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仙剑大会风波涌起。

  仙剑大会已经开幕,各门各派都前来观战,他们都十分期待这次仙剑大会的魁首,这位震慑六界的长留上仙的首徒究竟是谁。经过几番激烈的斗争,白画倾、朔风、霓漫天、花千骨和尹上漂脱颖而出,斗正准备冲进四强。

和白画倾对战的是由太白山推荐的弟子,但白画倾根本不放在眼里,只是一次次轻佻的躲过他的攻击,纵使他攻击凌厉,但根本连白画倾的衣角都碰不到,或许是没玩够,或许是不想锋芒太露,白画倾一直没有出手,过了一会儿,她好像玩累了,一剑弹开了对手的攻击,一脚踹在了那人胸膛上,但很有分寸,躲过了主要的经脉,只伤了他的皮肉罢了。

落十一宣布白画倾赢后,便到了花千骨对战尹上漂,但花千骨因想起白子画说逆转剑法会伤及同门,所以并未用东方彧卿传授的逆转剑法,与尹上漂大战一番后,虽然险胜,却不幸被尹上漂重伤。落十一宣布赛果后,一时虚脱,险些倒在赛场上。与此同时,霓漫天在仙剑大会上使用尹上漂赠送的毒针战胜了朔风。

回到住处后,清水因看到花千骨重伤,而白子画并不会暂停仙剑大会而劝她放弃。花千骨却只是低下头说:“清水,我知道你担心我,啊呲!”花千骨话未说完便痛得叫了一声。

“我也知道我现在不是白姐姐和漫天的对手,但是拜尊上为师是我的梦想,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的。”花千骨说这话时眼神中露出无比的坚定和执着。

“你这又是何苦呢?”这是白画倾进来了,看了看花千骨,全身血迹斑斑,上衣已被血液浸湿,捂在胸前伤口处的右手沾满了未干的鲜血,瘦小的肩膀仿佛还在与困难抗争,不肯倒下,面色苍黄难看,嘴唇泛白,目光中却仍泛着坚韧不拔,仿若星星一般的光辉,越看越发让人心疼。

“白姐姐”“先什么都别说了,你伤的很重,不好好调理,会出事的,我帮你上药,这是极好的灵药。”白画倾替她诊完脉后,查看了她的伤势后说道。

“画倾,你看看千骨这个样子怎么跟你比试啊 ,我劝她放弃,她也不听,你赶紧劝劝她吧。”轻水着急的说到 。

白画倾并没有停下来,只是声音低沉的说:“我知道了轻水,轻水,我这有一副药方,你拿着它去帮千骨抓几帖药,应该会有用的。”说着掏出了一张纸递给了轻水。

轻水拿着药方出去后,白画倾看着伤痕累累的花千骨疼惜地说:“你不忍伤及同门,却无论如何都要拜尊上为师,甚至不惜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去搏,这样值吗?”

“值!”花千骨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声音铿锵有力,眼神中流露出坚信不疑地执着。

白画倾自知无法再劝,便不必多言,只是暗暗低下了头,沉默了半晌,仿佛下了决心似的说道:“既然如此,你便好好养伤,专心对付霓漫天便是了。”说罢便走出了屋门。只留下花千骨在那里发呆,一脸迷茫的样子,明明是她明天与白画倾对战,以她的样子完全不是白画倾对手,她却为何让她专心对付霓漫天呢?

另一边,七杀殿内,杀阡陌也得知花千骨与尹上漂的对战,原来尹上漂才是蛰伏在长留的奸细,可没想到杀阡陌知道到尹上漂输给花千骨不但不生气反而无比喜悦,却因得知尹上漂重伤花千骨后气急败坏,连夜赶去长留替她疗伤。

夜间长留。

“小不点,你的伤姐姐是帮你全都治好了,可是姐姐听说你明天的对手不简单,你真的不用姐姐教你一点别的更有用的速成法术吗?”杀阡陌温柔地握着花千骨的手,妩媚妖娆的双眸中处处体现了对花千骨的关心。

“不用了,姐姐,你放心吧,白姐姐几次三番救我性命,她是不会伤害我的,虽然……”花千骨低下了头,转而又说,“虽然我很清楚以我目前的实力根本不是白姐姐的对手,但我还是想凭我自己的努力拜尊上为师。”

“哦,原来你一直想要做白子画的徒弟呀。哼,他有什么好,整天板着张臭脸,还有他那傲慢的态度,想起来我就生气。”杀阡陌听到花千骨提起白子画两眼发光的样子,便一股不知名的怒火涌上心头。

“姐姐,你怎么了?”花千骨看到杀阡陌的举动怯怯地问道。

杀阡陌这才意识到自己举止失常,急忙转怒为喜,平复心绪的说:“没什么,小不点,既然你心意已定,那姐姐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是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一有什么事千万别忘记吹响姐姐给你的骨哨。”杀阡陌又叮嘱了花千骨几句,便依依不舍的离开了。

只是,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在草丛后面,有一个黑影一直注意着花千骨,更将杀阡陌深夜探访她替她疗伤一事看的一清二楚。那人身着一袭黑衣,更披着一件宽大的黑色斗篷,在一旁冷笑道:“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说完便如烟雾般逐渐消失在了夜幕中,仿佛从未存在过。

第二天上午,比赛开始之前,各位前来观看之人已陆续入场。台下,轻水握着花千骨的手担心地问:“千骨你真的没事了吗?要是不行话可千万别逞强!”

“好了,你放心吧轻水,我的伤全好了。”花千骨说着抬起双臂,摆动了一下肩膀。“花千骨对白画倾”落十一高喊着,意味着比赛即将开始,花千骨匆匆告别轻水走上擂台。

终于,比试要开始了,绿光一闪,花千骨身剑合一,面色苍白的飞到半空,下面是蔚蓝的滔滔波浪。海风很大,吹得她有点冷。而白画倾却不慌不忙,只轻轻一跃,便纵身跳到半空,二人在空中飞旋,花千骨屡屡出招,而白画倾却只是闪避并未还手,花千骨的招式打在海面上,掀起层层漩浪,而白画倾却波澜不惊,见招拆招,丝毫没有要还手的意思。此时花千骨后退了几步,便再次挥剑刺去,谁知就当剑锋距离白画倾胸前半寸的时候,白画倾却化作一团树叶,随风移到花千骨的身后。众人都大吃一惊,三尊席上,笙箫默面不改色,仿佛在意料之中,摩严却皱了眉头,说:“这白画倾怎么回事啊?就好像在故意拖延,她既然已经可以幻身移行,就绝对有实力打败花千骨,可为什么她……”白子画亦是一震,若说白画倾不借助任何法宝,仅凭自身功力达到的水准让他吃惊,倒不如说花千骨的功力一夜之间恢复如初甚至更胜以往让他好奇,而且他清楚地看到了……”

花千骨还未回过神来,白画倾便迅速的移到了她的背后,花千骨反应到,立即挥剑向后,却未想到白画倾一手抵住了她出剑的右手,一翻,一侧,一顶,弹开了花千骨的手臂,花千骨手中的剑也险些因为胳膊肘的酸痛而脱手,此时的白画倾眼眸深邃,花千骨眼中惊讶而又迷茫,白画倾继而双手和印,向花千骨胸前拍去,花千骨被推出数米开外。花千骨略微后仰,便又急忙前俯,再次投入战斗。白画倾依然只守不攻,却也处处胜千骨一筹。

此时众弟子正在台下议论。火夕张口说:“唉,你说咱平时也没看花千骨这么厉害呀,连日来身经数战,昨天伤得那么重,今日反而越战越猛了。”

“是啊,白画倾的实力比起朔风和漫天来那可毫不逊色,她都能跟白画倾打了这么久,真不简单!”舞青萝在一旁帮腔道。

“奇怪,以她的实力,莫说花千骨,就算再加上个霓漫天也不过尔尔,可为什么你却不出手,嗬,难道你想……”朔风在心中默想到。

此时,她们已经在空中战了近一个半时辰了,花千骨已经有些体力不支,而白画倾却仍是英姿飒爽。花千骨有些急不可耐,提起剑奋力向白画倾冲去,而白画倾只是侧身拿剑一挡,边你将花千骨的剑控制在了面前,继而旋转剑锋反制花千骨,千骨的剑不慎脱手,白画倾及时横剑使花千骨借力向前抓住剑柄,滑身刺向白画倾,白画倾出剑一挡。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白画倾竟顺势落地,脚尖轻轻点在了赛垫上,仍是满目春风,毫无倦容。说时迟那时快,花千骨与白画倾落地的时间仅差一瞬,却不想白画倾那般宛若仙子,而是重重坠在了赛垫上。当落十一宣布她胜,清水等人扑过来欢呼时,她却惊慌错乱不已,但当看见白画倾淡淡的一笑时,却也放心了些。

三尊席上,笙箫默看到结果时略微眉梢一动,摩严则是说不出话,只得一个劲地叹息。白子画却是眉头紧锁,眼神总错复杂。

仙剑大会风波涌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