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话 第一舞姬舞音

  我的十五岁生日会过后,我的登基大典也已经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了,可是,我依旧是那么悠闲地过着日子。直到有一天早晨…………

这一天已经是我十五岁生日会后的第三个星期日了,里我的登基大典也已经只有两个多星期的时间了,这也意味着,我将要失去这“日上三竿时,依旧能在温暖的被窝中睡大觉”的“特权”和自由自在的娱乐时间了。于是,这一天,我便赖在床上,不肯起来了。

“千雨公主,快醒醒,起床了。”蒙胧中,我听见耳边传来了一句话,很温柔,很轻柔,就像二十一世纪时,我的妈妈喊我起床的声音,一模一样;身上传来的阵阵被人推动的感觉,也和那二十一世纪时,妈妈叫我起床的动作,一模一样。但是,我很清楚,这里并非二十一世纪,而是古代的华樱国。而在这里,每天早上但是柳儿叫我起床的,我便很自然地应了一句:“那么早起来做什么?好了,柳儿,你别烦我,让我早睡一会儿…………”说完,耳边便没了声音。

就在我刚要睡回去时,突然觉得身子冷了不少,便很自觉地伸出手去抓被子。不料,我并没有抓到被子,而是抓到了一只嫩嫩的、光滑的手。我凭着这么长时间与柳儿的相处,以及前身对柳儿的记忆,很肯定这并非柳儿的手,因为,柳儿照顾我多时,手上自然是长了许多茧,不像这双,那么嫩,又那么光滑。于是,我猛地一翻身,看了看正坐在我床边的那名妖艳的女子,一把夺过她手中的被子,蒙在身上,只露出一个头,问她:“你是哪位?是来找千城王兄的么?他不在这儿,王兄住在华盛殿。出殿门后右转,一直直走就是了。”我误以为她是进宫来找千城王兄的,却一个不小心迷路了,这才来到我的华清殿中,便好心地告诉了她千城王兄的住址,还把去哪儿的方法告诉了她。

谁知,她既没有离开,也没有向我道谢,只是,她嘴角的那抹笑意又加深了,变得更为明显了。她站起身,在离我的床几步远的地方跪了下来,毕恭毕敬地说道:“千雨公主,小女子名为舞音,是应了国师殷律大人的命令,来宫中教千雨公主跳登基大典时要跳的舞蹈的。莫非,殷律大人没有事先告知千雨公主?”我这才坐起身子,仔仔细细地在脑海里搜寻了许久,这才记起昨夜殷律说要给我请一个舞师,来教我跳登基大典时要跳的舞蹈。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道:“对不起,我给忘了。”我眼角的余光瞥见了那位自称是舞音的女子,她那微蹙的眉宇间隐约含着一丝微怒。

“既然殷律大人已经事先告知千雨公主了,那么,舞音就不必在做过多无谓的解释了。现在,请公主速速更衣,我们即刻开始练习。”我一边听她说,一边想着:舞音怕是极力忍着心中的那份怒火,才能如此平静地与我交谈吧?我点了点头,以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鼻音回应了她。等她退出去后,我便迅速地翻身下床,利索地扎起长发,穿戴好衣裙和头饰,快速地洗漱完,这才慢悠悠地走向殿门。

殿门外,舞音正靠在一颗开得正盛的樱花树下,微微仰着头,透过那一层层树枝,斜斜地看着那片湛蓝的、万里无云的蓝天。我笑着,迈开步子,朝舞音走过去。我在离她三米的位置上停了下来,开口问道:“舞音,登基大典时要跳什么舞蹈啊?”从小就被舞蹈家妈妈逼着学舞的我,倒是很希望看看舞音————一个古代人是如何教别人学舞的。

“登基大典时,自然是要跳《樱花雨》了。”舞音收回了她看向湛蓝天际的目光,眼神不冷不热地上下打量着我。被舞音盯着的这种感觉,就跟被殷律盯着的感觉一模一样,我心里不由得猜测:殷律和舞音是不是兄妹或者姐弟呀?然而,事实证明,他们并非什么兄妹,也自然不可能是姐弟,他们仅仅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朋友而已。

“千雨公主,请您不要想多了,舞音与殷律,可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区别,并不是您想的什么兄妹或者是姐弟。”舞音一本正经地和我说道。我暗自在心里失望地叹了口气,调皮地朝她吐了吐舌头,话道:“好啦好啦,舞音,你快些教我跳舞吧。”舞音听见我的话,站起身来,正对着我。恰巧,一阵微风拂过,她身上的红色长裙随风飞舞,乌黑的秀发也被微风一次次地吹向半空中。我看得入了迷,她的长裙、秀发随着风飘飘然,再配上那随风飘散的樱花花瓣作为背景,简直美不胜收。

紧接着,我在风中凌乱了,为什么我会觉得舞音好美?为什么我要脸红?难不成,我喜欢女的?!天哪!这怎么可能呢!?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女子!?不过,舞音的身材…………确实是挺不错的哎!我两眼放光地上下打量着她。

啊呸!我想哪里去了!?我摇了摇头,又盯着舞音看。舞音被我盯得心里直发慌,她咽了咽口水,话道:“那个,千雨公主,我们可以开始了么?”我这才回过神来,愣愣地“啊?”了一声。看见她脸上的微怒后,我才记起要练舞的事儿来,慌忙应道:“哦,哦,哦,好的,我们开始吧。”舞音似是不耐地转过身去,走进樱林之中。我也跟在她的身后,缓缓地向樱林走去。

许久,舞音在樱林中央停下,我就站在离她最近的一株樱花树下,静静地看着她。突然间,我的脑中似是想到了什么不该想的事儿…………一位妙龄少女站在樱花树下,她的面前站着另一名美艳至极的女子,樱花花瓣随着微风,漫天飞舞…………我晃了晃脑袋,在心里暗自叹了口气,心想:哎!今天怎么净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虽说我并不是很反对同性恋啦…………但是,女女什么的…………还是算了吧,算了吧。

“…………千雨公主?千雨公主?千雨公主!”舞音喊了我好几声后,我总算是从幻想中回过神来了,应了一声。“千雨公主,我要开始跳了,您可千万看好了。”舞音说完,便摆动长袖,迎着风,在漫天飞舞的樱花花瓣中,跳起了《樱花雨》。我很认真地看着她跳《樱花雨》,近乎是目不转睛,一眨不眨。我看得入了迷,心中不禁感叹起舞音舞姿的优美,身姿的柔软。舞音的舞姿,怕是连我二十一世纪的舞蹈导师————第一舞师都要赞叹万分,何况是我这个在导师眼里还只是半吊子的舞蹈者呢!

“千雨公主,我刚才的舞步,您可看清楚了?”她旋转着的身子再一次跳起、落地后,停了下来。她一直闭着的双眸,也在落地后没几秒就睁开了。在她睁开眼睛的同时,也对我说了这句话。我这才从十万八千里之外的宇宙尽头回魂了。我看着她,不容置疑地点了点头。舞音向我走了过来,说道:“那么,请您去试着跳跳看吧。”我微微笑了笑,用一个简单的鼻音回应了她,便走到了樱林中央,闭上双眸,放松全身,脑中渐渐浮现出了舞音刚才自在舞动的样子,手和脚也不觉跟着那段影像摆动起来。

我闭着双眸,跟着舞音的舞蹈动作摆动了起来。在一番旋转后,我很自然地跃起,在空中又转了一圈,最后落地。一切动作都很自然,甚至比舞音的舞蹈动作要更自然、更娴熟。待我睁开双眸,舞音那震惊不已的表情便印入了我的眼中。我笑着,向舞音走了过去。舞音也几乎同时地回神了,他开口道:“千雨公主,您的舞艺确是令人无话可说,这练武的天资也胜于常人,不用教,只看一遍,就足以震惊天下了。”我垂了垂眼帘,看了她一会儿,摇了摇头,道:“舞音,你还有很多要教我的呢。那个下腰的动作,我总觉得还不够自然,但是,你的下腰下得很自然,动作又那么优美,我真的是自愧不如呢!所以,你要教我的,算是最困难的动作了呢!”我朝她笑了笑。舞音愣了一会儿后,也笑着回答:“恩!那么,千雨公主,我先给您讲讲下腰的重点吧。所谓下腰,就是…………”她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解起来,讲得绘声绘色,偶尔用肢体动作为我做示范。我也很仔细地听她讲着,偶尔试着做了几个下腰的动作。

我们练了一整个上午的舞,累得连说话的劲儿都没有了。我们靠着一棵樱花树坐下,静静地、缓缓地呼吸。然后,我们聊了很多事情,像是王朝的建立啊,前几代帝王的即位大典啊,华樱国的优美景致啊,平民百姓的幸福日子啊…………谈着谈着,我们便不知为何谈到了国师殷律。舞音在提到他时,眸中还带着满满的敬意和爱慕。舞音说,殷律是一个非常好的人。的确,除了没见过他笑以外,其他方面都确实是挺好的。她还说,她很憧憬殷律,很希望今后也能成为像殷律一样伟大而又优秀的人。

此时,我立刻话道:“舞音,你要成为伟大而且优秀的人,我是不反对且很支持的。只是…………”我停了下来。她不解地看着我,我又道:“只是,我可不希望你成为像殷律那样不苟言笑的伟人。”舞音听见我说的话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问她在笑什么,她回答说:“千雨公主,您有所不知,殷律他从前不是这副样子的,以前的他,很温柔,很耀眼,在人群中,就如同鹤立鸡群那般,他总是让人向往,让人想要与他并肩而立。但是…………”她也像我吊她胃口那样,停了下来。我急切地问道:“但是什么?”可是,他并没有回答我,只是叹了口气,目光中带着忧伤,摇了摇头。

我见她这般模样,便也不再过问。但是,我对殷律的过去又充满了好奇。“咕~”一放松下来,我的肚子便打起了午餐铃,告诉我:该进食了。我习惯性地摸了摸肚子,我可是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有进食哎!舞音看着我,站起身,向我伸出手,同时也对我说道:“千雨公主,午膳的时间快到了,我们回去吧。”我伸出手,放在她那只伸出的手上。她用力一拉,我便依靠着她的力量,站了起来。

随后,我们便一路谈笑着,回到了华清殿中。

第五话 第一舞姬舞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