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八 古色古香沭金城,情操高雅满江欂

  次日清早,叶九领着书默收拾行囊、整理形象,顺便要了几个鸡腿(……)作为路上的零食,雄纠纠气昂昂地出发了。临行前,叶九说她回了都城便会有做不完的工作,极少有时间放松,所以,她想先去南方风光旖旎、景色秀丽的水乡转一转,问书默意下如何。

书默自是没有意见——他知道即使自己说不想去,叶九也会、并且一定会把他打包带过去——不过心里还是有点小兴奋。因为,他妈的(……)故乡就在那里。

水乡其实不叫水乡,“水乡”只是这座南方城市的别称罢了。“水乡”名曰沭金,古色古香,生态自然,总之就是好的不得了,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名人雅士。通俗点讲,就是吸引了一批又一批土豪往里面砸钱。

初到沭金,书默觉得哪儿都新奇——特别是沭金人清一色的古装打扮,长发及腰,裙裾及地,书默和叶九两个“现代人”显得格格不入。书默心情舒坦的不得了——假如叶九没有以“促进外交”为借口把他们手里的巨额钞票送给那伙“绑匪”的话。

所以,他们又穷了,又两手空空家徒四壁了,又得向钱看了。书默愤愤道:“难道又得找家赌场么?”

无奈的是,沭金不设赌场,倒是一家又一家的酒楼花样翻新层出不穷。于是,叶九坏坏也笑着:“其实我也是一有着高雅情操的淑女(……),待会儿就让你见识见识!”说罢,她拉起书默,不顾其宁死不屈拼命挣扎欲哭无泪,硬拽着他向一家酒楼奔去。

————

叶九和书默进了一家酒楼。就见叶九耀武扬威地冲一个小厮吆喝:“你们掌柜的可在?在下可否见他一面?”

小厮表现出沭金人特有的修养,“姑娘想点什么菜跟我说便好,不必劳烦我们掌柜的。”

叶九眉头一挑,“姑娘我想点什么你就甭管了,你知道我是来给你送钱的就对了。有主动送上门的money都不要,我建议你先回大学重新深造一下——假如你念过大学的话。”一番话,被她说得滴水不漏。

“我觉得应该回到胎教时期。”书默小声说,但还是被叶九和小厮听了个一清二楚。

叶九向书默投去难得赞赏的目光,心里想的是“这小子出门终于带了脑子”。小厮则不然,脸涨得通红,但细琢磨了下两位客观的话,又觉得很有道理,完全找不出反驳的理由……他要被说服了,怎么办啊。

小厮迷茫地去通报掌柜的,又迷茫地回来,把叶九和书默引过去。他轻声道:“二位,这是谢老板。”

书默一个没忍住,脱口而出:“我知道,蟹老板么。”他笑眯眯地看着小厮,“那你就是章鱼哥吧?”

“章鱼哥”一时间有些发愣,大概是没想到客官的逻辑思维会这么强大。书默见没人答理自己,有些尴尬,忽略掉叶九怨恨的眼神,他干笑两声,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谢老板大方地请叶九和书默就坐。待“章鱼哥”离开后,儿道:“二位要见我,可是对我们‘满江欂’有什么意见?”

“我们是来促进经济的。”叶九开门见山,怕谢老板不明白,又补充道,“来你这里应聘,唱唱曲儿什么的。”

谢老板象征性地露出一个微笑,书默知道他要拒绝了;但叶九也不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人,她是一个“有着高雅情操的淑女”。二人都企图用自己的观点说服对方,连说带比划口若悬河唾沫星子满天飞。而一旁作为观众的书默,则非常冷静镇定地看着二人的谈判从“对话模式”转换为“战斗模式”。

“我们沭金人各个能歌善舞、多才多艺,更别说我‘满江欂’里的都是训练有素的员工,比你们两个外地来的不知强了多少倍!”

“哎呀,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是这样呢,你从他们身上XL号的衣服就能看出来。我想你们酒楼后除了牡丹应该还种植着水稻小麦红高粱吧。”

“确实是有很多外乡人来这儿找活干……你觉得在这里做清洁工怎么样?”

“很好呀,很适合方才那位‘章鱼哥’呢。”

“……”

最后,当然是叶九占了上风。她与谢老板达成的共识是“先在一楼展台上唱一曲儿,若效果非常好,就留下;反之,则离开。”

谢老板极具人道主义地问叶九要演什么,需不需要他找人伴奏。于是叶九就问书默:“Can you sing or dance?”

“Neither。”书默的回答十分应景,“我只会玩乐器,不过什么样的乐器我都会一点儿。”

“嗯,”叶九满意地点点头,这正是她想要的结果,“你会弹什么曲子?”

“只要给我谱,我就能奏出来。”书默自信地说,他头一回在叶九面前找到了骄傲。

“那好,一会儿我把谱写出来给你。”叶九转头笑靥如花地看着谢老板,“那就麻烦您了,待会儿帮我准备几样我需要的东西吧。”

八 古色古香沭金城,情操高雅满江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