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七 一朝花园红尘史,算盘终究不通意

  “嗯?”书默没反应过来。

“就是给你讲讲我以前的故事。你不是要写文章么,我刚好可以给你提供点儿素材。”叶九一边幽幽地说着,一边悄悄夹走了一块红艳艳的萝卜块。

“嗯嗯!”书默喜出望外,忙不迭地答应着,从他的神态可以大致推测出他说的是“好好”——他嘴里可还嚼着美味呢。

叶九从未讲过自己的过去,她要么是今天见到故人太开心了,要么就是脑子刚被夹过——这种情况完全是个悖论,叶九那么聪颖,怎么可能么。书默艰难地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脸涨得通红,“关于你和谁的?”

“我以前上司家的公子。”叶九幽幽道。

“啊,好像很浪漫的样子。”书默坏坏地笑着。叶九无视书默欠扁的脸,甚至连看都没看他一眼,把目光投向未知的远方。书默自讨没趣,便没再说些什么,乖乖地闭了嘴。面前的这位是尊大佛,他可惹不起。

“一直以来,我只是听说有这么个人,但从来没见过,不过我能从群众的议论、媒体的宣传中推测出这是一极厉害的人物——就是一个怪物。有一阵子,上司让我去城西郊区作一调查——查好了就给我加薪。我当时年轻气盛(……),凭着一腔热血,一个人也没叫,自己拎着几个干粮就颠颠地去了。于是乎,我一个不小心,被一突然从旁边草堆里蹿出的野猪给拱伤了。伤得还挺严重,我千辛万苦地养了两年,好不容易养出了把个成果,又被个无名小卒捅出了个窟窿。”

“……”书默完全不用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这种可信度如此低、跨越性如此大的事只可能发生在叶九身上么。不过,“那你现在……”书默有些迟疑,目光中透出隐隐的担心。

“不然你以为那种战斗力只有五的渣滓怎么会伤得了我,”叶九翻了个白眼,这种差点儿丢了命又忒损面子的事可以列进她“人生最不愿回忆的糗事”名单的Top10,“我被野猪拱伤后,丢了面子失了联,就在我差点儿一命呜呼之时,我被救了。”

“我知道,你的救命恩人就是你那上司家的公子。这种剧情一点儿悬念都没有,很容易猜么。”书默得意地晃着手中的筷子,“你被那公子的飒爽英子所感动折服,和他开始了一段如同水晶花园般精致的浪漫故事。我说的对吧?”他心说自己料事如神,叶九绝对会破天荒地夸他一次。

“完全错误。我叶九是何许人也,这种连你都能推测出来的剧情怎么可能发生在我身上?”叶九毫不留情地打击书默,这是她的天赋,“那时大公子还没对我说明他的身份,所以我只是简单地对他表达了我的感激,顺便和他讨论了下时政,展望了下未来。然后我就回家了。”

“这就完了啊?”书默眼里是大大的失望,果然“血人”是不可能真正浪漫起来的。

“当然没有,这只是我和大公子第一次见面。从那之后过了三个月,上司开了个大型会议,我在那次会议上正式认识了大公子。没人知道我和他曾经见过。大公子,我说过,是一极其厉害的人物,而我的能力也颇强,当时会议上几乎一直都是我们两个在说。会议结束后,他跑过来和我搭讪,夸我智商很高逻辑很强云云,我也借机表达了一下对他的无比感谢,我说:‘那天真的很谢谢你,晚上你请我吃饭。”

“……他同意了?”

“当时确实是这样。晚上吃饭的时候他跟我说了很好,什么‘你本人确实比照片上好看’,什么‘小爷我一世英明,偏偏就毁在了你手里’,什么‘俗话说的好,最毒妇人心’。当时我就认定这家伙生的是一张贱嘴!从那之后,我们两个的交集就多了一些,他常去我的办公室找我聊天,从国家大事,到生活八卦,日日如此,风雨无阻。我就纳闷,像他那样的人怎么会有那么多闲工夫,果然资产阶级和中产阶级还是有区别的么?”

“没准他是看上你了。”书默忍不住插嘴道。

“是啊,我单位的同事都这样认为。那段时间,我和大公子的事像风一样流传着,就差没写个大字报宣传宣传了。那帮人真的是太闲了,得到点儿好玩儿的新闻就乐在其中,还对其进行了一系列有针对性的勾勒、描绘、编造、幻想、杜撰、企划、谋算,也许他们可以计划开个传媒工司什么的,促进影视业娱乐圈的发展,或者他们可以本着这份执着的精神去打仗,这样咱们蒙撒要么不发动战争,战则必胜矣。最令我气愤的是我们家那个小兔崽子,一看见我就捂嘴偷笑,真是辜负老娘把他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付出的汗水!”

书默看着一脸大义凛然、唾沫星子满天飞的叶九,心里虚得慌,但还是壮着胆子颤颤巍巍地说:“你是说我么?可那个时候我还不认识你呀。”

“当然不是你,”叶九难得耐心地解释,“你是小崽子,我说的是小兔崽子,就是我弟弟。”

“啊,你还有个弟弟呀。”书默心里莫名地有些失望,他用尽毕生之绝学,将其恰到好处地掩饰住了——至少在表面上不会表现出来。他不去看叶九的眼睛,假意盯着碗中的食物,“然后呢?”

“这种状况持续了大概一年,那大公子挺达观挺幽默,对我也很好,总之有很多优点。那一年也许是我十七年生命中最开心的一年了罢。”说到这里,叶九刻意停下不再叙述,抬眸等着书默的反应。

书默眼里是难掩的好奇——毕竟是叶九的故事,总该有些不同寻常之处。“你倒是快讲呀,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

“我们分手了。”叶九非常淡定。

“啊?”书默一口饭呛在嗓子里。真的是……太不同寻常了。这什么故事,没头没尾,跨越忒大,果然算盘只能是算盘,永远不可能水晶花园!

当然,这些话书默只敢在心里吐槽一下,嘴上是万万不敢说的。“您的故事真是……很离奇呀,”他眉角抽搐,千辛万苦、费尽心思、搜肠刮肚地寻找合适的词汇,尽量委婉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姐,这是你的初恋吧?”

叶九点点头。书默又问:“我听着大公子和你挺好的,怎么突然就分开了呢?”

“先不说他爹是我的顶头上司,”叶九的声音没有一丝波澜,“就当时的情形来看,无论从哪个角度分析,我们都是impossible的。你能听懂我的话么?”

书默看着叶九,似懂非懂。

七 一朝花园红尘史,算盘终究不通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