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六 叶落花谢风飘絮,楼空茶凉人悲戚

  话说这顾家大小姐自打下了“成功舍我其谁,老娘志在必得”的决心后,就一路畅通无阻,非常迅速地打听到了豸满那将军的下落——这地儿是好找,要进去就困难了,那才是一真正的鸟不拉屎的“圣地”,跟这比起来,蒙撒高层们待的茅草屋就跟闹着玩儿似的。

但顾玖毕竟路子广,再说她和那将军是真的认识,将军派了专车来接她。顾玖见了那将军,依照她以往的风格打招呼:“哟,泛兴,你还活着呢。”

这陈泛兴和薛琅陌虽是从一个学校毕业的,二人的行事风格和个人气质却迥乎不同。薛琅陌披上铠甲是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伏地魔,脱下铠甲就成了在山野里砍柴的粗犷樵夫;而陈泛兴,无论穿金戴银衣衫褴褛,无论黑天白日日月变迁,都是一副“我是真君子我是大好人你不信我信谁”的模样,整个就是一披着羊皮的大尾巴狼。

当年在豸满王宫的时候,陈泛兴经常对异族人顾玖造成“伤害”。这和yi陞带来的“伤害”还不一样,匜陞也就是天天饮顾玖的血,几乎不和她说话,所以顾玖并没有被打败,她依然坚强的活着;而陈泛兴对顾玖的“伤害”则是来自精神和肉体两方面,花样翻新,残忍之至,幸亏顾玖情商偏低意志顽强甚于蟑螂,否则蒙撒就要失去一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天才了。

——事实上,在顾玖来豸满之前,陈泛兴对精神层面的绝对伤害一直是冲着我来的,还好我智商不高为人傻缺……不然你以为我现在这么厚的脸皮是怎么回事?练的!

“这么多年了,你这脾气倒是一点儿都没变啊。”陈泛兴温和一笑,印堂锃亮、眉目低垂、眼神慈祥、和蔼可亲,看起来特别瘆人。

顾玖并不打算跟他废话。“我就直说了吧,你若是投降,我便在你死后给你立个碑。”她的眼里闪过一道冷光,“若是不的话,我平素的淑女形象就要被破坏一点点了。”

陈泛兴依旧笑得温和,嘴里却“嘶嘶”地往外喷着毒液,“要我投降?你有什么资格?”

顾玖没有说话,只是慢条斯理地把雕龙剑放到自己身侧,神色高傲。

陈泛兴的目光沿着剑身划过,“你是想用豸满神器来威慑我么?这不管用,像我这样的精英怎么会信这种子虚乌有的东西?”

“你理解错了。”顾玖浅笑道,“我的意思是,我不小心得到这把剑的使用权了呢。”

不知为什么,顾玖突然觉得陈泛兴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她心里一颤,忙心说是自己看错了。

但是很快,她的预感就灵验了。陈泛兴扯出一抹撕裂般的笑容——这样的邪魅笑容是顾玖以前从未在他脸上看到过的。她本能地心一凉,面上却不动声色。她淡定得像是一尊石像。

陈泛兴向顾玖靠近几步,顾玖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她是演技派,“你的想法真是不切实际。你想举起雕龙剑都很困难,更何况——”

她突然顿住了。因为,有一道阴影盖住了她。她回过头,看到了一个……一个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玩意儿。

是一个非人类的人类。他的身形似山丘般庞大,胳膊似树干般粗壮,大腿比顾玖的腰还粗。他一把抓住顾玖,捏碎了她的指骨,将她扔到陈泛兴脚下。

饶是顾玖再怎么身经百战、皮糙肉厚,也疼得“啊呀”一声,眼泪都快下来了。她心里这个悔呀,她这还没用毒呢。

不过暗器毒量一般都很小,对付这么个大家伙估计不管用……不试也罢。

山丘怪物轻松地提起雕龙剑拿在手中把玩,在顾玖缓过神来之前,又一脚踏断了她的膝关节。顾玖在地上缩成小小的一团,身子瑟缩着,紧咬着嘴唇。在死之前,她至少要维护自己的尊严。

陈泛兴蹲下来,俯身在顾玖耳边温柔地说:“你不是死不了么……那我就把你的骨头一根根扳断,让你体会什么叫生不如死……然后,我会让这世上最后一个能使用雕龙剑的人也消失,这把雕龙剑会成为你的陪葬品。”

————

“我找到她的时候,她身上没一块好地方,所有的关节都断了,有的骨头还碎成几截,眼睛……也全被挖走了。雕龙剑就插在她的腹腔内。”薛琅陌面色铁青,紧握成拳的手有些发抖,“我就不明白陈泛兴怎么下得去手……”

简非眼圈微红。我根本就不用照镜子看自己的状态,他们怎么样我就怎么样,而且我肯定比他们更糟,我知道我肯定哭了。

“那陈泛兴最后怎么样了?”简非刻意压低声音。我知道他是心疼了。不管他怎样讨厌顾玖,不管怎么说,蒙撒今天的胜利是顾玖用大半条命换来的。

“被我杀了。”薛琅陌深吸一口气,情绪渐渐稳定下来,两只拳头松开,手上的青筋也退了去。

“山丘呢?”简非又问。

薛琅陌偏着头,半晌才道:“也被我干掉了。”想了想,又补充,“那家伙智商比我还低。”

三十六 叶落花谢风飘絮,楼空茶凉人悲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