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坦诚相待得知己。

  夜空中的雾气有了消退的痕迹,月亮逐渐明亮起来。白画倾望着笙箫默坚信不疑的眼神,心中升起一丝感动,说道:“是因为绝情池水吗?还是从琴声中感受到的?”

 “是也不是。”可说绝情池水是让人放下最坏戒备的开始,琴声是让他想相信她的一丝助力,但能让笙箫默如此坚信她,毫不犹豫地回答却是出自本心,又岂是这些可办到的?笙箫默来不及细想,说道:“或许是直觉吧!”

白画倾的眼中燃起了星火,感动的说道:“好,不管是因为什么,我会向师父证明师父的感觉而没有错,您没有看错人。”

“嗯!”笙箫默看到白画倾如此,心中也释怀不少,缓和的说道,“诶?我好像是在问你你决定让给千骨时心中怎么想的,你到现在还没回答。”

白画倾放松了些说道:“想必师父也应该知道我来长留其一是因为我真的乏了,厌恶了那些尔虞我诈的争斗,来讨个清静;其二便是因为这些年来我军功赫赫,威望日高,原本我以为我与皇兄兄妹情深,又是个女儿并无大患,可自从出了大唐女皇武侧天之后,君王大臣对公主也有了疑虑,再加上皇兄尚无子女,已有不少心怀叵测之人对我这个长公主也打起了算盘,来长留也是为了避嫌,打消皇兄之虑啊!所以说我要是再在仙剑大会上夺魁成了掌门首徒的话,就相当于有了长留的支持,恐怕又有奸佞小人在宫中放流言,君前进谗言了,能不收敛点吗。”

笙箫默听后并未相信,微微一笑的说到:“你如果拿这些话去对千骨说的话,她一定相信。可是细心人一想,便会知道这不可能是你故意让给她的理由。首先,你一入长留便光芒四射、锋芒毕露,况且南唐诸人又岂会不知你的厉害,在这上面收敛反而让人起疑;再者,来的不过是一个使者,又不是南唐的皇帝,以你的本事难道还制服不了他?况且就算他说了什么对你不好的话,以你的势力想打消皇上的疑虑简直易如反掌,比如让人在皇上面前说长留从不涉足凡间之事,长公主成为长留首徒说明要退出朝堂,大不必多心。何来你对千骨说的大患?你不过是搪塞她罢了,怎么,还不肯说实话?”

白画倾见笙箫默如此之晓自己的心思,更觉得他值得信任,也便不再隐瞒,说道:“知我者,师父也。其实来的使者我早就料理好了,我让给千骨是因为当不当掌门首徒对我来说本来就无关紧要,而这却是千骨最大的心愿,她付出那么多,我不过是不想让她寒心,想尽自己所能成全她。对于自己无心的东西我又何苦牢牢地抓在手里不放,既自己不满意,又伤了朋友的心,千骨一直相信勤能补拙,天道酬勤,应该给她一次机会,一个更大的平台让她去施展她的实力,在这之前我不想看她先被我挡了回来。”

笙箫默望着白画倾的眼神中多出几分惊奇和赞许,原来她真的不是冷血、唯利是图的人,她是有成全别人的心胸的。“那你又为何一直拖延?很多人都看出你是故意输的。”笙箫默接着问道。

 “哦,那师父是让我一上去就下来吗?这才太假了吧!”白画倾说道,“况且像火夕和青萝不就没多想吗?使者那边我自然试探过。那些别的人看出来又如何?反正他们又没有证据直接说破,虽然我想让给千骨,但起码有试探她功力如何的权利吧。更何况我的对战我想用多长时间就用多长时间,就当展现我的完美身法,不可以吗?”说着白画倾孩子气地将头转到了一边不再看笙箫默,此时雾气已经完全消退,温柔的月光撒在她那张恬静而又清丽脱俗的脸上,白画倾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

 “可以可以。”笙箫默听到白画倾童趣而又略带傲娇的回答一时竟也语塞,看到她稚气的表现觉得煞是可爱,也微笑起来。心中想道,她就应该是这样的,这才是一个十七岁少女该有的语气!或许她承受了许多本不该承受的东西,所以她才将这份纯真深藏在心底。不过,她已经开始舒展了,我一定会让她逐渐放下这些痛苦的。

坦诚相待得知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