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莲花,密室,画倾初知箫默。

  白画倾得到了笙箫默的理解与安慰,心中释然不少,情绪也变得好了起来。当夜与笙箫默谈完一是将近四更天了,白画倾回到房间后才发现自己有多累,一倒在床上便深深地睡去了,期间笙箫默来过两次,她竟也未发觉。笙箫默望着她恬静而又写满疲倦的脸,心里有些心疼:这个孩子该是吃了多少的苦,经历了多少磨难,才会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法力、智谋、气魄与冷静。

当白画倾再次睁开眼时天已经亮了,不过是第二天的天亮。白画倾慢慢地起身后,扬起了手指开始勾画什么,一股清水透过窗纸将白画倾围绕起来,这股水流吸取了白画倾的疲倦与乏困,打理好了她的装束,使其神采奕奕。白画倾出门后看见池中的莲花开了,芳香四溢,白画倾忍不住向前走了几步,驻足于此,细细感受它独特的芳香。

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白画倾的思路,“喜欢莲花吗?”笙箫默走过来问道,其实他刚刚就在她房间附近,当他看到那一股水流的时候就知道她醒了,于是过来看看,却看到她站在初开的莲花旁出神。

“是啊,”白画倾缓缓睁开眼睛说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远比那些只知争奇斗艳、爱慕浮华的好得多。”

“嗯,”笙箫默打量了白画倾一番,饶有趣味地点点头说,“清丽雅致,袅娜多姿,花中仙子,与你的气质很相配。”

白画倾听后怔了一下,然后轻笑地说道:“再相配也只是气质而已,而且只是片面的气质,我其他时候的样子你还没有见到呢。况且莲花象征着君子之风,不蔓不枝、内空外直,而我,我又怎敢自诩莲花呀!”

这句话看似说的漫不经心,可是却夹杂着无数种复杂的情感,有自嘲,有悲伤,又无奈,甚至漂浮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绝望。这一点,他懂,他也知道自己没那么容易解开她的心结,他还是不懂她,她也不了解他。良久,笙萧默开口说道:“画倾,你跟我去个地方。”

白画倾有点奇怪但还是跟着去了。

白画倾跟着笙箫默来到藏书室,看到笙箫默走到一幅字画前,伸出手指碰了一下画中的鸟,整幅画竟然都变了个模样,画上每一个景物上除中间的花外都有一部分移动,最后竟然落在花中间组成了一扇门,笙箫默在门上一指,门的倒影射在墙上放大竟成了一扇真正的门。白画倾被眼前这一幕惊着了,他从未见过如此精妙的机关,恐怕纵使在异朽阁乃至六界都再难一见了。

笙箫默反过头来对白画倾说道:“走吧,里面会更让你大吃一惊的。”

白画倾这才回过神来,深呼吸了一下,跟着笙箫默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里面起初一片漆黑,只能隐约凭感觉迈下台阶,里面更是不时传来一股股寒流,吹来一飕飕凉风。这时一贯冷静的白画倾竟也有些慌张,她细细的听着笙箫默的脚步声,感受他的气息,生怕错过。短短十来步的路,白画倾却走得十分漫长而且胆怯。他们走到一个石门前,石门“哗”的一声开了,里面的确是让白画倾惊诧:这是一间冰室,里面比较宽阔,中间偏内有一个类似于喷泉的雪莲冰雕,每一朵花瓣都雕刻得栩栩如生,冰雕中喷出的水很温暖,仿佛有一丝春天的气息。冰雕后不远处是一张笔墨纸砚具备的书案,书案后是一些书架,各种书籍整齐的摆在书架上。乐器、兵器和一些装饰分布在四周,好像这一切都是从冰雕处开始的,因为冰雕前什么都没有。这里没有灯,也不需要灯,因为冰的反光已经使这里脱离了昼夜的限制,这里仿佛是仙境中的另外一个小仙境。

毋庸置疑,白画倾很喜欢这里,她用欣赏的目光打量着这里的每一个角落,同样也在疑惑,一向被世人称为玩世不恭的儒尊笙萧默,竟会有这样一个别有冬天的所在。她将目光投向笙箫默,却和笙箫默的眼神碰撞在一起。笙萧默注视她的眼神中有疑惑,以及一种发现了什么似的玩虐。

白画倾猛然意识到刚才自己的失态,一种窘迫和心虚浮在她的脸上,事到如今她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先开口找回主动权。白画倾使自己镇定下来说:“真是想不到销魂殿内还有这样的所在,这么多天了,我完全没感到过。”

“你当然没那么容易发现。来,坐,”笙萧默将白画倾引到一处桌椅前,自豪地说,“我当年游历四方,寻得无数奇物,在异朽阁的帮助下才得以建成,整个长留,只有掌门师兄知道,当年连师父都不知道。”

笙箫默抿了一口茶水,接着说:“当时我无论遇见什么都会来这里,有时一待就是好久,搞得他们都认为我失踪。”

白画倾皱了一下眉,紧紧地盯着笙箫默,之前只是看他内心的想法,却从没真正了解过他这个人。她现在可以确定他骨子里绝不是玩世不恭,但他究竟是什么样的?白画倾开始捋她的思路。

气氛沉默了许久,笙箫默开口道:“想知道吗?”

“嗯?”白画倾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然后重重的点了一一下头。

笙萧默站起身说道:“跟我来。”

莲花,密室,画倾初知箫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