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中苦楚何人晓?

  话说白画倾在销魂殿笙箫默每晚为其调节功力。这天晚上,笙箫默为白画倾调节完功力后,白画倾在一旁抚琴,笙箫默静静地聆听着。白画倾抚琴时脑海中时时浮现出白天花千骨对她所说的话“我是觉得大家都是同门,日后要在一起相处,很多事忍一步就好,何必斤斤计较,尔虞我诈多累啊,像现在这样和和气气、简简单单的生活该多好,多轻松啊!”多简单的愿望!多天真的想法!足以让白画倾内心触动:千骨,你不谙世事,天真无邪,却怎能体会到我的痛苦?轻松,快乐?我值得拥有这些吗?我甚至连我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

白画倾想着想着,手中拨琴弦的力道不由加重,琴声也变得嘈杂。突然一只强而有力的大手抓住了白画倾的手,白画倾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她睁开眼睛一看,笙箫默正站在她的眼前,淡雅如雾的星光里,一袭素袍随风飘逸,长发未束,随夜风微微飘拂,身材高俊,远处一看,仍是潇洒不羁。可近了一看,神色却明显与往日不同,光洁白哲的脸庞中透露出几分庄重,若柳长眉微皱,望着白画倾的眼神很是严肃。白画倾一时也愣住了,她从未看到一贯被长留弟子称作温和亲善、玩世不恭的师父表现出这样的神情。

少顷,笙箫默渐渐松开了白画倾的手,白画倾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抚琴的手指已被琴弦割破,鲜血尚在流淌。白画倾冷笑了一声,受伤的手指顿时恢复如初。

笙箫默看后并未多言,只是对白画倾问道:“在想什么?如此狂抚琴弦,手指受伤连疼痛都没感觉到。”

白画倾略微伤感地说道:“只是想起了千骨白天对我说过的话,她告诉我她不计较什么,只想要简单、平和、快乐的生活,她现在想要的已经都有了,她很满足。嗬,说来奇怪,听她这番话,我反倒觉得自己很空虚,好像我什么都没有,好像连我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说着白画倾眼神中流露出悲伤和无尽的虚无,眼睑中也不禁闪烁出些许泪光,就像夜空中被雾气遮住的朦胧的月光一样。

笙箫默看后有些心疼,却也不知如何安慰,只得说道:“人各有志,千骨内心简单纯澈,心思明了,一直随性而活,无论做成与否,皆无遗憾,何况现在她已如愿以偿,自然满足。你虽与她不同,但是只要遵从心中本意,也便无需再想其他。”

“遵从本意?”白画倾冷笑了一声,说道,“在那种地方,我很多时候已经几乎忘记自己心中真正想做什么,而值得我随性而为,不计得失的人或事也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谁说没有了?千骨不就是吗,这次的仙剑大会不就是一个典型的的例子吗。”笙箫默说道,“不过我也真有些搞不懂你心里为什么会想那么做?”

“师父,当天晚上您不就已经问过千骨了吗?而且,我相信平庸之辈不相信的是我竟会败给千骨,尊上他们疑惑的是我会败给千骨的原因,而您,我知道您心里有些答案,只是仍很模糊,有些疑惑,其中包括我给千骨的那几句漏洞百出的‘解释’,至于结果,您一开始就料到,不,是听道了吧!”白画倾回答时那双夹带几分蓝紫色的黑眼眸一直凝视着笙箫默,那眼眸是如此的深不见底,折射出的目光在夜色中显得更加深邃,朦胧的月光更加强了它的魔力,一种洞察人心的魔力。

笙箫默感到很惊讶,心想:她怎么会知道这些,那晚的事是花千骨告诉她倒不离奇,可其他的事呢?是她猜出来的,她的洞察力也太——

白画倾看到笙箫默吃惊的样子,略带三分邪魅地笑道:“那晚的事千骨什么都没跟我说,我也不知道千骨还步摇给我的时候,您就在不远处,这一切也不是我推断出来的,而是您的心告诉我的。”

“心?”笙箫默再看白画倾的眼眸立刻便反应过来,说道:“你竟然懂读心之术!”

“不错,在那种地方,没有一些手段如何保护自已,如何在朝堂、宫中立足,那里的残忍您体验不到,表面安静祥和,实则暗潮汹涌,杀机四伏,只有雄厚的实力,铁一般的手腕才有资格去说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进可叱咤风云,总领大局,退可明哲保身,安然无恙。当然经过这些年,我的手腕远不止这个。可我可以问心无愧地说立足天下从来没有对忠义之士,正人君子做过任何歹毒之事,对千骨,对他们,我极少用过读心术等手段。这些年,我对天下苍生所做的一切也全是出自本心,绝非阴诡算计,另有所图!”说到后半段白画倾的情绪激动起来,一番陈词,与往日的沉默寡言的她截然不同,不过随即又带着几分讽刺的意味轻笑了一声,仿佛自嘲地说道,“奇怪,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说这些话,可能是这些年来憋得太难受了吧!想想这些年来我所做的事,有的连我自己都唾弃。我的手上已经沾满了无数的鲜血,我说这些话恐怕也没有人会信了吧!”

“我相信你!”笙箫默此话说得坚定果断,毫不犹豫,“我相信你不是一个恶人,你的心中始终是存着善念的。”

心中苦楚何人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