,他与零之人偶师,竟在这种糟糕的情况下相遇了。而且,对方听起来状况很不妙。

  “路西、菲、尔么?”

  周围的场景一下明亮了起来,普鲁托一惊,仿佛原先有一层迷雾遮挡在他眼前,让他看不清周围的一切,而现在那层迷雾迅速散去了。其实也不算“明亮”,他依然在一个满是黑暗的房间中,不过这回,能勉强看清周围的事物。

  嗯,能看清了,面前的那个“人”。

  非人型的实验精灵。

  TE,科学院。

●领域之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