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巧施阵法试功力,画倾入住销魂殿。

  倾默师徒二人走进了藏书室,里面黑漆漆的,白画倾轻抬中指,一点微弱的青光从若隐若现到逐渐明亮,白画倾将它轻弹向烛台,烛台上立即燃出了灯火。白画倾兰花指合并,放出了一只只绿色的蝴蝶,它们飞到油灯、蜡烛旁时,便化成了灯火,整个屋子瞬间变得亮堂了不少。笙箫默有点奇怪这样的法术,或者说这不太像法术。

“来,师父,就是这里,”白画倾拿出了一本名叫《阴阳意神术》的书,说,“书上指应将真气灌入任督二脉,气聚檀中,凝神将五行之力按星辰轨迹修炼,但不知为何,我每次一发功,真气总是倒流,险些逆转经脉,完全无法聚力。”

“原来你是因为这个才去观察星际的。”笙萧默说道。

“嗯?”白画倾有点惊讶,心中暗想道:这几天自己的确在观星象,可他怎么知道。

笙箫默仿佛看出了白画倾的心事,说:“我最近在殿内闲逛,时常看到你在藏书室内灯火通明,一日夜中无眠,便想以观微之术看你是否还在,去碰巧看到你在销魂殿内的高处夜观星象,或许你看的太入神,所以没感觉到吧。”白画倾听了笙箫默的话后,觉察到他一直在默默地关注自己,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将目光移到别处,亦不知该如何言语。瞬间,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嗯,画倾,你将手伸出来,让我看看为什么会这样。”笙箫默岔开话题。

“是。”白画倾伸出右手,一只佩戴在她手上的镯子引起了笙箫默的注意:宝石一般的蓝色,鸳鸯戏水,凤凰涅槃刻得维妙维肖,与这蓝玉浑然天成,更萦绕着法力,灵力充沛。

“师父,师父!”白画倾叫了两声,笙箫默这才回过神来。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白画倾看到笙箫默注释着自己手上的镯子便问道。

“没,没有。”笙箫默认真地感受白画倾的脉象,却发现白画倾的脉象中隐含着一股超凡绝俗的神力,不仅如此,他还发现白画倾的体内有一种仿佛阴阳融合的奇特异术,就连她的心跳都很不对,时隐时现、时强时弱,这实在让笙箫默诧异万分。

笙箫默睁开眼睛,缓缓的对白画倾说:“画倾,我想我或许猜到你这是为什么了,在说之前,你要跟我来一趟。”

“嗯”白画倾有些不明白。

在长留的一处雪峰上,白画倾问笙箫默道:“师父,这是何地?何故带我至此?”

笙箫默望着这里,神情很复杂地说:“这里很少有人知道,从前是我和和几位师兄练功的地方。”

笙箫默看了白画倾一眼,然后拂袖一挥,摆下一阵,接着说:“画倾,这阵是以天地星辰为根本所布,你试试能不能破了它,记住,一定要小心,不行的话就放出消息,我立即撤阵。”笙箫默提醒白画倾道。

这也让白画倾不解:不是说解除我的疑问吗?师父带我来这里是想考验我什么吧,但这两者间有什么关系吗?白画倾虽然疑惑,但还是准备闯阵。

白画倾纵身跳入阵中,阵的形式立即开始变化,阵中瞬间发出数箭,都被白画倾化解弹开,却不巧启动更强的阵势,使那对应星辰的阵门相继袭来。阵门堵住了各个方位,形成包围之势,阵门移动时又不断发出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力量和千百把利刃。白画倾散出无数支水流开始查看抵挡,同时自己化作一股水流开始窜查。

笙箫默看到白画倾使出的法力有些疑惑,但更担心的是这个阵法会不会伤到她。

白画倾被挡了回来,她开始闭目调息,集合内力,细想此阵,她的步摇,手镯,还有一条雕刻着龙凤呈祥等花纹的充满灵力的玉佩都在往她那蓝紫色的深不见底的眼眸处聚力,她睁开眼睛,将最强的力量凝集到了眼眸处,此时她已看出了阵的形式并想到了破解之法。她在阵中施阵,将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汇入一股更强大力量,冲向乾坤交界处,待两门混乱时,一飞冲天,更以金光破开阵顶,即出了阵。

笙箫默惊叹不已,真没想到长留的乾坤星元阵竟被一个少女在短短两个时辰之内破了,当真了不得。

待白画倾出阵后,笙箫默走上前去,拍掌赞叹道:“不不得呀了不得,画倾,我真没想到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破阵,怎么样,可有收获?”

白画倾笑了笑,抱拳说道:“弟子多谢师父以乾坤星元阵相告,弟子已有七分感悟。”

这句话引起了笙箫默的兴趣,笙箫默戏虐的一笑,说:“你识得这阵法?”

“我只是在读书的时候见到过,觉得有趣,变了解了一下这阵的原理、布局和资料,进阵后才知与吾之困竟如此相似,若将此阵比作人体,那么这阵的变化恰巧是运功时人体的变化,今日真是深有感触。”白画倾欣喜答道。

“你果然心思细腻,在阵中你竟也可以注意到这些。还有,你很喜欢读书,是吗?你刚才你施的是长留的高级法术,没想到你竟然已经学到这了,的确不错。对了,你刚说有三分不解,可是不知如何调节体内的乾坤二气,避免新修功力跟你体内原有内力冲突,是吗?”笙萧默说道。

“师父料事如神,弟子正是此处不解。”白画倾说道。

“其实这并不难办,不如这样吧,反正你经常待在销魂殿中,又天性喜静,不如直接搬进销魂殿吧,这样我可以随时指点,你也不必两头跑。就这样吧,你去自己选一间喜欢的房间,收拾一下,今天就搬过来,我会每晚为你调节功力的。”笙箫默温柔地说道。

“啊?”白画倾有点出乎意料,他竟然知道自己天生好静,也是从琴声中听出来的?还是自己日常表现出来的?他有这么注意自己吗?而且把一切都想好了。白画倾即刻回过神来,说:“是,弟子这就去准备。”说罢便乘轻功离开了。

笙箫默望着白画倾的背影,他感到白画倾身上实在有太多的谜团,他隐隐意识到白画倾的身份背景绝不像南唐的人说得那么简单,尽管南唐的人说得已经够迷离了,但笙箫默觉得白画倾更加神秘莫测,但是这个女孩却又总让笙箫默感到她那深不可测的实力和身份中又散发着一种简单和让他选择相信她的气息,她的心仿佛没那么复杂,这一切的一切让笙箫默越来越想靠近这个高深而又浅薄,高冷而又善良的女孩。

巧施阵法试功力,画倾入住销魂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