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倾默琴箫妙结缘,销魂殿夜半留思。

  第三天的晚上,笙箫默再次来到那个地方,此时的琴声已经响起,笙箫默从怀中取出一只玉箫,与其合奏,抚琴之人察觉到箫声并没有停止弹奏,而是眼珠一转嘴角上升,更有兴致的与其和曲。当时的情形,琴箫和鸣,奏曲时心有灵犀浑若一人,仿佛脱离了世界,曲中流露出一丝欣喜,一丝快意。一曲毕,两人都未曾离开,过半晌,笙箫默从远处现身,抚琴之人也随即起身,却不料正撞上迎面而来的笙箫默,在其尚未站稳即将滑到之际,却被笙箫默拦腰抱住,恰巧一阵风吹来,抚琴之人的面纱随长留正盛开的桃花一起飘落在半空,留得二人四目相视,含情脉脉,此时此刻,犹如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两人。片刻过后,抚琴之人与笙箫默回过神来,她离开笙箫默的怀抱,倒退几步,连忙见礼道:“见过儒尊。”

“咳咳,果然是你,白画倾,我,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听你弹琴了,真想不到你能奏出如此的天籁之音。”笙箫默顿了顿,语气有几分慌乱地说道。

“多,多谢儒尊赞赏,”白画倾尴尬的说道,“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弟子先告退了。”

“等等”,听到“弟子”两字时让笙箫默心中涌起几分黯然,但还是说道,“可以去销魂殿坐坐吗?”

白画倾抬起头略有些惊讶,毕竟一般弟子无要事是不可以进三尊居住地的,虽然儒尊宽厚洒脱。可是……但白画倾并未细想到这些,仅是瞬间直觉性的点了点头。

销魂殿内,笙箫默双手端起茶杯送到白画倾的面前,说了声“请”,“多谢儒尊”白画倾低头不敢直视笙箫默,只是恭敬的接过茶杯放到唇前轻轻一泯,西湖龙井,的确极好,说时抬起了头。笙箫默微微笑了笑说:“不愧是才女,这茶我曾与其他名茶混合暴晒,又同浸泡再取出,你却能立即品出,的确不简单。”白画倾听后言道:“儒尊半夜唤弟子前来,又故以此茶待之,总非故意考弟子才华吧!”

“唉,事先说明,并非我故意唤你前来,只因碰巧遇上,才邀你至销魂殿。”

“碰巧,真的这么巧吗?”白画倾话里有话的问道。

“唉,我承认我之前就听见你在那里抚琴,只是你走得很快,抚完琴后就离开了——你,能告诉我,这次为什么走,而且你的琴声中为何有满中有空,实中有虚的感觉吗?”笙箫默思量后问道。

“你听得出我的琴声?”白画倾的眼中闪出一丝光芒,“我之前抚琴后就感受到有人在附近,此人修为很高,当时便猜想是儒尊了,长留仙山岂容旁到居之,而长留山上也仅有三尊有此等修为了。”

“你对自己的功力很自信?”笙萧默戏谑说道。

“儒尊恕罪,弟子并无他意,弟子失言。”白画倾意识到自已的言行莽撞即刻道歉。

“哏,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为什么没离开,还有琴声的事。”笙箫默看到白画倾举止又回到原话题。

白画倾神色略变化量说道:“这个或许是因为琴声与箫声融合也是一种独特的感受吧,琴声的事我无法回答。”

“既然你不想说那也罢了,已经三更天了,你也该回去了,你还有早课,别休息的太晚。”笙箫默看了看夜色,关切的说道。

“您推测到抚琴人是我,没有别的想问吗?”

“有,就是你明天还会去抚琴吗?”笙萧默说道。

“额,会的,除了这个没有别的?”白画倾有几分诧异地问道。

“没有,夜黑风高,注意安全。”笙箫默温柔地说道。

白画倾面对笙箫默,有些脸红,随着准备离开,怎料刚一开门,就撞上一股大风,未曾站稳,险些跌倒,笙箫默急忙上前一手拉住她的手,一手扶住她的肩。风过后,两人舒了一口气,却也感到尴尬,白画倾很快松手走开,向笙箫默道了一声谢,便急忙心乱如麻的乘轻功离开。

“唉,你的——”笙箫默看了看刚才白画倾慌忙之中落在自己手中的戒指,小心翼翼的收起来。

出销魂殿后,白画倾没有御剑,只是伴着柔情的月光想着刚才和笙箫默发生的种种,越想心越乱,下意识的将手合拢垂下,这时才惊觉,自已手上的蓝蝴蝶形的戒指不见了,正四处寻找。忽然向远处一望看到孟玄朗和花千骨正坐在一起谈论什么,她好奇地走上前。

“就这样那只血淋林的手突然就从他的身后悄悄地,悄悄地伸了过来,哇啊!”孟玄朗说着将手伸向花千骨的背后,轻轻拍了一下。

“啊——哈!”花千骨吓得大叫钻进了孟玄朗的怀里,孟玄朗一边沾沾自喜,一边安慰道:“别怕别怕,有我呢,我会保护你的。”

“你们两个大半夜不睡觉在这种地方谈情说爱吗?”白画倾冷冷的语气其中夹含着调傥。

“不是的,白姐姐,我们是在练功,刚才练累了,朗哥哥正给我讲故事呢,倒是你深更半夜在这干嘛呢?”花千骨说。

“我,我晚上睡不着出来走走。唉,对了千骨,今天我看你的练剑方法和姿势有点不对,正巧晚上睡不着,我来教你吧!”白画倾岔开话题。

“好好,谢谢白姐姐”花千骨高兴地答应。

“唉,算我一个。”孟玄朗见势跟了上去。

练完剑后白画倾久久不能入睡,笙箫默也是一夜无眠,或许宿命的牵绊已经开始了。

倾默琴箫妙结缘,销魂殿夜半留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