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画倾暗言无意争夺仙剑大会魁首。

  话说,花千骨平定了蜀山大战,回到长留,孟玄朗向花千骨高调表白后不久,蜀国二皇子的身份也展现在长留众人面前。而此时仙剑大会也迫在眉睫,弟子们都在加紧练功希望能成为掌门首徒。

一天夜间,花千骨找到白画倾,高兴地说:“白姐姐,谢谢你,你不知道这次在蜀山有多危险,这只步摇确实帮了我不少忙,东方还奇怪呢,问我怎么会有这样的稀世珍宝。”

“东方,东方彧卿?”白画倾曾经听花千骨提起过他,的确是个奇人,白画倾也便记住了,“你告诉他了?他什么反应?”

“嗯——也没什么反应,就是皱眉想了一下,”花千骨天真地回答,“哦,对了,白姐姐,现在我回来了,这也该物归原主了。”说着把步摇递给了白画倾。

“怎么,往前就是仙剑大会了,你每天那么辛苦的练习,它一定可以帮到你的,你确定要这个时候还给我?”白画倾不解性地问。

花千骨低下头,把手放到身体的两侧说:“白姐姐,虽然我很想拜尊上为师,这是我的梦想,但是我也不能用这种方法呀,这对其他同门不公平。”

“只是,你虽然这次回来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是白天你也看到了,若只以你现在的功力,你有把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得过霓漫天,打得过朔风,打得过我吗?你能实现你的梦想吗?”白画倾问道。

“我知道,就算我再怎么努力,哪怕是打败了漫天,侥幸赢了朔风,也绝对不会是白姐姐你的对手的,但是,我还是想拼尽全力去光明正大的试一次。”花千骨的语气中纵使带着失落,却仍充满着坚定。

“其实,你只要努力打败他们就可以了,至于我,你不需要劳心劳神去想如何拼尽全力击败我,甚至说,你只要击败他们就相当于完成你的梦想了。”

“白姐姐,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不想成为尊上的徒弟吗?”花千骨诧异地问。

白画倾沉默了半晌不知如何开口,她实在被这个了无心机的纯真女孩打败了,这样明了的意思她还是捉摸不透。白画倾只好取出竖琴,静静弹奏了一曲。只是她未想到,远方还有一个人影,将所发生的种种看得一清二楚,听得明明白白,而那个人便是笙箫默。

第二天,长留殿内。“以我这段时间的观察,此界弟子中确为白画倾、朔风和霓漫天仙资最高,子画你的徒弟应该就在这三人之中了。”摩严说。

“或许吧,不过还是看结果吧,毕竟只会有一个人胜出。”白子画冷冷地说。

“嗯,也是。哦,对了,长老们今天有事找我商议,我先走了。”摩严说完便起身离开。

白子画转身问笙箫默说:“师弟,刚才你一直不说话,是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吗?”

笙箫默回答说:“师兄,我刚才只是在想谁会是仙剑大会的头魁罢了。”

白子画略一思虑,便说:“以现在的形势看,众弟子中数白画倾功力最高,甚为神秘,精通兵法战略,智勇双全,这一点从那天她与师兄之间的对话中就足以看出,再加上多番行战,按常理说,应该无人与她匹敌。”

笙箫默说:“可如果她不想赢呢?”

白子画为笙箫默的话感到惊奇,笙箫默解释道:“那天,在摩严师兄公布你要仙剑大会上收徒时,几乎所有的弟子都有不同的表现,仙资好的便跃跃欲试,差的便垂头丧气,而唯有白画倾表情淡然,纵使是对自己的实力再怎么自信,也不会眼底不见一丝波澜,仿若这件事情可有可无,而且我那晚看见……”笙箫默将看到白画倾和花千骨的事都告诉了白子画,独独隐瞒了白画倾最后说的那句最重要的话。

笙箫默接着说:“我能从她的琴声中感受到,白画倾对此次仙剑大会很是懈怠,但是花千骨却极想成为你的徒弟,但是却这么有原则,难怪清微道长会将掌门之位传给她。”

白子画对花千骨的做法很赞赏,不禁喜上眉梢,微微一笑。

笙箫默发现白子画的细微的变化说:“师兄你在笑什么?你好像很关注花千骨,那天孟玄朗来殿上时我便发现了。”

白子画顿了顿神,不慌不忙地说:“你不是也很在意白画倾吗?连她那一瞬间的反应都能捕捉到,你应该跟她打过好几个照面了吧?”

“我那是因为师兄你说她不同寻常我才多多留意的,而她确实不同凡响,琴技高妙不次于师兄,而她手中的那把竖琴虽不及流光琴,却也别有韵味,而且我觉得她似乎和南唐的人说的有些不同。”笙箫默另有所思地说。

“所以你想收她为徒。”白子画看出笙箫默的意思先一步说道。

笙箫默微微一笑,仿佛对自己说道:“一切看机缘吧!”

画倾仙剑大会是否如同笙箫默说的那样呢,花千骨又会历经怎样的磨难,她是否能拜白子画为师呢,请听下回分解。

画倾暗言无意争夺仙剑大会魁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