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拜师大会。

  话说花千骨在仙剑大会上因比霓漫天先接触到水面而落败,但在拜师大会上,白子画仍为掌门首徒的人选犹豫,便让其他人先选徒弟。笙箫默当仁不让的走上前收了火夕和舞青萝为徒,两人惊喜不已,高呼师父万岁。

只是笙箫默仍意犹未尽的望了望白画倾,她眼神中流露出清高与冷傲,一身傲气,面无表情,使人望而远之。一向潇洒的他,这时却多出了几分犹豫,并非不愿受她为徒,只是在想以后应该如何面对,她愿不愿意做自己的徒弟,将来不用也不能像调教普通弟子一般调教她,那又应该如何相处,这样会不会多了一层隔阂?

“师弟,师弟!”摩严的呼唤将笙箫默的思绪拉了回来,“你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选!”摩严开始催促。

笙箫默微点了一下头,心中不禁自嘲道:“真奇怪,我什么时候如此思前顾后,多愁善感了?随心意而做便是了!”

思罢,笙箫默缓缓走到白画倾面前,将坛上仙草送到她的眼前。白画倾将视线上移,正对上笙箫默温柔安心的微笑。白画倾只是徐徐站起身来拱手见礼,仍面不改色。

笙箫默回到三尊席,尚未落座,边听地摩严一阵埋怨:“师弟,你的门下是三尊直系,对长留的未来有不小的影响,岂可轻易取人?”

“怎么,师兄?白画倾是长留不可多得的奇才,且来历非比寻常,日后好好调教定成大器,我收她为徒难道收错了?”笙萧默借口开脱道。

“我不是说你收白画倾收错了,只是你不该收火夕和舞青萝啊!他们在长留这一届弟子中最为顽劣,常常惹祸,你怎可收他们为徒?”摩严皱了皱眉,颇为不满地说。

“唉,师兄,这才有意思嘛,这下我的销魂殿可热闹了呢!”笙箫默玩世不恭的说。

“你!”摩严的眉头拧成了一道缝,可他素来知晓笙箫默的性格,且白子画尚未开口,他也不便多说,只能把火气压在心里。

随后,另外几位弟子也被长留几位长老收为门下。而霓漫天以为自己夺得头名便能顺利成为白子画的徒弟,结果白子画却执意收夺得第二名的花千骨为关门弟子。

霓千丈手握成拳,冷道:“连断念剑都已传,原来掌门弟子早已内定,还走过场的开什么仙剑大会。不过这本是长留自家门下之事,尊上想收谁就收谁,我们有异议难道有用么?”

白子画点头:“当然没用。”

笙箫默当场就笑喷了出来,心下暗想:师兄虽然平常总是不苟言笑却老在关键时刻冷幽默大惊众人。

霓千丈大怒,当中斥责白子画:“白子画,你曾宣布获得头名者方能成为你的弟子,花千骨只夺得第二名自然没有资格成为你的徒弟,你岂可出尔反尔!”白子画随即拿出霓漫天比赛时使的剑说:“这把就是霓漫天总决赛之时所持之剑。”摩严大惊道“碧落剑”,云隐和东方彧卿无比气愤,指责霓漫天胜之不武,白画倾在一旁也不满地说道:“此剑为上古凶剑,杀伤力极大,霓漫天参加总决赛已经违反规定,在这种情况下伤了千骨也太不公平了吧!”

霓千丈被白子画拆穿底细无言以对,霓漫天也是羞愧难当。白子画趁此直接将宫铃递到花千骨的面前。“她,从今日起,便是我长留上仙白子画的徒弟。”白子画淡然道,声音不大,众人却如在耳旁,听得清清楚楚,在场之人无不大吃一惊。唯有笙箫默摇着扇子笑着,打从断念剑出现那一刻,他便知道不用比了,师兄收的弟子必定是花千骨。

摩严气急败坏的望着白子画,却看他眼神坚定,心念已决,知道他平时事物都不爱过问,但只要他做了决定,自己便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他,只好拂袖恨恨作罢。

白子画又望向霓千丈还有周围众仙:“诸位可有谁还有异议?”

霓千丈手握成拳,冷道:“连断念剑都已传,原来掌门弟子早已内定,还走过场的开什么仙剑大会。不过这本是长留自家门下之事,尊上想收谁就收谁,我们有异议难道有用么?”

白子画点头:“当然没用。”

笙箫默当场就笑喷了出来,心下暗想:师兄虽然平常总是不苟言笑却老在关键时刻冷幽默大惊众人。

摩严担心惹得霓千丈不悦,提议白子画多收几个关门弟子,而白子画立场坚定地说:“我白子画此生只收一个徒弟。”

花千骨听闻身子一震,大脑一片真空。她到底要如何粉身碎骨,才能报得尊上的厚爱呢?

霓千丈勃然大怒,气急败坏地拉起霓漫天欲离开长留。摩严一见情况不妙主动提出让落十一收霓漫天为徒,霓父征得霓漫天同意没有反对摩严的提议。而落十一赏识朔风身手不凡便又收了朔风为徒。

拜师大会也算圆满结束,但霓漫天却与花千骨彻底断交,花千骨一个人在水边闷闷不乐地扔石子,杀阡陌温情探望,玉带花千骨外出游玩,花千骨婉言相拒,但杀阡陌的关怀呵护让花千骨感受到从小到大少有的温暖。

拜师大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