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画倾教训霓漫天。

  白画倾住进销魂殿的消息已经在长留不胫而走,这是长留创派以来从未有过的事,就连落十一也没有受过这种待遇。在长留弟子眼中,拜入三尊门下是荣耀。而三尊之中,摩严太严厉,白子画太冷漠,只有笙箫默潇洒不羁,温和可亲,个性随和,最好说话,又常把玩一支长箫,很多长留弟子都喜爱他,更有一群女弟子渴望拜他为师。白画倾又得如此待遇,引来了很多人的羡慕。其中最眼红的要数霓漫天了,她自恃是蓬莱掌门之女却比同入门的弟子低了一辈,且不知白画倾的身份,对其不满,但忌惮她的功力和扑朔迷离的身世尚不敢对其发作。

这天,霓漫天遇上了在河边浣衣的花千骨,怒气更是不打一处来,故意上前打翻衣物挑衅道:“哟,堂堂掌门首徒怎么在这洗衣服呀,唉?那只虫子呢?是不是变成人以后离开你了,这偌大一个绝情殿就你和尊上两个挺寂寞吧?这孤男寡女的哟!”

花千骨有些生气地问道:“霓漫天,上次的事我不和你计较,你现在又想怎样?是要和我打一场吗?”

“哼,”霓漫天冷笑道,“当上掌门首徒了不起了,以前你说话可没这么冲,也好,就让我看看你长了多少本事!”说罢便向花千骨动起手来。

正当这时,几片花瓣向霓漫天射来。霓漫天侧身一躲,怒叫道“谁!出来!”

“我。”那人应声道,原来是白画倾站在不远的山路上,手中还把玩着一朵缺了几片花瓣的月季。白画倾一边慢慢走下来一边对霓漫天戏谑道:“霓大小姐这是怎么了?谁惹得您这么大动肝火?”

霓漫天讽刺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啊,怎么,这销魂殿住的还习惯吧,舍得出来了?我说嘛,某人这如意算盘打得可真精啊,不费力气拜了个这么好的师父,享受这么好的待遇还不用面对尊上那张冰块脸。”

白画倾听后并未动怒,而是冷笑一声说:“是啊,总比某人费尽了力气却竹篮打水一场空,想要的始终没得到,反自取其辱,还找来别人的耻笑强得多呀!”

“你!”霓漫天顿时被白画倾激怒了,说道,“白画倾,你说话别太过分了,还轮不到你来教训我!”

白画倾暗自窃喜道:“干嘛这么激动,我指名道姓说是你了吗?你这岂不是不打自招!”

“你,你!”霓漫天被气得哑口无言。花千骨也在一旁心底偷笑。

霓漫天转手便要拔剑,说时迟那时快,白画倾在她出手之前抢先一步,一掌切下便分开霓漫天的双手,打落了她的剑,随即一手制服她一臂,另一只手在她肩上击了一掌,将霓漫天推向前几步。霓漫天转过身来捂着肩膀,一脸愤愤的表情。

白画倾依旧冷冷的说道:“今天是给你一个小教训,不要以为你是蓬莱掌门之女就了不起,就是你爹,你们整个蓬莱我都不放在眼里,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还敢出来丢人现眼,我告诉你,以后收敛点,对别人的事情不要总是妄加揣测!”

“哼!”霓漫天用怒火燃烧的双眼狠狠地瞪着白画倾。

白画倾望着霓漫天仍面不改色地说到:“怎么,还不走?真想跟我比试吗”

此时的霓漫天已经开始仇视这个傲睨万物,不把她从小引以为傲的所有事物放在眼里的女子了,但苦奈技不如人,只好恨恨的走开了,心中却不甘就此罢休。

待霓漫天走开后,白画倾走到了花千骨的身旁,挥手将掉落的衣物升起,又伸出手指引来一股水流洗净了衣服上的污渍,随后干净的衣服落到了白画倾的手臂上,白画倾递给身旁的花千骨,却看她还没缓过神来,脸上的表情仍是呆呆的,心中不由好笑,把衣服往前推了推,说了声:“拿着呀。”

花千骨这才缓过神来,把衣服接过放入木盆。转而白画倾又对她道:“你如今已是长留首徒,更是蜀山掌门,不仅身份辈分皆比霓漫天高,功力也不比她差,何必让着她。”

“其实,我是觉得大家都是同门,日后要在一起相处,很多事忍一步就好,何必斤斤计较,尔虞我诈多累啊,像现在这样和和气气、简简单单的生活该多好,多轻松啊!”花千骨眨着她那天真无邪的大眼睛说道。

白画倾望着花千骨,心中不由感叹道:“其实一个人有很多种面孔,只是你不容易看出来。千骨,你总要学会自己维护自己,保护自己的。”

画倾教训霓漫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