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长留双关疑子画,倾默殿上初相识。

  很快,到了长留第一关魍魉森林的考试,花千骨与无意中与霓漫天结成好友,更遇见东方,三人一起在河边烤鱼。花千骨暗自嘟囔道:“咦,怎么一直没看见白姐姐?我明明看着她进来的呀!”

“你说的是一位武功很高的白衣姑娘吧?”花千骨这才缓过神来,转头一看,此时东方正注视着她,四目相对,难免有些尴尬,况且他已离得她很近,花千骨脸颊微微泛红。东方注意到这一点,调傥一笑,说道:“到底是不是呀,骨头?如果是的话,我之前看她除了几只食人花朝出口走去。”

“是,是啊,以白姐姐的功力,那几只食人花奈何不了她,我瞎担心什么。”千骨答道。

“你们在说今天的那个丫头呀,她武功是不错,千骨,我听你叫她白姐姐,你们很熟啊?”霓漫天插嘴道。这时东方与霓漫天一同将视线移到花千骨身上。

“其实也不是很熟啦,两年前她灭了一只要杀我的妖精,救了我一命,还给了我银两,送我回家。

霓漫天一惊,说道:“那照你这么说,他两年以前,武功就挺好了,那她还来长留学法术干嘛?”

“这我也不知道,恐怕你要去问她了。”花千骨答道。

东方彧卿听到千骨的话,又想到白天在长留客栈门口发生的一幕,心头一震,心想这白画倾到底是何来历?竟有这般不俗功力!东方随即恢复常态“咳”了两声说:“那个,我们今晚的谈论到此结束,至于白画倾的事以后再说,我想长留是不会让我们安稳过夜的。”

东方彧卿所言不假,待所有人都睡去后,长留便开始施迷烟,除东方彧卿未被迷烟熏倒,其他人无一幸免,深深沉迷在美好的梦境中,却唯有白画倾与众不同。

这时白子画正在观察大家的梦境,在他发现东方彧卿未被迷倒已是惊讶。而此时落十一慌忙找到他,对他说:“尊上,您快看看吧,白画倾的梦境是在非同寻常。”白子画接过一看,霎时一怔,梦境中空无一人,却到处闪烁蓝色、紫色等各种颜色的光,气瑰奇难以以语言形容。白子画缓过神来,速声道:“十一,你将将此查来!”十一即速查天下史料,无一是。这时,画面竟然逐渐退去,直至完全消失。“她竟然醒了?”白子画心中纳罕道,"世间竟会有人如此快速醒来,又有神物相助,白画倾她究竟是谁?”

“十一,你片刻后去路口处看看,想她应已出来了。”白子画并未转身,只是淡淡吩咐道。

落十一应了一声便出去了。

此时,出来的不仅有白画倾,还有朔风。“想不到你比我更早出来。”朔风冷冷的对着正在打坐的白画倾说道。“你也不慢吗,相比被什么拖住了吧!”画倾没有睁眼依然打坐。

朔风苦笑一声,说:“一切不过都是假的,没什么可拖的。” 画倾睁了凤眼, 起身来,丹唇微动,刚想说什么,这是已经赶到的落十一先出声说:“二位竟然已经到了,请问二位谁先出来的?”落十一对于也在此时出现的朔风有些惊奇。“她先我一步。”朔风出声答曰。

“既然如此,请先到客栈休息,准备第二关的考核,画倾姑娘,请随我来。

天亮后,众人也相继出来,开始接下来的考核。 

过了半晌,花千骨等人通过第二关考核,开始最后一关——三生池水。

花千骨在过第二关考核是格外紧张,因而忽略了白画倾并未参加考核,知道到了长留才发现一直没有看到她。

就在花千骨纳闷她到底去了哪里时,一抹蓝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了花千骨的眼前,三生池水的旁边。花千骨一眼就认出那是白画倾,叫了一声白姐姐,欢欢喜喜地跑过去。白画倾见到花千骨,也略微露出欣喜的神情。花千骨跑过去握住了白画倾的手, 关切的问:“白姐姐,你去哪儿了,怎么没参加第二关的考试呢?”

“千骨,这个问题我一时还不能回答你,你以后便会知晓了。”白画倾说完后便拉着花千骨来到三生池水旁。

这时朔风和霓漫天已经成功通过,自然也有一些人杂念太重无法忍受三生池水的洗礼而放弃。花千骨看到这里想起与墨冰在一起的情景,心中不觉害怕起来。而白画倾淡淡的苦笑一声,目光中写满了哀伤、痛苦、惆怅与彷徨。只是她并没有犹豫,毅然进入三生池水中,贪婪池和销魂池都未有异动,唯有绝情池。她踏进绝情池时预想的疼痛并未如期而至,脚低却有一丝凉意,这让她为之一惊,她彻底明白了自己的身份,明白了那种感受并不属于她,她停下了脚步,轻轻捧起一把绝情池水,那池水穿过指缝,渗过手心终未伤其分毫。她闭上了眼晴,两颗钻石般耀眼的泪珠轻轻滑过两颊,陨落到平静而又暗潮汹涌的绝情池水中。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绝情池水的表面竟然开始结冰。白子画站在高处看到这一幕瞪大双眼,脸上挂着一副不可思忆的神情,随机运足真力施法解封池水。白子画看到池面尚未完全解封,后又加大力度,冰才在白子画内力的催动下融化。白画倾注意到白子画的存在慢慢的睁开眼睛,深呼吸镇定一下情绪才走了出来。此时落十一和周围的人已是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我通关了吗?”白画倾声音沉重地问道。“通关了,”落十一回过神来“肌体经过池水而毫发无损,仙姿很好,只是你怎么?”“我有些累了,先走了。”白画倾恍惚说道。

高处的白子画皱紧了眉头。但当看到花千骨经过绝情池水,不仅没有感到痛苦,反而感到很舒服,调皮的笑着画了一只乌龟。脸上漏出了不可多见的笑容。

花千骨等人来到长留殿上面见三尊,遇到孟玄朗。当众人行跪拜之礼时,唯有白画倾膝盖未曾着地,因有衣裙遮蔽故并不显眼。却独被无聊的笙箫默瞥见白画倾衣裙有些奇怪,眼神中露出一丝疑惑。当白画倾等人将血滴入验生石中时,花千骨的血滴入时验生石突发红光,幸有白子画及时掩盖未被发现。可当轮到白画倾时,她流出的血却是红中略微透着蓝光,滴入验生石后,验生石竟显出和她眼眸一般的蓝紫色,此时白画倾用深邃的眼眸对着验生石施法,验生石转而变成紫色。白子画眉头一蹙,抬头望了一眼白画倾便默不作声的离去。旁边的笙萧默或许并未注意到花千骨的异常,却因之前的事一直注意着白画倾,验生石的事更让他意外,脸上露出饶有兴趣的一笑。

随后笙萧默来到了绝情殿找到白子画。 “师兄,白画倾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是……”笙萧默问道。“的确如此,但他们只说白画倾天资异禀,并无其他,白画倾竟如此超乎寻常,是在出我预料。”白子画答道。“那听师兄的口气,在这之前的长留考试中,她也一定有非凡的表现了?”“不错。”白子画将之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笙箫默。

“哈哈,这个白画倾不错呀——真想不到这世上竟有连师兄都难明之事。不过师兄也不必介怀,普天之大无奇不有,只能说明这天下的能人异士越来越多了。唉,对了,这件事你告诉大师兄了吗?”笙箫默说道。

“我知道,只是白画倾实在非同凡响,我未曾告诉大师兄,便是想搞清楚,况且白画倾有此神力未必非天下人之福,她所做的事你也清楚。暂时别告诉大师兄”白子画说。

“我明白,我会找机会和她谈谈,了解一下情况,我见她眼眸清澈,气质不凡,绝非恶人,她应该会和我说实话的。”笙萧默说完后便出了绝情殿,听说了这件事笙萧默更想要了解白画倾了。

长留双关疑子画,倾默殿上初相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